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181-200)【作者:马小虎】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181-200)【作者:马小虎】
字数:406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百八十一章、母女同室(一)

  马小虎一边亲吻着,一边把睡衣向上拽,一手伸进闻文的内裤,在她粉嫩的屁股上揉摸着。乡土尛说網手打闻文感觉自己呼吸都困难了,她歪着头靠在马小虎的肩上,她担心李雪会突然闯入,就轻声说,「晚上等我妈去打牌我们再来,行吗?」

  马小虎却不管这些,他坐在床上,把闻文抱在怀里,隔着睡衣,一手在她坚挺的乳房上揉着,不时的用手指在上面的玉粒上轻轻捏上几下。

  一股麻痒的感觉传遍闻文全身,她轻轻扭动几下身子,急促的呼吸着,嘴里央求说,「小虎,我怕我妈进来啊……」

  闻文担心,但马小虎却不担心,他问说,「你应该叫我什么啊?」

  闻文娇羞的笑下,把头趴在马小虎的耳边,呼吸若兰,轻声说,「爸爸,老公爸爸……」

  闻文柔弱的呼吸弄的马小虎耳根直痒,他歪了下头,把手朝闻文的睡衣底部伸去。隔着纯棉的内裤,在她微微隆起的肉丘上轻轻抚摸,手指偶尔在花瓣间揉摸几下。

  闻文紧紧搂着马小虎的脖子,身子微微的抖着,轻轻的呻吟着,说话都有些发颤,「老公爸爸,我好难受啊……」

  说着她扭动着屁股,在马小虎的坚硬上用力的蹭着。

  马小虎一边亲吻着闻文的脸颊,手就在闻文的大腿根处反复摩挲着,轻声问,「现在来啊?」

  闻文马上摇头说,「不行,等我妈走的……」

  两人正柔情蜜意着,就听李雪在外面喊说,「闻文,收拾桌子,吃饭啦……」
  闻文马上从马小虎的怀里下来,摸着自己发热的脸说,「走吧,吃饭了……」
  马小虎向自己的胯下指了指,「你看他……」

  就见马小虎的裤子高高支起,像一个小帐篷一样。闻文捂着嘴呵呵乐着,用手在上面轻轻揉了揉,小声说,「等我妈走的,我帮你把他弄下去……」

  李雪从两人的神态中就猜到刚才他们一定没干好事。她心里有些堵的慌,却又无可奈何。趁闻文不注意,她狠狠的瞪了李雪一样。

  吃饭时,闻文假装随意的说,「妈,吃完我收拾厨房,你就打麻将去吧……」
  李雪心里一阵苦涩,看来闻文是迷上这个混蛋马小虎了。她装作有些难受说,「我今天累了,不想玩儿。吃完你就写作业吧,你们作业不是挺多的吗?」
  闻文失望的「哦」了一声,偷偷的看了马小虎一眼,用脚在饭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意思是今天的事情要不行了。

  马小虎却一脸的无所谓,他正暗自琢磨今晚怎么办呢。

  吃过饭,马小虎和闻文刚进卧室,李雪就把两人喊了出来。她端着一盘水果放在茶几上,「你两吃点水果,小虎,你看电视吧,闻文,你吃完去写作业啊……」

  说完她进厨房收拾去了。李雪今天能做的就是尽量别让闻文和马小虎单独在一起。

  李雪一走,闻文就哭丧着脸看着马小虎,轻声说,「完了,咱们两被监视了……」

  马小虎嘿嘿一笑,小声说,「没事儿,晚上你别锁门,我到时候偷偷过去……」

  闻文忙摇着头,「不行,要是被抓住就死定了。」

  马小虎一脸无所谓的说,「没事,你就信我的吧。」

  闻文还是摇了摇头。

  李雪收拾完,见两人还挺老实的坐在沙发上,她也坐到旁边问说,「闻文,你不写作业啊?」

  闻文嘟囔句,我刚歇一会儿就让我写作业。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回卧室写作业去了。

  闻文一进屋,马小虎就朝李雪靠了过去。紧挨着她,李雪忙皱着眉小声说,「别挨着我,上那边坐着……」

  她话音一落,马小虎就把手放到她的大腿上,来回摩挲。李雪瞪了马小虎一眼,也不再动弹。

  马小虎在大腿上摸了一会儿,又摸向李雪丰满的乳房。同时把她的手拽到自己的两腿间。李雪也没反抗,隔着裤子轻轻按摸着。

  马小虎已经不满足这样隔着衣服,他伸手要解开自己的腰带。李雪吓了一跳,忙小声说,「你等下,我看看闻文那屋门关了吗?」

  李雪见闻文房间门关的严严的,她又回到马小虎的身边。暗想就是闻文忽然出来,马小虎也能弄好裤子。她才把马小虎的拉链解开,裤子朝下微微褪些,黑粗的家伙一下露出了晶亮的小脑瓜。

  李雪用手握住坚硬,立刻感觉手心上热乎乎的,坚硬的血管还微微抖动着。她脸色微红,内心被这种偷情的感觉刺激的砰砰狂跳,尤其女儿还在房间,她心跳的就更快了。

  李雪用大拇指轻轻摁在圆头的小嘴上,手指肚沿着光头的四周画着小圈。她微微套弄几下,也没用马小虎要求,就侧身低下头,伸出舌尖在圆头上面轻轻舔了几下,又张嘴慢慢含住,开始慢慢吞吐着。

  马小虎低头看着李雪的头部在自己的胯间一上一下的动着,他手摸着她的头发,心里有一种无可言状的快感,甚至希望闻文能出来看看这一幕。

  好半天,李雪才抬起头,她靠在马小虎的肩上,嘴里轻喘着,「不行了,嘴酸了……」

  她说着话,但手却还在坚硬上套弄着。

  马小虎嘿嘿笑着,手在李雪的大腿上乱摸,「要不现在来啊?」

  李雪瞪了他一眼,「胡闹呢,闻文还没睡呢……」

  马小虎一脸坏笑的说,「要不我去给她哄睡了吧?」

  李雪轻轻的在坚硬上掐了下,「滚,你两刚才在房间里都干什么了?」
  马小虎故意气李雪,指着坚硬说,「没干什么啊,就亲了几下这里……」
  李雪气的瞪了他一眼,手上一加力,握的马小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第一百八十二章、母女同室(二)

  马小虎这一叫,房间里的闻文也听到了,她忙在房间里问,「小虎,你怎么了?」

  马小虎忙把裤子拽上。李雪也吓的忙大声说,「没事,他踢茶几上了,你写作业吧……」

  李雪说完狠狠瞪了马小虎一眼。马小虎系好裤子,靠在李雪身边问说,「我去先把闻文哄睡了吧……」

  李雪忙皱着眉头摇摇头,「不行,咱们都说好了的,她上大学前你不许骚扰她……」

  马小虎一手放到李雪的乳房上,用力揉着。李雪也不躲,但还是不同意。马小虎一脸坏笑的解释说,「闻文她也想呢,就这样她也学不进去啊……」

  马小虎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在李雪的乳房上揉搓着。李雪不由的哼了一声。
  她一下把马小虎的手打掉,瞪了他一眼,「你看电视吧,我睡觉去了……」
  说着转身回了房间。李雪也实在没有办法了,知道靠自己硬监视着根本也没用。两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偷摸搞到一起了。她也不想痛快就答应了,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沉默。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见李雪一回房间,他就溜到闻文的屋里。闻文见他进来,冲他甜蜜一笑,「不看电视啦?」

  马小虎上前横腰把闻文抱起,放到床上。闻文吓的忙低声说,「不行啊,我妈在外面呢……」

  马小虎嘿嘿一笑,「没事儿,她睡觉了……」

  闻文虽然想,但心里还是害怕。马小虎一趴到她身上,她就紧张的说,「不行,万一她进来呢……」

  马小虎两手把闻文睡衣掀了起来,就要往下脱,嘴里说,「放心吧,肯定不会来的……」

  闻文还是害怕,她商量说,「衣服还是别脱了……」

  马小虎一想也行,他就把白色的小内裤拽了下来。闻文紧张的喘息着,心里既担心又期待。

  马小虎几下就把自己脱的溜光,闻文吓的赶紧扯过被子说,「你快进被窝,这要是被我妈看到,她得杀了我……」

  马小虎却不肯,他跪在闻文的身边,来亲亲。闻文虽然紧张的要命,但一看到她朝思暮想的坚硬,还是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闻文并不喜欢用嘴,但她知道,马小虎喜欢,她也就顺着他的意思。

  闻文的口技很普通,就是正常含着,偶尔会用舌头舔舔。但马小虎却觉得十分刺激,主要是刚才李雪在客厅帮自己舔过,现在闻文又舔,心里的满足感自是无以言表。

  马小虎一边低头看着,一边把手伸到闻文的花瓣间,在粉嫩的花瓣上轻轻揉着。闻文嘴里含着坚硬,嗓间低声闷哼几下。这种紧张感和花瓣间的刺激让她感觉有些窒息,她忙把坚硬吐出,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雪躺在被窝里,她闭着眼睛,可是没有一点睡意。她虽然听不见,但也知道马小虎和闻文此时正在做什么。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乱七八糟的。

  李雪安慰自己,女孩子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马小虎虽然混蛋点儿,但人也不错。他要是真和闻文成了,也能说的过去。只是自己和他这种关系以后却不知该如何相处。

  李雪脑子里胡乱的想着,一想到此时马小虎的坚硬正在女儿的身体里进出,她不由的紧紧并起双腿。一只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乳房,抿着嘴,鼻孔里发出一阵轻哼。

  她把手伸到内裤里,用手指在花瓣上快速的来回抚摸着。她忽然绷直大腿,一根手指慢慢插到自己的花瓣中,嘴里发出颤抖的呻吟。眼前全是马小虎的影子,还有他那粗长的坚硬。

  李雪的手指在花瓣间快速的动着,但她感觉还是有些空虚,慢慢的又伸进了一根。在里面慢慢寻找肉粒,来回的揉摸着。

  闻文把坚硬从嘴里吐出,满脸绯红的看着马小虎,「小虎,快来吧,我害怕……」

  马小虎就扛起闻文的双腿,一手扶着坚硬,对准花心,他看着身下的闻文,「我要进来了?」

  闻文忙说,「等一下……」

  就见她把被子拽到身前,她怕自己一会儿忍不住,就咬住被子的一角,娇羞的冲马小虎点点头,「进来吧……」

  马小虎挺着屁股猛的就往里一插,闻文还是没忍住,她紧要着被角哼了一声,她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声音,忙又把嘴紧紧闭上。

  马小虎继续用力,坚硬就齐根没入。闻文虽然感觉有些疼,但她还是咬牙忍住了,更何况酥麻的感觉已经完全超过了疼的感觉。

  马小虎开始慢慢抽动着,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坚硬在花瓣之间来回进出。闻文粉嫩的花瓣一开一合。盛开时整个花心翻向外,里面沾满爱液的肉壁都会跟着露出来。

  马小虎越动越快,闻文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但她还是咬着被角拼命的忍着,两条玉腿在马小虎的肩上来回蹭着。

  马小虎也想速战速决,他心里还惦记着那房间的李雪。他一边动一边用手在闻文的乳房上揉着,低声问说,「闻文,你说你妈能不能听见?」

  闻文闭着眼睛摇摇头。

  马小虎一边揉着乳房一边说,「为什么你妈的胸比你大这么多?」

  闻文把被角拿出,喘着粗气说,「你怎么烦人呢?」

  马小虎就用力动了两下,闻文忙又把嘴紧紧闭上。马小虎看着闻文,「快,叫爸爸……」

  闻文嗯了下,低声喊说,「老公爸爸……」

  马小虎边动边说,「爸爸想去摸你妈妈的大乳房,行不行?」

  闻文用腿在他脑袋上踢了下,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你去吧……看她不,打死你的……」

  马小虎心里暗想,她还打死我,说不定现在都急死了呢。马小虎开始加快抽插速度,一下一下的朝花心深处顶去。

          第一百八十三章、母女同室(三)

  闻文闭着眼睛,双腮粉红,鼻尖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鼻孔里不时发出低声的闷哼,一头长发散落在床上。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忽然感觉下身有些痉挛,两条玉腿不由的在马小虎的肩上抻直。脚趾用力的朝脚掌回缩着,嗓眼里发出一声哼叫。但她还是用残存的理智咬紧被角,怕自己忍不住喊了出来。

  马小虎看着身下闻文的媚态,知道她这是要来了,忙快速抽送着,忽然感觉坚硬被一股热流冲击下,马小虎险些没控制住,差点也射了出来。

  闻文瘫软在床上,媚眼如丝的看着马小虎,小嘴微微张着,「你还没出来呢吧?」

  马小虎点点头。闻文就催促说,「那快点吧,我还是有点害怕……」

  马小虎动了几下,见闻文始终是紧张兮兮的。他就把坚硬拔出,闻文以为他要换姿势,正等着他摆布呢。谁知马小虎躺在她的身边,「我不用出来了,今天就是让你满足……」

  闻文在他额头上亲下,「那你不难受吗?」

  马小虎嘿嘿一笑,一手在闻文的乳房上摸着,「我没事儿,但我还想去摸你妈的大胸。」

  闻文只当他是闹着玩,也没当回事,「我妈的是比我大不少,不过她都多大岁数了,我才多大啊,以后还会长呢,现在是不是就比以前大不少……」

  闻文说着自己也低头看。马小虎点点头,「是大了不少……」

  闻文坐了起来,开始整理自己的下身。她拿纸巾想帮马小虎擦,马小虎却躲开说不用。闻文有点奇怪的看着他,他嘿嘿笑说,「我就带着你的液体睡觉,这样睡的香……」

  闻文哪知道他脑子里想的说什么,皱着眉头说,「我真搞不懂你整天想的是什么……」

  马小虎也坐起来,但他只把内裤穿好。闻文看着他说,「你回去睡觉吧?明天我妈要是不在家,我帮你弄出来好不好?」

  马小虎点点头,问说,「你还学习?」

  闻文摇摇头,「不了,我累了,现在就睡。」

  马小虎就等她这句话呢,他拿着衣裤在闻文脸上亲了下,就蹑手蹑脚的去了客卧。

  挺了一会儿,他偷偷把门打开,见闻文的房间关灯了。他小心翼翼的出来,偷偷的进了李雪的房间。

  闻文好像也听到了李雪房门开了下,她甚至怀疑可能是马小虎真去了妈妈的房间。但她又觉得不太可能,就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李雪的房间床头灯还开着,昏黄的灯光下,李雪正蜷着身子侧躺着。她其实没睡着,马小虎进来她听的清清楚楚。

  马小虎悄悄的爬上床,一抬头就看见床头上挂着李雪和闻成钢的结婚照。照片中,闻成钢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他。马小虎对着照片嘿嘿一乐,钻进了被窝,从后面搂住李雪。

  李雪内心狂跳,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刚和自己女儿做完,现在又上了自己的床,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羞耻。

  马小虎用坚硬在李雪的屁股上顶了两下,手伸到前面在她硕大的乳房上捏了捏。他摸李雪的乳房时就敢用力,李雪也从来不说疼。但闻文就不行,他只要力气大点,她就嚷着疼。马小虎就想,这可能是跟大小有关吧。

  李雪些奇怪,马小虎刚和女儿做完,怎么这么快又硬了呢?

  马小虎见李雪不动,就把她身子扳正。李雪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马小虎,轻声说,「干什么,还没够啊?」

  马小虎嘿嘿笑着,「这么舒服的事儿哪能有够呢……」

  说着他就去脱李雪的睡衣,李雪在他手上打了下,瞪他一眼,「我自己来……」

  说着把睡衣脱了,内裤也直接脱掉。还帮着马小虎也脱了内裤。马小虎跪在李雪的脑袋前面,把坚硬凑过去,嘟囔说,「来,亲亲……」

  熟妇和女孩儿的区别就在这儿,熟妇会觉得在床上一切都是正常的。但女孩儿没接触过的东西,一般都会有些害羞和推搡。

  坚硬一到嘴边,李雪毫不犹豫的就拿起含住,她感觉嘴里有些发咸,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她在马小虎的屁股上掐了下,吐出坚硬问说,「刚才是不是没擦……」

  马小虎坏笑,也不说话。拿着坚硬在李雪嘴唇上杵着。李雪瞪了他一眼,还是把坚硬含在嘴里,开始用力吞吐。

  好一会儿,李雪才把坚硬拿出来,她把腿劈开说,「快点上来吧……」
  马小虎就趴了上去,两手支在李雪的身体两侧。李雪主动扶着坚硬对准自己的花瓣。马小虎挺着屁股,滋溜一下,坚硬就滑入李雪的花心中。

  马小虎一边动一边轻声问说,「刚才我和闻文在那屋做,你能听见吗?」
  李雪喘息着说,「听不见……」

  马小虎用力挺动几下才说,「闻文是故意憋着的,咬被子才没出声的……」
  李雪呻吟两声,忽然担心的问说,「你刚才没射她里面吧?可千万做好避孕啊……」

  马小虎也喘着粗气说,「嗯,我根本就没射,都给你留着呢……」

  李雪这才放心,但她还是忍不住问说,「闻文来了吗?」

  马小虎自豪的说,「我的小弟弟这么厉害,怎么能不让她来高潮呢……」
  李雪闭着眼睛娇喘着,幻想闻文在马小虎的身下来高潮的情景。她这么一想,就感觉自己的欲望一下强烈很多,不由的抱着马小虎的屁股,用力的朝自己推着。
  马小虎一边抽动着,一边抬头看着床头的照片。李雪开始闭着眼睛,一睁眼看到马小虎坏笑的看着照片,心里知道这坏小子再想什么。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下,「看什么呢,媳妇和女儿都让你睡了你还好意思看……」

  马小虎嘿嘿一笑,低下头在李雪的嘴上亲吻着,下身依旧一下下的挺动着。
                1加载中

           第一百八十四章、被迫同意

  李雪见马小虎迟迟没有要射的意思,她就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拍,「要不我上来吧……」

  马小虎一听就把坚硬退出,躺在床上说,「我还真有点累了,你来吧……」
  李雪斜坐在床上,两腿压在屁股底下。她把一头波浪的卷发捋到脑后,底下头含住马小虎的坚硬,用力的上下吞吐几下。

  又慢慢起身,扶着坚硬一点点坐了下去。马小虎就盯着自己的坚硬在李雪的两股之间慢慢插入。

  整根坚硬都进入时,李雪轻呼了一口气。她两腿放在马小虎的身体两侧,微微蹲起。手摁着马小虎的前胸,撅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动着。

  马小虎舒服的倒吸冷气,他两手抓着李雪硕大的乳房,嘴里嘟囔说,「太爽了,哪天你教教闻文吧……」

  李雪瞪了他一眼,两腿由蹲改跪,身体前推着,用花心中的肉壁挤蹭着坚硬。
  马小虎就感觉坚硬圆头被挤压的一阵阵麻酥,他抓着乳房说,「哎呀,太爽了,我要忍不住了……」

  李雪两手还放在他的胸前,低声呻吟说,「我也要来了,一起吧……」
  马小虎点点头。李雪就抬起屁股上下快速动着,屁股一下下撞击着马小虎的胯部。马小虎忽然感觉头皮一麻,坚硬开始一下下的跳动,圆头也张开了小嘴,一股股精华喷射而出。

  李雪感觉花心被一股热浪冲击,她身子一颤,花瓣就开始收缩。两手紧紧攥着马小虎的胳膊,用力的捏着,好半天才发出一声低沉的「哦啊」声。她这是强忍着没让自己喊出来。

  好半天,李雪才缓过来,她慢慢的把坚硬退出。拿了几张纸巾开始清理自己的下部,同时低头含住马小虎的下身,用嘴帮他清理。马小虎又指了指大腿根处,原来刚才爱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上。李雪没再用嘴,拿着纸巾帮他擦了。

  马小虎搂着李雪,李雪的手还放在马小虎的下身,轻声说,「行了,回去睡觉吧……」

  马小虎耍赖,想在她房间住,李雪死活不肯,硬是把他撵下了床。

  马小虎回到客卧,躺下不一会儿就呼呼大睡。他睡的正香,就感觉有人上了他的床。他第一感觉是李雪,可当一只小手搂过来时,他觉得不对,迷迷糊糊的回头,就见闻文正对他笑呢。闻文是半夜起夜,就想过来看看他。

  闻文看着马小虎迷瞪的样子,小声问说,「睡的香吗?」

  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实在太困,又闭上眼睛,一条大腿压在闻文身上,手也搂了过去,嘟囔说,「来,爸爸搂你睡……」

  闻文呵呵傻笑,一只手伸到马小虎的内裤里摸着他的下身。坚硬早就耷拉着脑袋。

  两人腻了一会儿,闻文轻声说,「你睡吧,我就过来看看你。我回去啦……」
  闻文刚要下床,卧室门一下开了。吓的她赶紧一下坐了起来。马小虎却没当回事,依旧躺在那,瞪着眼睛看。

  李雪根本不知道闻文来客卧了。她也是起夜过来随便看一眼,哪想到闻文正躺床上呢。她把灯打开,看着闻文说,「闻文,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闻文回头看了马小虎一眼,撅嘴跟着李雪出了房间。李雪虽然知道她和马小虎的事情,但让她撞到了,她自然不能不管。她想正好也趁机教训闻文一番。
  李雪看着闻文,厉声说,「你半夜不睡觉去小虎房间干什么?」

  闻文从小到大被闻成钢夫妇视为掌上明珠,别说打骂,就是大声训斥都很少见。她今天一听李雪的口气,心里有些接受不了,暗想自己和马小虎的事情早晚都得让家人知道。想到这里,她就撅嘴赌气说,「不干什么,我就看他睡没睡呢……」

  李雪见闻文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一时生气,声调就提高不少,「你是个女孩儿你知道不知道?女孩子要懂得自重……」

  闻文一听「自重」这个词,马上就急了,她犟嘴说,「我怎么不自重了?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和马小虎早就那什么了……」

  李雪被气的脑袋嗡了一下,她没想到闻文居然敢这么和她说。李雪举起手,想上去给她一个耳光,谁知闻文竟把脸朝她凑去,「你打吧,打死我吧……」
  李雪看着自己从小宠惯的女儿,还是没舍得下手。但闻文却不依不饶,问说,「你要是不打我可走了,我再也不回来了……」

  李雪吓的瞪眼看着她,「你要去哪儿?」

  闻文撅着嘴说,「我去吴阿姨家,吴阿姨对我最好了……」

  李雪气的浑身直哆嗦,但她知道闻文从小就犟,她还真能干出这事儿来。心想都是被自己和老公给宠坏了。她怕闻文真一生气走了,闻成钢回来她没法交代,就换个态度和她说,「闻文,妈不是不让你和小虎在一起,只是你们现在还小。你要以学习为重,你们的事情怎么也得到大学了再说啊……」

  闻文见李雪的态度转变了,她也不想惹李雪生气。就过去拉着李雪的胳膊,哄着李雪说,「妈,我知道,我学习一直也没落下啊,现在还是年级前十啊,我不会因为和小虎在一起耽误学习的……」

  李雪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看着女儿,「今晚你和妈睡,妈有些话和你好好说说……」

  母女俩聊了很晚,李雪无非就是从女人的角度告诉女儿,有些事情该怎么办,如何保护自己。闻文虽然觉得李雪有些啰嗦,但见她已经同意自己和小虎来往,也就认真听着了。

  闻文一直搂着妈妈的腰,手无意间碰到了李雪的乳房,她忽然噗嗤一笑。李雪有些奇怪的问,「你笑什么?」

           第一百八十五章、三个女人

  闻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虎说你胸大,他一直想摸呢……」

  李雪被闻文的话弄的哭笑不得,低头看着闻文,「闻文,你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傻啊?」

  马小虎没想到闻文居然成功的劝服了李雪。他暗自窃喜,说不定哪天真能和母女同床呢。

  这段时间班级同学都特别的忙,都在为元旦联欢会做准备。就连耗子、四眼、包知道和杨达壮都排了个三句半,唯独马小虎无所事事,关键他唱歌跑调,别的更不会什么。如果有骂人打架的节目他倒是能表演一个。

  元旦前一天,班级同学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班级里闹哄哄的。有排练节目的,有布置班级的。这回马小虎还有点用,他个子高,就帮着挂个气球、扯个条幅之类的。

  他刚把最后一个气球挂好,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一看是韩梅,他就拿着电话出门去接。

  韩梅告诉他她同学回来了,几个人准备明天聚会,让他准备一下。马小虎说明天班级联欢。韩梅就说,反正你也没节目,就和老师请个假吧。中午再陪我出去一趟。马小虎问她去干什么,韩梅也没说。

  韩梅的做事风格就是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好。就拿她和马小虎来说,她虽然不敢公开承认两人的关系,但在她心里,她一直把马小虎当成自己的男友。乡土尛说網手打中午时,韩梅带马小虎去了商场,给他换了一身衣服。去带他去理了发,特意给他往成熟上打扮。

  看着马小虎的新造型,韩梅还比较满意,两人又去找了家面馆吃午饭。马小虎哧溜哧溜的大口吃着,韩梅就看着他说,「你小点口,吃饭别出声……」
  马小虎不服的说,「吃面条要是不出声的话,就像在床上不让你叫一样,你能受得了啊?」

  幸亏马小虎声音不大,旁边没人听见。就是这样韩梅脸也红了,她拿筷子在马小虎手上打了下,「你能不能别胡说?」

  马小虎撇着嘴,也不管韩梅,还是和刚才一个吃相。没一会儿,一大碗面条就被他吃光,韩梅碗里还剩一大半呢。

  马小虎一边擦嘴,一边问韩梅,「你是不是怕我明天去给你丢人啊?又买衣服又剪头的?」

  韩梅倒不是怕他丢人,主要是他精神帅气自己也有面子。她怕马小虎多想,就撒谎说,「没有,这不是过年了吗?给你换个新造型……」

  马小虎盯着韩梅,「那你说咱两在床上是不是也换个新姿势呢?」

  马小虎的话让韩梅一口面条险些喷出来,她咬着牙看着马小虎,「你要是再敢胡说,我现在就打你满地找牙……」

  马小虎一听韩梅说要动手,忙把嘴闭上。

  韩梅慢慢吃着,马小虎就在面馆里左顾右盼的,他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忙把头低了下来,但眼睛还溜溜的转着看。

  韩梅见他不对,就轻声问他,「怎么了?」

  马小虎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悄声说,「我看见郑前程他女朋友了……」
  韩梅也吓了一跳,她也不想被别人看见。马小虎又神神秘秘的说,「她不是和郑前程在一起,和另外一个男的,还挺亲密呢……」

  韩梅也认识赵妍菲,她忙小声说,「咱俩走吧,我可不想看见她……」
  说着两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妍菲无意间抬头,看着韩梅和马小虎的背影,嘴里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好像是韩梅呢……」

  她对面的男人也回了下头,轻声问,「韩梅是谁啊?」

  赵妍菲白了他一眼,「谁你也不认识,快点吃,吃完我还有事呢……」
  这男的嘿嘿一笑,脸往前凑说,「我刚才表现还行吧?」

  赵妍菲似笑非笑的说,「还凑合吧……」

  韩梅初中时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叫程安妮,另一个叫丁雅婷。但三人上了大学后基本就断了联系。这次程安妮过年回家,费了不少劲联系到她们两,三人约好在一家火锅店见面。

  韩梅和马小虎到时,她们两人已经等了一会儿。三个女人一见面自然叽叽喳喳、又搂又抱的。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程安妮看着韩梅身边的马小虎说,「韩梅,你还真领了个小帅哥啊……」

  韩梅大大方方的介绍说,「这是我干弟弟,也是我学生……」

  程安妮长的很白,但有些胖,长相也很普通。但却很敢说话,她和马小虎握手说,「是干(一声)弟弟还是干(四声)弟弟啊?」

  她话音一落,房间里的几人都哈哈大笑。马小虎也是一脸无所谓的跟着傻笑。
  韩梅在程安妮身上轻打了下,「你这在外企的就是不一样,什么话都敢说。」
  丁雅婷看着马小虎,皱着眉头想想说,「你是不是叫马小虎?」

  刚才丁雅婷一直背对着马小虎,马小虎也没看清。她这一问,马小虎仔细一看,一下呆住了,这个丁雅婷就是上次在派出所打他一巴掌的女警。

  马小虎张大了嘴,看着丁雅婷,「警察姐姐?」

  丁雅婷一听哈哈大笑,她外套已经脱了,只穿着淡蓝色的警用衬衫。这一笑,胸前的丰满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她看着韩梅说,「原来这个小混蛋是你干弟弟啊,也怪不得你能认他当弟弟。他油嘴滑舌的,说话才贫呢……」

  韩梅楞了下,问说,「你们认识?」

  丁雅婷笑笑说,「岂止认识呢……」

  说着就把那天在派出所的事情讲了一遍。

  韩梅听完就懊悔的说,「我一直以为你在乡镇的派出所呢,哪知道你调回来了,要不就去找你了……」

  丁雅婷一双大眼睛忽闪着,「可不是吗?要是知道是你弟弟,他在里面也不能挨打啊……」

           第一百八十六章、耗子偷情

  几人说着话,程安妮把自己的男友给两人介绍下,是她大学的同学。丁雅婷已经结婚了,丈夫叫罗胜,是市里主抓政法领导的秘书。他带着一副眼镜,看着有些瘦弱,还挺斯文的,但骨子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慢。

  程安妮特意点了白酒,她说吃川味火锅必须配上白酒才过瘾。她给韩梅和丁雅婷倒上,也不管三个男的喝不喝。端起酒杯就和两人喝上了。

  韩梅这是第一次喝白酒,刚喝两口,脸就微微泛红,整个人更显妩媚。程安妮和丁雅婷喝酒却不上脸,但丁雅婷一和她两碰杯时,胸前丰满的乳房就颤几下,马小虎在旁边一直偷看着。

  三人聊的无非是上学时候的趣事,外加现在的工作近况。几个男人也插不上嘴,就闷闷的吃着。

  刚吃不一会儿,罗胜的手机就响了,他接完对丁雅婷说,「雅婷,我得走了,领导找我有事……」

  丁雅婷有些不满,嘟囔说,「一和我出来你就有事……」

  但她也知道秘书的时间根本就不归自己,还是让他走了。

  丁雅婷和马小虎之间本来隔着罗胜。罗胜一走,她就把中间的椅子挪走,重新一坐下,脚尖无意当中碰到了马小虎的脚。

  丁雅婷没想到,她刚把脚收回去,马小虎居然用脚轻轻回踢了她一下。丁雅婷又轻轻的踢了回去,马小虎竟又踢了回来。

  丁雅婷暗想,马小虎这小子油腔滑调的,这是故意在挑逗自己呢。看来他和韩梅的关系绝对不简单。她心里想着,就想让马小虎吃点苦头。她这回不踢马小虎的鞋了,而是照着马小虎的小腿就是一脚。

  丁雅婷认准了马小虎不会吭声。实际她根本不了解马小虎,马小虎踢她和调戏无关,他就觉得你碰我一下,我就碰你一下,这样咱们就两不相干。

  马小虎小腿上挨了一脚,还挺疼。他马上就不干了,看着丁雅婷问说,「你踢我干什么?」

  马小虎这一问,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丁雅婷身上。丁雅婷脸腾的一下红了,忙解释说,「我不是故意的……」

  韩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丁雅婷,丁雅婷心里就暗恨马小虎。谁知马小虎还嘟囔说,「还不是故意的,都踢我好几下了……」

  丁雅婷一听,恨的她牙根直痒,真想上去给他两个耳光。

  程安妮在一旁笑着对马小虎说,「这是你雅婷姐姐喜欢你呢,这么不解风情呢,到底还是小啊……」

  乡土尛说網手打丁雅婷一听脸更红了,韩梅听了就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装出笑脸说马小虎,「也不是故意碰的,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呢……」

  马小虎刚想犟嘴,就看韩梅眼光中有杀意,他忙把嘴闭上了。程安妮在一旁「哧哧」笑说,「你这小弟弟太可爱了……」

  几人吃过饭,三个女人嚷着要去唱歌。马小虎不想去,韩梅也没为难他,就让他先回学校。临走时,居然还当着大家的面和他抱了下。

  马小虎一走,丁雅婷就逼问韩梅,「你说实话,你和这马小虎到底什么关系?」
  韩梅喝的有些微醺,呵呵笑着,「就是弟弟啊,没什么关系的……」

  程安妮插嘴说,「是下面那个弟弟吧?你现在是老牛吃嫩草啊,典型的祸害青苗呢……」

  说着又去都丁雅婷,「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孩儿了?和韩梅说说,借你玩几天。看你老公那干巴样,肯定满足不了你……」

  丁雅婷笑着追她说,「就你老公能满足你,我看你都快把他榨干了……」
  几个女人嬉闹着,程安妮的老公在一旁尴尬的笑着,也不插话。

  马小虎回到学校时,联欢会早结束了。因为是元旦,学校放了假。很多同学开完联欢会就跑出去AA制聚餐,整个校园里闹哄哄的。

  马小虎到了寝室门口,一拽门,发现门里居然是反锁着的。他又一拽,就听耗子在里面说,「谁啊,等会儿……」

  一开门,马小虎就见耗子的同桌小胖妞儿脸色潮红的坐在床上,低着头不敢看马小虎。

  耗子担心马小虎胡说,小胖妞再不高兴。就忙对着马小虎嘿嘿一笑,问说,「你今天去哪儿了,联欢会你也不参加……」

  马小虎根本就没听耗子问什么,他反问耗子,「你两刚才干什么呢?到哪一步了?快说……」

  小胖妞被他的话弄的脸更红了,头都快低到胸前。耗子笑着对马小虎打了下,「滚蛋,你在寝室呆着吧,我俩走了……」

  马小虎忙说,「你别走啊,我给你们倒地方,我走……」

  耗子一边穿衣服一边摇头,回头朝马小虎挤着眼睛说,「不用,完事了……」
  马小虎哈哈一笑,随口问,「他们呢?」

  耗子回答说,「喝酒去了,瓶底子也在,我偷着跑出来的……」

  马小虎有些惊讶,「瓶底子还会喝酒?我以为他除了教学别的什么都不会呢……」

  耗子和小胖妞走后,马小虎就躺在床上睡大觉。也不知道睡到几点,就听寝室门哐当一下开了。四眼和杨达壮几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上去推着马小虎,「小虎,快起来,出事了,耗子出事了……」

  马小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揉着眼睛问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四眼忙说,「耗子给老黑捅了,老黑刚让120拉走,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马小虎一听,惊讶的站了起来,「那耗子呢?」

  四眼摇头说,「跑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马小虎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四眼指着正哭哭啼啼的小胖妞,「你说,你把怎么回事告诉小虎……」
           第一百八十七章、刀刀致命

  小胖妞一边哭着,一边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和耗子出了校门,准备去游戏厅。可没走多远就看见肖凯和老黑一群人。耗子一见他们就知道不好,他拉住小胖妞准备绕道走。谁知肖凯也看见他了,离挺远就喊说,「耗崽子,领个荷兰猪乱跑什么?」

  如果肖凯只是骂耗子,他也就不能回骂,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但肖凯骂的是小胖妞,耗子就不干了,他回骂说,「操你妈肖凯,你他妈才是猪,你们全家都是猪……」

  小胖妞有些害怕,她想把耗子拉走。老黑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打耗子。小胖妞忙挡在耗子身前,谁知老黑一脚把小胖妞踹倒。

  耗子见胖妞倒在地上,一下急了,他一边骂着一边朝老黑冲去。还没等到跟前,就被几人打倒在地。老黑一边踹耗子一边说,「操你妈的,这就是你跟着马小虎混的下场……」

  小胖妞爬起来,想去把他们拉开。老黑回头又给了她一脚,直接踢在她的肚子上。小胖妞疼的躺在地上直翻滚,再没爬起来。

  老黑他们打完耗子,也没当回事,一群人去了附近的网吧。耗子起来后,他先把小胖妞扶了起来,就直接跑到附近一家商店,买了一把剔骨用的尖刀。
  他一个人冲进网吧,老黑当时正在打游戏,耗子到跟前时他才发现。刚一站起来,耗子照着老黑的肚子就是一刀。当时网吧里所有人都吓呆了,胆小的女生被吓的捂着眼睛尖叫。耗子捅完第一刀,接着又是一刀。第二刀再一拔出,就见老黑颤颤悠悠的倒在了地上。

  据后来在场的人讲,当时耗子两眼血红,目光冰冷。下刀时没有丝毫的犹豫,可以看出,他当时的目的就是捅死老黑。最让在场人心悸的场面是,老黑肚子的血不是流出来的,而是喷出来的。老黑倒下时,他身边已经是一片血红。

  肖凯和长毛已经完全吓傻了,但耗子明显没想动他们俩。耗子捅完老黑指着肖凯,「肖胖子,你记得,以后再和小虎做对,哪天躺在地上的就是你……」
  耗子说这句话时,声音很平静。而肖凯早已吓得脸色煞白,连连点头,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看耗子。

  小胖妞一说完,四眼就埋怨她说,「你怎么不拦着点他啊,或者回来找我们呢?」

  小胖妞只是不停的哭,多一句话她也说不出来。马小虎知道,耗子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老黑打了他,而是因为老黑动了小胖妞。也的确,作为男人,谁能看着自己的女人受人欺负而无动于衷呢。

  马小虎想了半天,掏出手机给耗子打了电话,好半天那面才接了起来,耗子第一句就问,「小虎,老黑死没死?」

  马小虎没想到此时耗子的口气居然会这么平静,他回答说,「不知道,说被120拉走了,你在哪儿呢?」

  耗子想了下没回答他,而是说,「他不死也得重伤,小虎,我可能得走了,这个电话我也不能再用了,有一个事我想求你……」

  耗子并不是不想告诉马小虎他在哪儿,他是怕连累马小虎。马小虎听着他的话,鼻子一酸,轻声说,「你说吧……」

  耗子冷静的说,「你帮我照顾照顾我爸妈还有小胖妞,别的就无所谓了……」
  马小虎劝说,「耗子,你先别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

  耗子苦笑下,「还能有什么办法,行了,我不说了,有事情我会联系你……」
  说着耗子就挂了电话。

  马小虎坐在床上,发了好半天的呆,才抬头看着包知道,「包子,你把话放出去,就说今天所有和耗子这事有关的人,我马小虎一个也不会放过……」
  马小虎话音刚落,谢小权接话说,「不行,小虎,你这是胡闹呢。咱们现在就等着看老黑到底死没死,再商量之后怎么办,你现在说这些就是火上浇油……」
  周子安也摇摇头,拍了拍马小虎的肩膀,「小虎,小权说的对,先别着急,还不是时候……」

  就连平时一听打架肯定第一个同意的大智也觉得不妥,他看着马小虎说,「咱们早晚得收拾他们,不过还是先等等吧……」

  马小虎摇了摇头,看着包知道,「就按我说的,今天都谁动了耗子,你把名单给我……」

  包知道看了周子安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

  马小虎站了起来,看着几人,「你们以前不都劝我当老大吗?我一直不同意,但我今天同意了,我要当老大,当职高的老大,当个我兄弟永远不会被人欺负的老大……」

  马小虎说完,几人互相看了看,都点了点头。

  这几天唯一让马小虎几人欣慰的消息就是老黑没死,但是重伤。耗子的一刀让他大小肠贯穿,另一刀伤到了脾,听说做了手术,脾已经摘除了。

  警察也到学校调查了,和耗子相关的人都被问了话。马小虎也没例外,但最终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校园里开始盛传马小虎要报复的消息,连林琳都过来问马小虎是不是真要这么做。马小虎回答她一个字,「是」那天打耗子的几个人这几天都没来学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害怕,他们不知道马小虎这帮人会做出什么。在外面混的都明白一个道理,软的怕横的,横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耗子在马小虎这几人当中,属于是不起眼的。但他都敢出手捅人,还刀刀致命。那另外几个呢?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

  但还是有一个人来上学了,他其实也不是来上课,他就是想到学校拿点东西。他还特意选在早晨来的学校,结果还是被四眼看见了。四眼忙跑回班级告诉马小虎。马小虎二话没说,直接起身直奔高二。

           第一百八十八章、主动用嘴

  马小虎谁也没叫,他就打算自己去。但杨达壮、四眼还有包知道都紧紧跟在他身后。

  到老黑班时,正是下课,班级里闹哄哄的。马小虎四人直接进了班级,整个班级忽然安静下来。都瞪着眼睛看着这几位不速之客。

  老黑的小弟一见马小虎进来,立刻呆在那里,脸色像土灰一般。马小虎冲他摆了摆手,「你,出来!」

  他站着没动,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什么。马小虎见他不动,直接进了班级,一步步朝他走过去。

  四眼的手一直在兜里,他警惕的看着四周,谁要先冲过来,他就准备先来一刀再说。他也想了,绝不会像耗子那么傻,往要害部位捅。他就准备朝大腿屁股或者小肚子一类的地方,即使来上两刀,也没什么大事。

  马小虎一到老黑小弟的身边,刚伸手要把他拽出班级。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女声,「马小虎,你住手……」

  马小虎回头一看,就见秦默站在身后,她一头黑发随意的用手帕扎在脑后,素雅的着装,脸上不施粉黛。

  马小虎已经好久没见到秦默了,他呆呆的看着这个当年的梦中女神,手不由的放下了。马小虎这才想起来,秦默和老黑是一个班的。

  秦默的眼神很清澈,她看着马小虎微微牵动下嘴角,「小虎,你们为什么还要打架呢?这么打来打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老黑还躺在医院,你朋友是不是也没了消息?」

  马小虎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秦默继续说,「别再打架了,回班好好学习吧……」

  马小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嗯」了一声,点点头出了班级。

  包知道在后面轻声对四眼说,「看见没,要想说服小虎,不用别的,就找个美女就行。这看见美女话都不会说了……」

  四眼捏着嗓子,学秦默的声音,「小虎,乖,别打架了,好好学习啊……」
  马小虎被他两人逗的一下笑了,回头骂了一句,「滚。」

  耗子的事情韩梅也知道了。她见马小虎这几天心情都不是太好,就特意做了他爱吃的菜,晚上把他叫到家里。

  吃饭时,韩梅问说,「耗子还没消息呢?」

  马小虎摇摇头,「没有,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韩梅给马小虎夹了一块排骨,「多吃点儿,这几天脸色都不好……」

  马小虎虽然心情不太好,但他顽劣的天性始终没法改。他嬉皮笑脸的说,「脸色不好不也都是因为和你纵欲过度吗?」

  韩梅瞪了他一眼,「说不定和谁纵欲呢,从上次吃完火锅你就没来过……」
  韩梅一提火锅,马小虎一下想到了丁雅婷,他忙对韩梅说,「要不你问问那个女警察,像耗子这样的事情最好怎么办,要是抓住能判几年?」

  韩梅点头答应,「我明天就去找她,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马小虎点点头,韩梅又补充说,「小虎,以后别打架了,你们再闹下去就该出人命了……」

  马小虎嘿嘿一笑,转了话题说,「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我妈了,对我好的时候比谁都好,不好的时候上来就动手……」

  韩梅呵呵笑说,「你不惹我我就不打你……」

  吃过饭,马小虎冲了澡。两人就躺在床上搂着聊天。马小虎见韩梅掰着手指好像算着什么,就问她干什么呢。

  韩梅冲他温柔的笑下,「我算时间呢,我大你五岁,你大学毕业我正好二十九……」

  马小虎有些奇怪的问,「大学毕业?我根本就没打算上大学。再说你二十九怎么了?」

  韩梅在他身上拍了下,白了他一眼,看着他说,「结婚啊,你和我在一起不想结婚?」

  马小虎点点头,「你说的也对,是得结婚,也不能白睡了这么长时间……」
  韩梅一听就翻身趴在床上,两个小腿翘着,脚丫在空中乱蹬着,「对啊,睡完我你想跑那可不行……」

  马小虎在她脸上掐了下,「我可没想跑,你那小妹妹可是名器,我怎么能舍得跑呢……」

  谁知韩梅听了这话,竟叹了口气。她把脸贴在马小虎的小腹上,把坚硬从里面掏了出来。用手轻轻握住,呆呆的看着,一脸哀怨的说,「什么名器也有人老珠黄的那一天,我大你这么多,我真害怕……」

  马小虎摸着韩梅的头发,安慰说,「没事,你一百年后还这样……」

  韩梅明知道是假话,还是挺开心。她看着马小虎晶亮的头部说,「小虎,我想和你说件事……」

  马小虎问说,「什么事?」

  韩梅犹豫了半天才说,「我想和你说的是,在咱们俩结婚之前我允许你再和一个女孩儿交往,你们做什么我不管,但一不许怀孕,二不许告诉我……」
  马小虎根本不信她的话。他摇头撒谎说,「不用,有你一个就够了……」
  韩梅继续说,「我说的是真的,这样对你也公平。我觉得马心语就不错,你和我说实话,那天早上你们两个人在寝室是不是上床了?」

  马小虎连忙否认说,「没有,绝对没有,寝室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呢……」
  韩梅轻轻套弄着坚硬,撇着嘴说,「还骗我,我都打听过了,他们几个是后来才回去的……」

  马小虎就打定一个主意,打死不承认。韩梅见他不承认,也不逼问。她把脸凑到马小虎的胯间,轻轻贴在了坚硬上,柔声说,「我帮你亲亲吧?」

  马小虎吓的哆嗦一下,他之前求她好几次她都不肯。可今天提完马心语居然要帮自己亲。马小虎怕她咬自己,忙说,「不用亲,你不喜欢还亲什么……」
  谁知马小虎说完,韩梅竟张开嘴慢慢含住。脑袋一点点向下探去。虽然动作还很生涩,但还是有一种不一样的快感。

           第一百八十九章、共赴顶峰

  韩梅亲了两下,回头看着马小虎说,「还行,没想象的那么难吃……」
  马小虎嘿嘿一脸坏笑,「那可能是因为我刚才没尿尿的原因吧……」

  马小虎说完,韩梅就在他大腿上打了下,「恶心死了,不亲了。乡土尛说網手打说着回头趴在马小虎的身上,对着他嘴亲着,边亲边说,」让你也尝尝这味道……「马小虎今晚本来并不太想,可被韩梅一挑拨,他的性趣也来了。两把两手伸进韩梅的内裤里,在两个臀部上用力揉着。一边和韩梅亲吻一边说,」我想弄这儿……「

  韩梅在他舌尖上舔了下,「你舍得我疼你就弄……」

  一句话把马小虎说无语了。

  他翻身把韩梅压在身下,伸手脱掉内衣,只剩下一条内裤。马小虎就从韩梅的身上下来,趴在她的身边。一手揉捏着韩梅丰满的乳房,一边看着韩梅。
  韩梅看着他问,「又想什么坏主意折磨我呢?」

  马小虎一边揉着一边反问,「你想我怎么折磨你?」

  韩梅笑下,温柔的说,「怎么都行,我听你的……」

  两人像老夫老妻一样的对话,马小虎忽然想到和闻文玩的角色交换。他就看着韩梅说,「你管我叫爸爸……」

  韩梅噗嗤乐了,用手掐着马小虎的脸蛋儿,「你是不是想死了?」

  马小虎一听心就凉了,也不敢强求。他就趴到韩梅的胸前,张嘴含住乳房的顶峰,舌尖在上面轻轻舔弄。

  韩梅呵呵直叫着痒。马小虎就伸出舌头一路向下亲舔着,韩梅歪着脑袋,嘴角挂着微笑,苗条的身子因为痒而不时扭动。

  马小虎的脑袋一路向下,到了腰间,抬手把韩梅的内裤脱去,在微微隆起的小丘上亲了两下,两手在两条光滑的玉腿上来回摩挲。

  马小虎特别喜欢韩梅的腿,她不是普通的白,而是带着一种光洁的白。摸上去的手感如同摸着绸缎一样。

  马小虎把韩梅的双腿分开,他掉转身子。形成六九的姿势。两手轻轻分开韩梅的花瓣,上面已经微微湿润了。马小虎看着花瓣间的粉嫩的细肉缓慢蠕动。他就低头朝上面亲去。

  韩梅此时早已娇喘吁吁,她看着眼前来回晃荡的坚硬,伸手握住,毫不犹豫的张嘴含住。

  马小虎用舌头在两个花瓣上来回亲着,又用舌尖将花瓣分开,朝着里面伸去。韩梅的嘴里含着坚硬,鼻子中发出几声闷哼。下身不时的朝上挺动着。

  伸舔一会儿,马小虎就感觉舌根发木。他想每次坚硬在里面时,总会感觉被一夹一夹的紧缩,他就想用手指试一试。

  马小虎先用手指在花瓣上揉搓几下,再慢慢的将中指插进花心中。中指进入的那一瞬间,韩梅不由的「啊」了一声。坚硬也从嘴角滑了出来。她忙又伸头叼住,伸着头朝下面含去。

  马小虎手指放入后,他也不抽动,就感觉花心中的肉壁都朝手指挤压过来,将手指紧紧围住。马小虎心里暗想,怪不得叫田螺呢,原来里面的肉壁真是螺旋式的。

  马小虎开始用手指来回抽动,韩梅就把坚硬拿出,大口的喘息着,嘴里柔声说,「小虎,进来吧……」

  马小虎头也不回的说,「叫什么?」

  韩梅会意,马上改口,「老公,来吧……」

  马小虎这才把身子转正,看着韩梅问,「亲爱的,想用什么姿势?」

  韩梅甜蜜的说,「你想用什么就用什么……」

  马小虎就让韩梅跪在床上,他扶着坚硬在屁股下面穿过,对准花心,慢慢插了进去。

  马小虎和韩梅在一起时,最喜欢用这种姿势。他看韩梅跪在那儿,心里就特别满足,这和他长期受韩梅压迫有关。

  马小虎一进去就开始用力抽动,坚硬在花心中就和四面压来的肉壁搅合在一起。韩梅今晚似乎特别兴奋,呻吟声比平时要大很多。马小虎动作越快,她叫的声音就越大。

  马小虎两手把着韩梅的蛮腰,一下一下的用力抽插着。他感觉身下的坚硬在韩梅的花园里似乎受到了骚扰,每一次齐根进入时,都觉得头部好像有几个小舌头在上面轻舔,而整个后端则被肉壁紧紧包裹。每次抽出来再进去的时候,都觉得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韩梅不停的呻吟着,感觉坚硬不像是插在自己的花心中,更像是插到自己的心里。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已经让韩梅觉得整个人都要燃烧。韩梅身体不停的颤抖,她将头顶在床头上,嘴里低声说着,「老公,我要不行了……」

  她声音已经开始发飘,感觉自己马上要昏厥一般,除了花瓣间强烈的刺激外,她其余的身体似乎都已经没了知觉。忽然韩梅发出一声悠长的「啊」叫。整个身子完全绷直,屁股用力的朝马小虎顶去。

  马小虎感觉一股热流浇洒到坚硬的头部,他大口喘着粗气,坚硬开始不停的抖动,精华随着抖动喷射而出。

  两人躺在床上,韩梅还偶尔吭吭几声。马小虎低头问她怎么了,韩梅撒娇说,「太累了,高潮一过整个人感觉都瘫了……」

  马小虎骄傲的抬着头,「我厉害吧,你老公别的不行,床上功夫还是很强的……」

  韩梅嘟囔说,「我看你不一定和谁练出来的呢……」

  马小虎一听,马上换了话题,她真怕韩梅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再和自己动手。就问说,「明天什么时候去找那个女警察啊?」

  韩梅闭着眼睛,有些倦意的说,「明早打电话吧,看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第二天一早韩梅就给丁雅婷打了电话,说有事想要咨询她。丁雅婷上午有个会,就商定好中午见面,正好一起吃个饭。

  一到中午,韩梅带着马小虎到了约好的饭店。两人刚到不一会儿,丁雅婷穿着一身警服进来了。

            第一百九十章、又见女警

  丁雅婷一见马小虎也在,她就白了他一眼,那天马小虎让她难堪的事她一直没忘呢。韩梅在一旁假装没看见。马小虎倒是无所谓,他大大咧咧的坐在那。
  马小虎趁两人聊天时,就偷偷打量丁雅婷,丁雅婷穿着深蓝色的警服,笔挺的制服和警徽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英气,胸前的丰满虽然被警服紧紧包裹着,但还是向前挺着,看上去给人无数的遐想。丁雅婷的脖子很白,上面却有几道浅褶。马小虎也不知道在哪个网站看过,说这样的女人性欲都很强。马小虎回想起上次她在派出所和自己柔声细语的场景,心里就有几分激荡。

  菜一上来,丁雅婷就问韩梅说,「梅梅,你早上说有事,什么事啊?」
  韩梅有些尴尬的看着马小虎,「你把经过和雅婷说下吧……」

  马小虎有事求她,就不敢再胡思乱想,把耗子的事情前前后后认真说了一遍。
  丁雅婷一听完就白了他一眼,转头看着韩梅说,「梅梅,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弟弟他们也太能惹祸了吧!之前他用树枝把我们所长儿子的下巴给杵了一个洞,现在他朋友又把人重伤,下一次我看就得把人打死了!你说你得管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啊?」

  丁雅婷说的是实情,但韩梅听着也不太舒服。她强装着笑脸对丁雅婷说,「也不是非要管,就是帮他出出主意,这样的事情你接触的多,看看怎么办能好一些?」

  丁雅婷冷笑下,「怎么办?自首呗,没更好的办法。像他这样的重伤害,就是跑再远也得想办法给他抓回来……」

  说着又看着马小虎,「所以你就告诉你那个狐朋狗友,别存侥幸心理了,快点回来自首,争取少判几年……」

  马小虎一听忙问说,乡土尛说網手打「像他这样的一般得判几年?」

  丁雅婷斜了一眼马小虎,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三到十年,这个就看法院具体怎么认定了。但你朋友这个我估计不能少判了……」

  马小虎惊讶的瞪着眼睛问,「为什么啊?」

  丁雅婷解释说,「他这是故意伤害啊,他完全是要人命的做法,这些法官都会考虑进去的……」

  马小虎一下堆坐在那儿,嘴里嘟囔着,「这可怎么办……」

  丁雅婷看着马小虎,嘴角上扬,冷哼下,「打架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呢,现在着急,晚了……」

  韩梅怕丁雅婷继续说不知会说什么更难听的呢,她就忙插话说,「雅婷,你能不能帮想想办法,帮那孩子一把,那孩子我也教过,挺懂事的……」

  丁雅婷瞪了韩梅一眼,叹了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

  马小虎一听丁雅婷的口气,感觉还有办法,立刻满怀希望的看着丁雅婷。丁雅婷在他脸上扫了一眼,问说,「那小子家庭条件怎么样?」

  马小虎摇摇头,「就是普通家庭吧,他爸妈好像都是工人……」

  丁雅婷叹了口气,「这更不好办了。他家里要是积极赔偿的话,再去法院找找人,还是有希望轻判的……」

  马小虎听完马上愣头愣脑的说了一句,「法院我们谁也不认识啊?」

  韩梅马上接话说,「是啊,雅婷,你们都是一个系统的,加上你老公还是政法委书记的秘书,你就帮找找人吧……」

  丁雅婷为难的看着韩梅,「梅梅,我不是不帮你,现在求人你也知道的,没有钱根本没办法办事……」

  马小虎马上插嘴说,「需要多少钱?我想办法……」

  丁雅婷摇摇头,「现在也不好说,我得回去和我家他商量下,他还不一定同不同意呢……」

  韩梅一听,马上接话说,「你说话他还能不同意,我不管了,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

  丁雅婷看着韩梅,瞪着眼睛说,「你怎么跟这个混蛋似的呢,还耍上无赖了呢……」

  韩梅正说着,手机响了,是她爸爸来的电话,她就出门去接了。丁雅婷看着马小虎,故意逗他说,「小混蛋,我要是帮了你你怎么感谢我啊?」

  马小虎想都没想,顺嘴就说,「我以身相许报答你……」

  马小虎没想到丁雅婷竟点头说,「行,我同意……」

  马小虎惊讶的瞪着眼睛,谁知丁雅婷又补充说,「一会儿梅梅回来我就告诉她,说你要以身相许报答我……」

  马小虎一听马上求饶,韩梅撇了下嘴,「我就猜你们两个没干好事,还装姐弟呢,哼……」

  丁雅婷已经答应帮忙,吃过饭,马小虎就忙回了学校。一到超市就把谢小权叫了出来,又打发王泽去把其他人叫到寝室。

  人一到齐,马小虎就把中午去找丁雅婷的事情讲了一遍,他没提丁雅婷是韩梅的朋友,只说是别人帮联系认识的。

  四眼听完就问说,「让耗子自首?关键现在谁能找到他?再说这么多钱上哪儿弄去,耗子那家比我家还穷呢,我看还不如就让他跑了得了……」

  四眼说完没人说话,大家都再想这笔钱怎么办。虽然不知道具体需要多少,但也能猜出来,对于他们来说,这肯定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谢小权见大家不说话,他想想说,「耗子这事儿我这几天也想了,我觉得最好的办法也是自首,躲过一时也躲不过一世。每天东躲西藏提心吊胆的,那日子肯定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如自首在里面呆几年来的踏实呢……」

  大智问说,「那就是没钱,他们能咋的啊?」

  周子安回答说,「那就多判几年呗……」

  他又问马小虎,「小虎,你能找到耗子?」

  马小虎摇摇头,「找不到,但我感觉他还会给我打电话。」

           第一百九十一章、敬献花圈

  马小虎说完转头问谢小权,「小权,超市现在能拿出多少钱?」

  谢小权对于超市的情况了然于胸,他张嘴就说,「那些中毒学生的钱已经全都赔完了,现在超市的现金有八万四千多,其中有三万多是这几天要付的货款,能动的有五万块左右……」

  马小虎点点头说,「这八万多你就别动了,这个钱我有用。乡土尛说網手打货款你和经销商商量下,下学期再付给他们吧……」

  大家都知道,马小虎这是要拿自己的钱帮耗子。几人心里都很感动,但周子安还是问说,「小虎,这些钱我估计都不够赔老黑的……」

  马小虎哭丧着脸,「是啊,我也知道,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