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31-33)【作者:druid12345】
【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31-33)【作者:druid12345】
字数:7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滨海风云

            第三十一章落跑的新郎

  佳美子穿着华贵的婚纱,焦急地回头望向不远处的大门:「高诚君怎么还不来,是不是路上遇到什么事了?上帝保佑啊!」比他更焦急的是门外站着的一个两鬓斑白的高个中年男子,他看了一眼手表,眼中满是暴怒和担心,心里暗骂道:「高诚这个臭小子!跑到哪里去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还有欣也这个蠢货!连个婚车都管不好!在这个节骨眼上捅娄子!真是废物!」

  终于,一辆银白色的加长林肯出现在街道的尽头,向教堂开来。中年男人长出了一口气,掏出洁白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英俊的脸上又露出了招牌式的微笑,他整了整自己的礼服,准备迎接今天的主角,自己的宝贝儿子——新郎中村高诚。

  气派的豪车缓缓停了下来,后车厢的车门正对教堂的大门。中年男子一把拨开迎宾,亲手拉开了车门,好在儿子下车之前叮嘱他几句。但是车门一开,中年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车里居然是空的!一个人也没有!中年男人使劲眨了眨眼睛,确实是空的!他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这怎么回事!人去哪了?!
  车子的座位上静静地躺着一个信封,中年男人伸手一把抓了过来,他颤抖着撕开信封,打开里面的信纸,上面写着一句话:「我不想接受这段婚姻,请让我追寻自己的梦想吧!」中年男人赶紧把信纸折好了塞回信封里,心跳一下子飙到了极限。他涨红了脸,捂着心脏走到车前,一把揪住司机的脖子,低声地喝问:「高诚呢?他去哪了?」司机却是两眼发直,神情呆滞,身上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根本不理会他的问话。中年男子急火攻心,抽了司机两耳光,结果司机直接晕过去了,怎么晃怎么打都不醒。

  这时,一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挽着盛装的新娘从教堂里出来了,他们听着外面人群的躁动,实在按捺不住了!

  「中村叔叔,高诚君他、他怎么没来啊?」佳美子激动地问着。

  中村强行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一边擦着汗,一边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微笑,走到了这对父女的面前。

  「高诚君出了点状况,很快就会来的,你们先不要着急,进去休息吧,实在是抱歉!实在是抱歉!」中村尴尬地说着。

  「出什么状况了?」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也沉不住气了。

  「我看到刚才车里有一封信哦!」人群里有人多嘴。

  「信?什么信?能让我看一下吗?」新娘哭着说,脸上的妆都被哭花了。
  「不要哭!」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低沉的说到,「请把那封信拿出来!
  「什么信?没有啊!」中村已经被逼得开始耍赖了。

  「就在他口袋里!」人群里又传出了那个讨厌的声音,中村恨不得现在就蹦过去掐死这个声音的主人。

  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和新娘同时向中村的腰部看去,黑色的礼服口袋上露出了一个白色的尖角,无比的显眼。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伸手去拿那个信封,中村一下握住了他的手腕,惨然地笑着,却说不出话来。那个男人抬头恶狠狠地盯着中村,目光中满是愤怒和威胁。中村无奈地放开了手,把脸转过去,不敢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新娘佳美子一把夺过了信封,强忍着泪水打开了那张折叠的信纸。她一下就呆住了,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信纸也呆住了。过了好半晌,两个人才回过神来,新娘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她撕心裂肺的哭着,无比绝望的哭着,那哭嚎声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心碎。没有一个女孩不憧憬着婚礼的那一刻!但是这个少女憧憬了多年的婚礼却是这样的!这如何不让她崩溃!

  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赶紧抱住了佳美子,拍着她的后背:「佳美子,不要哭!不要哭!这也许是高诚君跟你开的玩笑呢!他不是最喜欢恶作剧了吗?是不是?他一会儿就来了!」中年男子的语气很轻松,但是脸已经是铁青色的了,太阳穴上都鼓出了青筋,看着分外吓人。

  「啊!!!」佳美子一把挣开父亲的怀抱,拨开人群就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扯掉自己头上身上的鲜花和装饰品,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也追了出去。

  「给我保护好佳美子!不然就提头来见!」中年男子看着自己心碎的女儿,终于将继续已久的焦急和怒火吼了出来。他转过头,像一匹恶狼一样盯着面色惨白,跪在地上的中村,从喉咙深处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中村俊介!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也顾不得别的,赶紧去追自己那可怜的女儿。

  中村俊介颓然地跪在那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不知所措,儿子去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婚礼怎么收场?我今后怎么面对藤堂一家?这些问题一下子涌了上来,他再也支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人群的骚乱和议论声,看到了一双精美的黑色高跟靴从他身前不远处走过……

            第三十二章奇怪的新娘

  高诚费力地撩开了眼皮,感觉自己眼前的景物都是一片昏黄,脑子昏昏沉沉的。他想用手背揉揉自己干涩的眼睛,但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束缚住了,两只手都是的!他动了动脚,发现脚也一样被什么东西拴着,不能自由活动。冷汗一下子从高诚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从心底生出的恐惧想让他大喊救命,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嘴巴上似乎封着什么东西,张不开,只能发出呜呜啦啦的声音。天啊!天啊!我怎么到了这里了!谁把我捆上的?我不是应该在开往教堂的婚车上么?这是怎么回事?

  高诚一下子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他在婚车上坐着,准备去迎娶自己的新娘——藤堂财团主席藤堂平虎的幼女,藤堂佳美子小姐。他和佳美子的婚约早在几年前就定下了,只等佳美子小姐16岁的成人礼之后,便可以正式结婚了。他和佳美子虽然是父母安排的婚约,但是两个人兴趣相投,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佳美子小姐的温柔很让高诚动心。本来高诚抱着鲜花,正美滋滋地想着洞房花烛夜的无边春色,佳美子那丰腴的身躯和傲人的双峰还是很诱人的。此时,一股香甜的味道在车厢里弥漫开来,高诚嗅了两下,还以为是婚车的增香剂呢,根本没在意。没过几分钟,高诚的眼皮就开始打架,最后一下睡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身在这个不知是哪里的地方了。高诚挣扎着,乌拉乌拉地嘶吼着,拉的床头床尾的铁架嘎吱嘎吱地响。过了不知多久,高诚停止了挣扎,汗水打湿了他的额头,他平静下来,思考着自己的处境。他断定,自己是被人绑架了!绑架他的人一定是想敲自己父亲一笔!不过自己的父亲神通广大,自己的岳父藤堂平虎更是藤堂财团的主席,财力雄厚,只要给够了钱,自己应该没什么危险,但是在他们凑齐赎金之前,自己估计是会吃点苦头的。想到这些,高诚的心安定了一些了,他平静下来,闭目养神,在心中默默祈祷,祈祷父亲和岳父能够快点凑齐赎金,也祈求他们能快点找到这些胆大妄为的绑匪,早点救自己出去。

  高诚休息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打量着这件屋子,这似乎是一间约有50平方米的房间,但是似乎经过了专门的改造,天花板上和墙上都镶嵌着厚厚的隔音材料,贴着紫色打底夹杂着金色玫瑰的高档壁纸。应该是窗户的地方都拉着厚厚的窗帘,根本透不进光来。地面上是光滑的实木地板,保养的非常好,泛着淡淡的光泽。右边的墙边上摆着几口复古的雕花大皮箱,箱子角上都是金黄的铜制包角,看起来就价格不菲。左边的墙边摆着一张巨大的木桌,上面放着花瓶、茶具和酒具,这些物件都非常精美,显示着房间主人的不凡品味。唯一有些奇怪的是,天花板上装着几个钢制的粗吊钩,有的还带着滑轮,跟房间的整体氛围格格不入。高诚有些糊涂了,这么奢侈的房间,是绑匪的窝点?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他心里又开始打鼓了。

  就在高诚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走了进来。这个女人身材高大,脸上戴着精致的白色面纱,一双弯弯的桃花眼中满含妩媚,脖颈洁白修长,婚纱上露出洁白的胸脯和深深的乳沟,玉臂上包裹着纯白的丝质礼服手套。高诚看着这个穿婚纱的奇怪美女,有点懵,这绑匪的打扮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穿婚纱的女人袅袅婷婷地走到了床边上,优雅的坐了下来,和高诚对视着。高诚看着那双秋水一般的眼睛,心里只冒出一个词:绝世美女!虽然她戴着面具,但是高诚很确定,面纱下一定是倾国倾城的盛世美颜!但是这位美女看他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充满了感情,但是又让他不寒而栗,真是很矛盾的感觉!面具美女伸出手,轻轻地拉开了高诚口罩上的拉链。

  「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高诚故作镇定的问道。

  「我是你的新娘啊,高诚君,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呢!」面具美女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这是佳美子?不可能啊,佳美子身材娇小,1米6都不到,这个面具美女起码有1米8!而且脸也不像啊,她比佳美子好看。这是个陌生人!高诚的脑子更乱了,这怎么就蹦出来个女人说是我的新娘!她……她不会是个疯子吧!高诚君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要是劫匪还好,还能谈判沟通,遇上疯子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沉默的羔羊、七宗罪、福尔摩斯这些电影从高诚的记忆深处一股脑地涌了出来,那些受害者悲惨的下场让他心寒。高诚强自定了定神,他打算先稳住面前这个女人。

  「你好!美女,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高诚很友好的问道。

  「你就叫我妈妈吧~ 」面具美女温柔的回答。

  这绝对是个疯子!哪有人的名字叫妈妈的?!我都不认识她,她就要嫁给我,她的名字叫妈妈?!高诚已经断定这个女人精神错乱。

  「嗯~ 真乖~ 以后你就跟妈妈生活在一起吧~ 」美女摸了摸高诚的脸,那香
喷喷滑润润的手还是蛮舒服的。高诚彻底无语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这身衣服都脏了呢,脱掉吧~ 」面纱美女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俯下身子,用额头蹭了蹭高诚的下巴,然后撩起面纱,叼住了高诚最上面的衬衣扣子,咬断了钉扣子的线。面具美女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高诚,红唇微动,扣子从面纱里掉了出来。高诚咽了一口口水,虽然自己身处险地,但是美女的这个姿势真的很撩人,他的肉棒蠢蠢欲动。高诚虽然跟佳美子早就定下了婚约,但是双方父母的管教都很严格,他和佳美子到现在最过分的身体接触就是拉手。这样的被一个女人,还是如此美丽的女人挑逗,他还是第一次。

  面具美女就这样一个一个的用嘴拆掉了高诚衬衣的扣子,高诚那结实的胸膛露了出来。高诚虽然不是什么运动健将,但是每天两小时的运动还是让他保持了不错的身材。一双玉手抚上了高诚的胸膛,轻轻地摩挲着,手套的触感很光滑,很舒服。美女一下子撑开了高诚的衬衣,一双玉手沿着肋骨轻轻地往下摸。高诚被她摸的好舒服,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喜欢吗?高诚君~ 」蒙面美女温柔地问道。但是高诚不敢回答,他实在摸不清这个蒙面美女要做什么。

  「哎呀,你的小弟弟替你回答了呢~ 他说你喜欢~ 」蒙面美女突然抓住了高诚那已经被撩拨的勃起的肉棒。一阵触电般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这还是高诚第一次被异性接触自己的下体,他一下子羞红了脸。

  「啊哈哈哈~ 高诚君脸红了呢~ 更加可爱了~ 」美女笑的眼睛都弯了起来,
她熟练地解开了高诚的皮带扣,拉开裤链,把高诚那兴奋的肉棒从紧绷的束缚下解救出来。

  「是不是舒服多了呀~ 」蒙面美女一边笑着,一边撸动着那早已兴奋不已的肉棒。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从下体传来,这感觉让高诚君迷醉,他发出轻轻的呻吟声,眼睛微微地闭上,享受着这双玉手的美好。

  突然,蒙面美女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剪刀,架在了高诚的肉棒根部,锋利的刃口刺的肉棒生疼。高诚睁开眼,看到自己的肉棒居然正在剪刀的虎口之下,吓的大叫:「啊!啊!不要动手!万事好商量!万事好商量!我家很有钱的!可以给你钱!你不要伤害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真的吗?什么都听我的?」蒙面美女问道。

  「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高诚紧张万分。

  「哼哼哼~ 好,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咔嚓一刀剪下去,让你以后再也做不了男人~ 」蒙面美女的语气很温柔,但是手上却加劲,剪刀已经夹住了肉棒的根部,让高诚心里一阵发凉。

  「我听话!听话!肯定听话!保证听话!请你不要伤害我!」高诚已经带上了哭腔。

  「好了~ 好了~ 逗你玩的~ 爱哭鬼妈妈不喜欢哦~ 」蒙面美女娇嗔地说着,
收起了那把要命的大剪刀,又拍了拍床头柜的抽屉,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
            第三十三章诡异的婚礼

  「哎呀~ 吉时已到,该举办婚礼了~ 」蒙面美女开心地站了起来,哼着婚礼进行曲,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个盒子,在高诚面前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精美的银白色戒指,上面镶着一颗巨大的绿宝石,周围有八只银白色的长腿伸了出来,看着就像一只蜘蛛。

  「高诚君,你愿意把这枚结婚戒指戴在妈妈的手指上么?」蒙面美女满怀希望的看着高诚,就像纯情的少女一般。高诚看着她怪异的举动,心里更确定了这必然是个女疯子,说不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了,自己还是顺着她吧,免得她发起疯来伤害自己。

  「愿意!」高诚君的表情也非常激动,但是心里却在安慰自己,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遇到这么个疯子,此时不演何时演!说不定哄得她高兴了还能放了我呢!

  「你愿意和妈妈共度一生么?」

  「愿意!」

  「你会爱妈妈一辈子么?」

  「会的!」高诚的眼神无比真诚,现在蒙面美女说什么他都会配合的。
  突然,蒙面美女哭了起来,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眼前这个俊俏的少年渐渐变成了自己那个狠心的初恋的样子。是啊,高诚身上流着他的血,他们真的很像!蒙面美女越哭越伤心,泪如泉涌,那惨痛的记忆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鲜活!她仿佛看见,血红的夕阳下,一个悲愤到极点的少女站在山坡上,指着一个纤弱乖巧、楚楚可怜的女人,声嘶力竭的问着面前那个沉默的男人:「你到底是选我还是选这个只会装可怜的婊子!」

  男人沉默了半天,拉起了那个柔弱女人的手,对那个少女鞠了一躬:「对不起,丽奈,都是我的错,你要怨就怨我吧!但请你不要侮辱她!」愤怒的少女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也是像今天这样泪如泉涌,喃喃地说着:「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维护她!」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他伸出手去想扶起那个可怜的伤心女孩,但是另一只手却被一只滑嫩的小手重重地握了一下。男人又把手缩了回来,鼓起勇气又鞠了一个躬,说道:「对不起,丽奈,我们有缘无分,祝你幸福!」说罢拉着那个柔弱的女孩转头就走,男人闭着眼睛,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但是她没有发现,她拉着的那个女人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在她那写满歉疚和委屈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

  「喂!喂!你不要哭了嘛!哭多了会伤身的!」高诚看着蒙面美女哭的那么悲惨,也是于心不忍,他看出来了,这个蒙面美女肯定是受过什么刺激,很有可能就是情伤,所以才会疯疯癫癫的。他只猜对了一半,情伤是真的,疯疯癫癫是假的。

  「妈妈!妈妈!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会爱你一辈子的!」高诚毕竟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孩子,动了恻隐之心。他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本能地想要去安慰这个可怜的女人。

  听着高诚那关心的话语,丽奈心中泛起一丝暖意,她觉得高诚这个孩子本质还是蛮好的,自己这样对他是不是有些残忍了?但是她又想到当下岌岌可危的形势和中村俊介那残忍的背叛,心肠再次坚如铁石,自己的计划必须执行下去!新仇旧恨、公利私情这次要一笔算清!高诚啊!我只能牺牲你一下了,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丽奈心里想着,渐渐止住了哭泣,她稳住了自己的心绪,擦干了眼角的泪水,一下子对上了高诚那充满关心的清澈目光。丽奈心中又是一软,哎,虽然中村俊介和入江绫濑是两个混蛋,但是高诚这孩子还是蛮善良的!这个婚礼是你爸爸妈妈欠我的!父债子偿!那么,就让我来温柔的征服你吧!

  「宝贝儿,把戒指给妈妈戴上~ 好不好~ 」蒙面美女把戒指交到了高诚手中,
高诚此时是真的想安慰一下这个可怜的女人,就乖乖的把戒指戴到了丽奈的无名指上。

  「宝贝儿~ 亲一下我的戒指~ 」丽奈把戒指送到了高诚的嘴边。高诚轻轻地吻了一下那颗硕大的绿宝石,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一下子走遍了全身,他感觉自己的感觉细胞似乎都被打开了,感觉格外的灵敏,但是身体却没什么力量了。
  「婚礼圆满结束!」丽奈开心地拍了拍手。

  「那下面……该洞房花烛了呢~ 」丽奈的语调又娇羞又诱惑。

  高诚听到洞房花烛这四个字,心里隐隐的有些激动,自己今天最期待的就是这个了。他本来坐在婚车上就在想这个事,今天一过,自己就是男人了,不用被同学嘲笑是魔法师了。而且,眼前这个蒙面美女虽然行事怪异,言语疯癫,但真的是他见过的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女人了!虽然岁数好像是比自己大了一点,但是这对男人来说都不是问题!

  高诚看到,蒙面美女缓缓地撕下了婚纱的裙摆,婚纱之下居然是一双无比完美修长的玉腿,包裹在半透明的花纹黑丝里,膝盖下面是一双精美的黑色高跟皮靴。高诚都看傻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美女,上半身是雪白圣洁的婚服,下半身是狂野诱惑的黑丝高靴,神秘的花园在黑丝的掩护下若隐若现。

  高诚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喉咙发干,手脚冰凉,什么危险、什么婚礼、什么绑架都被像破烂一样丢到一边,脑子只剩下了这个神秘美丽的蒙面美女。高诚感觉呼吸有点困难,刚才被吓的软掉的小弟弟再次站立了起来。丽奈看到了高诚的反应,心里暗暗得意,这么一个小处男,怎么能顶得住自己的诱惑呢~ 用不了多久,让他为我死,他都愿意呢~ 丽奈一脚踩在床沿上,抚摸着自己浑圆修长的大腿,洁白的丝质手套和黝黑的花纹丝袜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冲击着高诚的眼球、大脑和荷尔蒙!高诚已经彻底沦陷了,他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了那些邪恶的念头,想摸摸那双包裹在丝袜里的大腿,想和这个神秘的美女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至于后果是什么,他不在乎,死都愿意。

  「嗯~ 刚才穿着婚纱,热死妈妈了~ 」丽奈又把自己的胸衣往下扯了扯,一对D罩杯的双峰露出了大半,嫩红的小樱桃若隐若现。高诚已经激动的不行了,他挣扎着想要扑过去,可是手脚都被束缚住了,肉棒顶端开始分泌出粘稠的汁液。
  「这就受不了了啊,看你猴急的~ 哼哼哼~ 」丽奈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从自己的胸部缓缓地往下摸,腰部很有节奏地扭动着,直摸到自己的脚跟,然后又扭动着腰肢,从脚跟摸回了头顶。高诚已经看傻了,脸红彤彤的,鼻孔大张着,呼哧呼哧地直冒火星子。

  「高诚这小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啊,这就兴奋成这样,比源太那个小变态差远了~ 」丽奈在心中暗暗地嘲笑着高诚的处男表现。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