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都城太子】(01-03)【作者:千重怪】
【都城太子】(01-03)【作者:千重怪】
字数:73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叫孔德斌。从小就跟爷爷,奶奶住在一个偏远的农村,从记事起爸爸,妈妈就很少在我身边,他们都在城里的工作,工作忙,我是爷爷,奶奶抚养大的。
  爷爷是个行医的,经常帮村里的人看看病,抓抓药。村里人都叫我爷爷孔大夫。

  其实我家祖传就是行医的,也不知道从哪辈子起,就是皇家御医。但是爸爸却不做大夫。

  爸爸和爷爷的关系不好,虽然过年爸爸也回来,但经常是住几天就走。听说是文革的时候,爷爷因为出身不好,就被下方到这个穷村子改造。爸爸也因为出身不好,上大学什么的都轮不上,只能做个工人。

  我从小时候听爷爷讲他的爷爷在京城给皇上,大官治病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我都能背下来了。也经常给我看一些医学的书籍,都是那种古书,也同样是讲解了一遍又一遍。

  讲的最多的就是各种药材的药性,能治什么病。还没上学的我就能说出很多让人不知的草药的名字,也知道很多治病的方法。

  爷爷把我管得很严,所以我很少出去跟小伙伴玩。爷爷还教我写字,也教我一些初浅的功夫。年纪小的我总是学的很快。

  每天早起练功,吃早饭学习写字,背诗,下午就跟着爷爷上山采药,回家就是听爷爷讲故事,讲药材。我也经常帮爷爷给人看病,抓药。

  小时候最神奇的就是村里有什么大事都找我爷爷。上面催粮,农村孩子进城市大厂的指标,甚至连计划生育委员会来人都要找我爷爷,爷爷只是让我给他抓了些药材,然后拿着烟斗和烟袋一去就能摆平。

  我记得有一次村长请自来水公司给我们村引自来水管子,自来水公司派人来看了后,就由上边的领导亲自来村里,跟村长谈工事费的问题。他们要的钱额跟村里能出的钱额相差太大,村长就来叫我爷爷。

  爷爷含了一个解药就照例拿着烟斗就去了,我们几个孩子觉得有趣,就扒在床上看。只见进去后,把村长都支了出去。点上烟斗抽了两口,就跟自来水公司领导唠家常。一会儿,几个领导就两眼呆滞,爷爷说:「村里穷,我们拿不出多少钱,村长给的这个价钱,你签字吧。」那个领导马上拿起笔签了字。

  爷爷熄灭了烟斗,打开窗户,把我们几个小孩子哄走。

  又过了一会儿,爷爷让我去叫村长。村长看爷爷有摆平了自来水公司领导,高兴地不得了。可是那几个自来水公司的领导确是哑口无言。

  白纸黑字,板上钉钉的事情,自来水公司的领导也不能悔改,就只好吃哑巴亏,给我们村按了自来水。

  可是那个药方我始终觉得神奇,我问爷爷,爷爷说:「你还小,把爷爷的东西都学会,你就知道了。」

  要上小学了,爷爷说村里没有能教我的老师,一家人商量了一下,结果是爷爷,奶奶都搬到城里,一起住。爷爷,奶奶总觉得乡下住习惯了,但考虑到我,也考虑到他们的年纪大了,有我父母在身边有个照顾,就应下了。

  就这样我就进了城,上了一所还比较有名气的小学,但是爷爷还是照老样子,我放学回家没事做,就给我讲故事,讲药材。

  小学6年很快就过去,爸爸让我上省城的中学,说那里的教学质量好。
  我的学习成绩是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这样一来就要住到省城了。

  爸爸,妈妈有工作不能离开,爷爷,奶奶年纪又大了,也不能照顾我。只好让我一个人去省城。

  还好,爸爸厂里退休的老厂长的孩子在省城工作,住的地方比较宽敞,正在招租。租给其他人不如租给朋友。就这样,爸妈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家。
  刚到这家,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家好大啊!

  爸妈在县城住的是2室一厅的房子,我跟爷爷奶奶住一个房间,爸妈一个房间。

  而这家足足有5个房间,还有一个足有我家大小的一个客厅。

  家住人是一对20几岁的夫妇,没有孩子。男的叫刘维,35岁,是个做软件的175左右的个头,圆圆脸,留着平头,看上去就很精神。女的叫付蕊,29岁,165左右的个头,瓜子脸,是个幼儿教师。他们结婚5年,没有孩子。
  买了个大房子本想让那位退休的老厂长和老伴儿一起来住的,可是老两口不习惯大城市的环境,来住了3个月就会县城了。

  空了的房子就想招租,正好我来了。

  爸妈跟他们客气了一番,让我叫他们「刘叔」「付姨」,我大声的叫了他们。
  他们把我安排到他们卧室旁的10平方左右的朝阳房间。

  爸妈看环境都不错,又谈了一下租金,也感到很满意,对他们又是一番感谢后就恋恋不舍说要回去。

  我只好送他们去车站。离别时,妈妈留下了眼泪,不知怎的,我也哭了。
                第二章

  中学还有2周才开学,这几天我都在刘叔家里整理我带来的书本。刘叔和付姨对我也很好,每天都做好吃的给我吃。

  有一天,付姨准时下班回家,做好饭就在家里等刘叔。等到快8点,刘叔才回来,一看就是很累的样子。

  大家一起吃过饭,我和刘叔就一起去看电视,看着看着刘叔就睡了。

  我看他这么累,就轻轻地叫醒了他,让他趴在地毯上,我给他按摩。刘叔一听要按摩,高兴的躺下。

  我那按摩技术可不是那地摊货,可是我家祖传的,于是我就给他按摩,大约一个小时,刘叔只觉得一天的疲劳都化解了,就跟付姨说,让我给付姨也按一按。就这样,按摩到接近12点,他们才轻松的去睡了,我也累的马上就睡了。
  自从我给他们按摩之后,他们就每天都让我帮他们按摩。

  可是一上学,麻烦事就来了。我上的中学是一所重点中学,所谓的重点就是课时多,作业多。

  回家后,刚吃完饭想做作业,他们就让我给他们按摩。

  我又不好说不给他们按摩,这样我的作业就要在给他们按摩后才能做,有时候要做到下半夜才能睡觉。

  一来二去,我上课就觉得没有精神。

  这样可不行,怎么才能让他们不做按摩呢,跟爸妈说吧,爸妈都是老实人,觉得在他们家住给我这么多方便,肯定不能启齿。可是我自己又没有别的办法,怎么能让他们不让我做按摩呢?

  突然我想起些什么,是药,对是那个爷爷研制的那个烟草,可是我不抽烟,刘叔也不抽烟,那怎么办呢?

  这几天按摩时我发现,我在按摩时给他们的一些健康的建议,他们都会做。比如按摩时放轻音乐,早起练【五行拳】,当然也是我教给他们的。他们也感到按照我的说法去做,每天身体都很舒适。

  一天我就在给刘叔按摩时,跟他说:「刘叔,按摩是从你的身体外部刺激你的各个器官的反射区,不过还有从内部刺激你器官的方法,你想不想试一试?」
  刘叔听了能对身体有好处就马上说要试一试,于是我就给他一个方子,让他明天去抓药。

  自然这方子是我改动了的,少写了几味药,多谢了几味壮阳的要。

  付姨第二天一下班就去买了,我也没闲着,那几味没写上的药,都比较便宜,我自己去买的。

  付姨回来,把药都给我,我就到自己的房间开始配药,不能当烟抽,我可以把这个方子做成香的来点着。

  于是吃完晚饭,果然刘叔又要按摩,我就让刘叔躺好,我跟他说,除了放轻音乐,在点上香,这样按摩有内外双攻的效果,他们果然信了。

  于是,我到我的房间,吃了解药后拿着一个碟子,里边放着中草药,我让付姨点燃中草药,一股清新的香气充满整个房间。

  我就开始给刘叔按摩,果然不到5分钟,付姨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刘叔闭着眼,也是没有反应。

  我非常的紧张,这是成功了吗?我自己问着自己。

  于是我对付姨说,「付姨,给我拿一杯凉水好吗?」,付姨马上说:「是」。
  很快捧着一杯水给我。

  我又跟刘叔说:「刘叔,我最近手头紧,能给我100快钱吗?」

  刘叔马上说:「可以。」

  起身,从钱包里拿了100元给我。

  我看着捧着水杯的付姨和拿着钱的刘叔,我高兴的笑了,我催眠成功了。
  于是,我接受了他们的好意,让他们去看电视,10点准时睡觉,我就跑到房间去做功课了。

  其实我知道,这个方子只在中药燃烧时起作用,烟味没了后半小时他们就会清醒。

  让他们10点睡,是因为这些药只能燃烧到10点,他们睡一觉醒来,对于我在催眠时让他们做的事,什么都不会记得。

  我也不用给他们按摩,也能早睡,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就这样,每天吃晚饭后,我都会点上中药,让他们进入催眠状态。

  周五我的作业不多,在学校做完了,把他们催眠后我没有事做,就给他们聊天。

  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没有孩子?」,付姨说:「我们想要,天天行房,可是总是怀不上。」

  我在爷爷的古书上也看到过,男女行房事,可是就是没有孩子的,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是行房。

  我就问:「什么是行房?」。

  付姨就说:「就是做那个。」

  「做哪个啊?你们做给我看看」我说,于是,他们就说要到他们房间做。
  我说可以,就拿着燃着中药的碟子到了他们的房间。

  他们的房间中间是个大床,床头是他们的结婚照。

  然后,他们开始脱衣服,都脱光后,刘叔和付姨趟在床上开始亲吻。

  我的下边顿时就有了反应。

  刘叔就开始亲吻付姨的胸部,平时穿着衣服看不出来,都脱了才发现付姨的胸还真不小。

  付姨的手也在刘叔的身上游走,最后停留在刘叔的阳具上,上下套弄。
  不过几分钟,刘叔的阳具就硬了起来,刘叔迫不及待的把付姨压在身下,阳具对着付姨的阴道就插了进去,并且快速的抽插着。

  直看得我呼吸急促,口干舌燥。我去拿了一杯水,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做爱。
  不到5分钟,刘叔的阳具一插到底,抱着付姨,身体颤动了几下,付姨也是「啊,啊」喊了几声,两个人就不动了。大约过了一分钟,刘叔的阳具从付姨的阴道里滑了出来,白花花的精液从阴道里流出。

  他们起身看着我,我没有让他们穿衣服,就这样裸身坐在床边。

  我对他们说:「我对行房了解不多,有没有能让我进一步了解的。」

  刘叔说:「我有一些外国的录像可以看,不过那些都比较下流。」

  我说我要看。

  他就从床下拿出几盘录像带,走到客厅,放到放像机里,我就开始聚精会神的看起录像。

  刘叔和付姨也被我叫过来,裸身坐在我的两侧。

  我对男人没有兴趣,自然手就不自觉的在付姨的身上游走。

  录像的刺激,加上我的抚摸,我发现很快付姨的阴道里就流出水来,我知道这就是阴经。

  这时录像里一个女的正在给男的口交,我就问付姨:「你为什么刚才没有给刘叔口交啊?」

  付姨说:「我嫌那里脏,从来都不做。」

  我立马来了兴趣,既然付姨没有做过口交,不如……

  于是我就命令付姨:「你趴到我两腿之间,帮我把我的裤子脱了。」

  付姨马上跪在我两腿之间,把我的裤子脱了。这时我的阳具已经把内裤顶出来了一个小土包,难受的很。

  我又说:「是内裤一起脱。」

  付姨就两手扣在我的内裤边缘,将我的内裤脱下。我的阳具就立在付姨的眼前。

  我就指着我的阳具对付姨说:「把它含到嘴里,学着录像的样子给我口交,这是命令。」

  付姨就很不情愿的张开嘴,把我的阳具含了进去。

  第一次被女人口交,不想是那么的舒服,只觉得随着付姨的口的上下动作,一股股热血直充大脑,好舒服啊!!

  我看一边的刘叔,眼睛直盯着我的阳具,他的阳具也是直挺挺的,我看他难受,我想起古书有写男女都可手淫,就跟他说:「你也可以手淫啊。」他马上手握着自己的阳具开始上下套弄。

  女人给我的第一次口交,不到5分钟我就缴枪了,一股精液似乎是来自我的身心内出,一发不可收拾。

  刘姨的嘴想离开我的阳具,不想让我全射到他的嘴里,这哪里可能,我双手按着他的头,命令她不准动,就全数射到他的嘴里。还跟他说:「这是给你的赏赐,以后我射到她嘴里的,都要全数吃下去。」

  她只好都咽了下去。

  再看一边的刘叔,也兴奋地手快速的上下套弄,一股精液射的全手都是。
  我没有理会他,扶起付姨,让她还坐在他刚才的位置,我们继续看录像。
  一盘看完,又换了第2盘,这盘是有些SM的,我好像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没想到,女人也可以这样玩,不但有女人,还有男人被虐,录像的每一幕都给我很大的刺激,我的阳具又一点点抬起头来。

  我直接抓过付姨的头,让她张开嘴,把阳具直接插了进去,扶着他的头,狠狠的插,没有几下就射了精。

  这次我也没有让付姨的嘴离开我的阳具,强逼她给我清理,她把我的阳具含入再吐出,虽然有时牙会碰到我的阳具,但是那种占有感实在是太爽了。

  一边的刘叔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我就让他自己解决,不过他这次手淫了5分钟也没有射。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10点了,我就让他们把客厅和他们的卧房都回复如初后,我们分别进入自己的房间,我开始计划下一步。

                第三章

  昨晚进入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想着付姨的口交,还有他们的房事。总让我感到,现在的这个药方虽然是能在燃烧时催眠他人的作用,但是催眠过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能有长时间催眠效果就好了。

  我又回忆起爷爷给我讲过一种草药的药效时,爷爷是说过的,如果在他的那个方子里加入这味极具神经刺激的药,会长时间催眠的。可是因为是剧毒这个要一般的药房是不会买的。

  我一夜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几点我才睡着。

  10点我才起床,还好是周六。

  来到客厅,昨晚的一幕一幕仍在眼前,看到付姨正在做饭,我问了声早。看到付姨的嘴唇,我的下边又有反映了,哈哈。

  刘叔还没有起床,我问付姨,今天到哪里,付姨说逛街。

  我忽然想起昨天要找的那味药,既然药房没有买不知道能不能找地摊卖。
  我就给付姨提议说:「我看你们的身体,可能是多年的疲劳所积,尤其是刘叔,应该调理一下,你知道我家是老中医,我也知道很多强身健体的药房,就是有些药一般的药房没有,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哪里有卖奇特的药的,我们去看看。」
  付姨一听,马上答应。到卧室把刘叔也叫了起来,说今天要去找营养品。
  刘叔也说好,我们马上吃了早饭,就出发了。

  刘叔开车,我坐在后座,问了他们的要求。我总结了一下,他们要能够强身健体,壮阳,滋阴,最后刘叔还不好意思的说,想有个孩子。我心里说,昨天你们昨天都说了,也做给我看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刘叔好像平时也了解过这个城市的一些地下药房,可能也是想自己补一补,但是找不到指点吧。很快就找了几家,药材是比药房的要稀有一些,不过假药也是很多的。

  我挑了几味少见的药材,主要是滋阴,壮阳,还有的是做春药的,虽然买的时候价钱让刘叔都心痛,但是一听是大补,也就买了。

  可是都没有找到我要找的那味药。最后到了一家很小的店里,没有摆放什么药材,就是些狼皮,兔皮什么的。

  我看了看刘叔,刘叔示意让我直接问,我问店主老头几个稀有的药,他看了看我让我等一下,从后边的库房里拿出了几个纸包,我打开看,都是成色很好的药,我要的那味也在内。

  我说都要了。老头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邪笑,又看了看刘叔和付姨,就把这几个包都给我。刘叔又付了一打钱。

  我性质匆匆的拿着药,说回家我来调制。回家的道上我又到一般的药房买了些注射用的针管,针头,提纯用的玻璃器皿等。

  回到家,我就在一个空屋里开始安装我的设备,然后把那味药跟我以前的药按照比例调好,提存后,提取了100ml的药剂,搞到半夜12点才完成。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床,就看明天了。

  周日,可能是兴奋的原因,7点我就起床。先是给他们熬了些滋阴,壮阳的药,其实是给付姨做的春药,还有是我的壮阳药,至于刘叔嘛,哈哈,给他还用壮阳嘛,吃些药味的粥就行了。

  他们9点才起床,还喊累。我心里说我比你们还累,你们吃了药就不累了。于是我把给他们准备好的药都端到饭桌上,一边给他们讲解,一边看着他们吃下去。

  然后我说要给他们按摩,他们高兴得很,于是又点上中草药,他们有进入了短时间的催眠。

  这次我想尽快看到那100ml药的威力,就只烧了5分钟,在这分钟我给他们各注射了30ml的药剂。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这个药剂应该起作用,于是我就又开始给刘叔按摩,半个小时候,他们又回复正常,我就给付姨按摩。我看这表,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们都很安静,这时我说:「刘叔,付姨你们不觉得家里很热嘛,不如都脱了吧。」
  其实,我也是下了很大的赌注,如果没催眠成功,这次就完了。

  结果,奇迹发生了,他们同声说:「是。」,就开始脱衣服,平时很保守的付姨,现在只穿着内衣站在那里,刘叔也只有内裤一条。

  「都脱了吧」我说,他们果然照做,于是我开始给他们下命令1,         在这个
家,我是他们的主人,他们是我的奴隶,他们的名字是维奴(刘叔)和蕊奴(付姨),主人要住主卧室,两奴也要在主人左右,没经主人许可不可相互接触,做事要得到主人的允许,包括大小便。出了这个家可以恢复刘叔,付姨的身份,但是做任何事都要汇报主人,得到允许才能做,。无论在何地只要主人喊出奴的名字都要马上做回奴隶2,         作为奴隶在主人面前,不经允许不可以穿衣服,不可
直立行走,要四腿行走3,         主人说话是必须跪拜,不允许说:「不」

  4,         每天早起,蕊奴要以口交的方式叫醒主人,维奴要监督蕊奴,并且手
淫,但是不可射精。主人起床后蕊奴要帮助主人穿衣,洗漱。维奴要给主人做饭5,         奴与主人不可以同桌吃饭,要趴着看着主人吃饭,做好主人的一切要求6,
         主人上学后,要去认真工作,每月工资由主人支配7,         主人回家后要跪拜主
人,得到允许才能做自己要做的事8,         每晚睡觉前,都要在主人面前手淫,蕊
奴必须兴奋3次,维奴要看着蕊奴手淫,但是不能射精,蕊奴兴奋后,分别把主人给的命令读3遍才能睡觉9,         主人要奴做的事随时都可以补充就这样,两个
大我十几岁的刘叔,付姨成了我的奴隶,他们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地位,我就是这个家的主人。

  这是两个奴隶还是傻愣愣的站着,我马上呵斥道:「你们都是奴隶了,没听清主人的命令吗!」

  蕊奴和维奴马上跪在我的脚边,大声的给我赔不是。

  我看快中午了,就让维奴给我做饭,命令蕊奴就坐在沙发上,两腿呈M字,两手放在胯间,给我讲他的阴道的各个部分的名称,「这是大阴唇,……这是阴核……」,其实我也没听。

  把我刚才的命令写在一张纸上,贴在主客房的墙上后,又拿了一张纸,看看下午给这两个奴隶买些什么。

  一会儿,维奴说饭做好了,我让他都给端到放桌上后,他跪在我的脚边等待命令。

  我右脚搭在他的身上,让蕊奴跪在我的两腿之间,解开我的腰带,拿出我的阳具,就给我口交。

  我一边吃饭,一边享受这她的口交。吃到一半我就一股精液射到她的小嘴里,又命令他吞了精液后继续口交。这顿饭大约吃了半个小时。

  我吃饱后,就让他们把饭菜放在地毯上,他们跪着吃。

  下午,我把我要买的东西的两张纸给了他们,让他们分头去买。我就又转到我的研究室去,继续提炼我的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