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龙游记】(外传-妮雅的心路历程)【作者:yurikid1】
【神龙游记】(外传-妮雅的心路历程)【作者:yurikid1】
字数:64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外传-妮雅的心路历程

  我叫妮雅,全名——妮雅·夏洛特·希尔达·兰斯。

  原本是个贵族,还是一个武艺超群的骑士。可是现在……已经落魄的成为了一个乡下旅馆的女工。没办法自从负伤后,我就再也不能施展斗气了,加之生育后恢复的也不好,总是腰酸背痛。每逢阴雨天右肋下的旧伤,疼的我直打哆嗦。可是女儿还小啊,我只能将就着做点粗活,勉强糊口。

  最近镇子里来了一个奇怪的佣兵。说他奇怪,是因为那个人没有其他佣兵的粗野、邋遢。反而文绉绉的,到像个家庭教师。不过他的心肠不错,不出任务的时候,会在旅店门边挂一面怪怪的旗帜给人看病。那面旗帜也很奇怪,是两条蛇缠绕在一根代翅膀的手杖上。据他说是古代医生的图腾,能祝福人百病不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过他的技术的确不错,镇子里好多人的病都被他看好了。本来怕钱不够,看不起病。谁知道他居然愿意给我免费,真的是太好了。

  他看病也很奇怪,除了问你哪里不舒服?还要捏你的手腕,而且两只手都捏。不会是存心不良吧?可是也不像啊?因为他不管男女老幼一个都不放过。开出的药方更怪,其中居然有一个步骤居然要用弄到一个螃蟹的体液。最吓人的是,他还要用针扎我眼睛和耳朵。要是聋了、瞎了可怎么办!

  最后我经不住他信誓旦旦的保证,还对上天发誓绝对不出差错,最后拿出两块金条做抵押,才在周围邻居的见证下为我扎针。扎针那天他还一本正经的做准备工作,洗手、把针放锅里煮,煮完还用烈酒擦。说这是消毒,搞得神神叨叨的。
  我坐在一个靠背椅上,看着他给我扎针。原来不是真的扎眼睛,其实是给我扎下眼睑的一个小洞………

  趁着空闲我能近距离看到这位突然出现在这个小镇的神秘佣兵。身材高大、肩宽体阔,身材修长。双手厚实有力,掌中还有薄茧。他长着一双婴儿般清澈的葡萄眼明亮而清澈、炯炯有神。

  我的治疗我了好几天才算结束。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技术还的确不赖。原本总是腰酸背疼,现在全没了。最后,他还教了我一些……怎么说呢。他它叫导气法,说是可以让我的身体恢复如初。不过我看着,好像是某种斗气的修炼法。可是我应为内伤的原因,已经不能动用斗气了……………

  这几天他一有空就来缠着我,其实我也知道,他可能对我有点意思。可是我这么个人还带着孩子,他又看中我什么呢?

  最终我禁不住他的殷勤,还是接纳了他。哎!自从当初收留我的酒馆老板走后,新来的老板刻薄吝啬,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或许快点找个人嫁了也许是个不错的出路,对爱丽丝来说也不错。

  我开始修炼他的什么导气法了。与一般的斗气修炼法不同,她的的导气法简单的说,是以小腹为中心,以意念为驱动力,滋养全身的气力。这样会有用吗?斗气一般不是以胸口为中心修炼的吗?也许真的有特殊用途吧?

  在连续修炼了两个多月后,他的导气法忠于有成果了。在某天傍晚修炼后,我吐出了一滩黑血。说来也真怪,吐出黑血后,我只觉得身体一阵轻松,又睡了一晚后。第二天我干枯的斗气居然开始复苏了。或许嫁给他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又过了一个月我终于答应和他结婚了。可是说来奇怪,这几天我老做梦?还梦到一个女人,和我说着话。今天晚上我又梦到她了。

  「你是谁?为什么你最近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是塞尔的第一个女人。」

  「啊!你是……………你又怎么跑到我梦里来的。」

  「这并不重要,如果有机会我们会相见的。我知道你们快结婚了是不是,我提前恭喜你们了。哦!还有啊,他是不是教过你一些斗气的修炼法?」她好美啊!就像画中的仙女。

  「是教过点,还挺管用的。」

  「其实他教你的那个是不完整的。」

  「啊!那怎么办……!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

  「哦,是他送你的项链上有精神道标,我感应到了你的斗气波动。别担心少的那些并不关键。他不是想害你,只是他自己也没注意到罢了。离结婚还有几天,现在还来得及。保证让他这辈子也忘不了你。」

  「才几天怎么可能来得及!」

  「没事的!只要记住就可以了。不过你可不能和他说起我,和我新教你的部分。仔细听我说…………」

  的确并不难,才一天的功夫我就全会了。原来梦中的女人说的:保证让他这辈子也忘不了你。是那个意思。……好期待啊。

  又过了几天我和赛尔终于结婚了。其实对于已经结果一次婚的女人来说,排场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不过我还是仔细打扮了一下,毕竟他还是很在意我的。
  送走了宾客后,他也开始毛手毛脚起来。他在我的周身轻轻地抚摸。特别是我饱满的乳房,他更是无比虔诚的捧着,还仔细的用手丈量着周长。我的胸部以前就一直很大,有时我都觉得有点碍事。有了爱丽丝后,一下子干瘪了下去。最近的生活慢慢的变好了,它也恢复了往年的挺翘。一下子把让我回到了还在学院的日子。

  不过到赛尔底还是一个少年。虽说经历过女人,但还是不改一个少年的心性。他似乎想掀开我礼服的胸衣,可是又不敢动手。我扶着他的肩膀,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算是鼓励他。

  得到了鼓励赛尔大着胆子,将手伸入了我的胸衣里。另一只手开始摸索着解开礼服的扣子。可是怎么找也找不着。这衣服不是他自己买的吗?没办法我自己解开吧。

  可刚解开他就着急的把头埋在了我的两乳之间。接着他用双手捧着我左边的乳房,又用嘴唇叼着我的乳头。

  「哦…………」

  一股久违的快感涌上我的心尖。他居然开始吮吸我的乳头!

  「赛尔……你怎么……像个婴儿……一样…!哦…!」

  他并没有回答我,还开始用嘴唇轻轻呷弄乳晕。我感觉到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了。乳晕上那诱人的快感慢悠悠的染上心头,而他的舌头又在我渐渐发涨的乳头上舔弄。

  「哦……赛尔!」

  他的舔弄又在我心头上狠狠地撩拨了一下。

  我想起了那个在梦中的女人和我说过,怎么挑逗赛尔的。于是我也不甘示弱的将手伸向他的小腹下……

  「哦……!妮雅……!」

  我微笑着不语。以最快的速度解开了他的裤袋。带着蕾丝手套的双手,一只盘弄着他的睾丸,另一只搓动着他的阴经。他有些轻微的包茎,虽然已经勃起到全尺寸了,但是还有一点包皮裹在他的冠状沟后。我将他的包皮往后撸平,粉红色的龟头软沟就露了出来。拥有这样阴经的男孩,在做爱时通常特别容易射精。
  怪不得梦中的女人曾和我说过,每次做完他都精疲力竭。那她还教我这么多的办法去挑逗他。赛尔他受得了吗?况且我还结过一次婚。呵呵好吧,等会有他受的了。

  我用手指轻轻地刮过他粉红色的软沟。一声轻哼后,他开始微微颤抖。我心中一乐,继续在他的命根处仔细撩拨。可还没撩几下,他突然抓住我的手。咽了口口水后,他飞快的除去衣裤。然后飞身扑了上来。

  「妮雅,我准备好了。我要来了哦!可以吗?」

  都到现在了,还这么问。我轻笑一声,歪着头用眼角看着他说:「可以说不吗?」

  「当然不行啦。姆……」

  说罢他就扑在我的身上,激动地亲吻着我的脖子。还用膝盖分开了我的大腿……,咦!这招他到用的很熟练啊!大概是和我梦中的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学的吧。

  由于这件礼服裙是不带胸罩的,他脱下了我的礼服裙后就开始脱我的内裤。可我等了半天他还在下面忙活。我今天穿的是件绑绳子的内裤啊,不怎么难脱啊。
  「刺啦……」

  「啊!裤子,你……」

  「我……等不急了。……」

  我瞟了眼,怎么这也能打死结。还把我的内裤撕了。哦………看他那着急上火的样子,简直就是……色中饿鬼。可能是那个女人很长时间不在他身边吧。
  嗯?怎么还没进来?我睁眼一看。他……居然找不到地方了。

  「真拿你没办法。哦!你的……好烫啊?」

  我抓着他的那家伙对准我的阴户口。他的那根不但粗长、灼热外。最关键的是龟头大,像根鼓锤。

  呵呵,怎么说呢……拥有这种像鼓锤一样的阴茎。如果是床上老手那可是,所有女人的克星。可偏偏是个没什么性经验的菜鸟还包茎,看他的状况绝对会蛮干。对于男性来说所谓的龟头大,其实就是龟头冠特别饱满而鼓出。这是男性精气特别充盈的象征。而龟头冠后的软沟又称冠状沟,正是男性的敏感带。饱满鼓胀的软沟特别容易被女性的阴道刺激到,从而极易射精。……今天他的下场……呵呵……可想而知啦。

  一对准我的阴户口,他急不可耐的就用力顶入。一股灼热感从我的下体涌入,直到这份灼热占领了我的全部感官。而这份久违的灼热感、被侵入感,让我这因久旷而干涸心灵,逐渐生机勃勃。

  在他那毫无技术含量鲁莽顶入之后,又是一连窜的急速抽插。对他这么一个没怎么经历过女人的菜鸟来说,没在刚进入时就射出来就已经及格了。可是之后的活塞运动……,还是那么的莽撞。他只是本能的插入、抽出,再插入、抽出………可是他知道抽插是要有节奏控制的啊,单调而频繁的往复运动,只会让女性麻木和不耐烦。而对于一个初哥来说,只会带来一种结果……早泄。可是好几年都没有感受过男欢女爱的我,被他的鼓锤般的阴茎插入后,那份酥麻的快感,也让我欲罢不能。算了,还是让他缓一缓吧。

  「赛尔……赛…啊!……赛尔,你慢点啊。……哦…!…赛……」太快了,根本停不下来。

  我只能用大腿夹住他的腰骨,在用手撑住他的肩膀,才让他勉强停下。
  「赛尔,别太激动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妮雅……我……忍不住了。我……」

  「慢慢来,太快了就没得玩了,是吧。先三下深的一下浅的。对,就是这样。……嗯……好……就这样……嗯。可以加快了,六下…深的,一下…浅的。好……哦……!赛尔………再来……九下深的,一下…哦…………浅的。」

  我慢慢地鼓励他,自己扭动着腰寻找着那种酥麻的快感。没办法,谁让他的技术实在是………如果让他那样的胡来,这个晚上可有的耗了。等他适应了一阵后,我又让赛尔转换节奏,在这样的变化间那种久违的颤栗、酥麻的快感满上我的心头。其实赛尔还是很厉害的阴经灼热、坚硬,特别是他的大龟头把我的阴道涨的……好充实啊。

  「哦……赛尔…好……就这个频率……继续…………哦!你好厉害啊!」我鼓励着她继续挺动,而他回应我的,只是急促的呼吸声。哦…真拿他没办法,这个可爱的大男孩。

  从他的阴经上渐渐传来了一阵油酥酥的感觉,连热度也开始上升了。我的斗气居然开始不由自主的鼓荡起来。按照梦中的女人所说的,那是我最近的修炼的斗气和赛尔的精气发生感应的结果。如果在之后的性交中,能吸收到赛尔溢出的精气,可以极大的强化我自身。这种油酥酥的快感,让我的阴道像心跳一样有频率的开始收缩。我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开始痉挛……我终于有点高潮的感觉了。
  阴道开始大力的蠕动,从内心深处被激发的渴求让我不停的需要慰籍。而赛尔的阴茎正好满足了我。我像沙漠里饥渴的旅人遇到绿洲一样不停的索取。为了得到更多的快感,我用双腿托住赛尔的臀部,双手从他的腋下搂住他宽阔的双肩。我不停的渴求着他那莽撞而坚挺的活塞运动。那粗长的阴经每次耸动,都能顶到我的子宫口。饱满鼓胀的龟头冠状沟刮扫着阴道里每一条褶皱。特别是每当被他那灼热的龟头撞到我的子宫口时,那无与伦比的快感都让我全身轻轻地颤抖。我觉得我全身都随着他的耸动而收紧。还有我的喘息声似乎也成了推波助澜的春药。
  我还感觉到赛尔的大龟头好像开始跳动。一股热流从他的龟头马眼渗入我的体内。当这股热流刚一进入我的体内时,我就觉得我的身体被激发了某种潜能。而这个过程也让我无比的舒畅。我非常的享受这股热流在我体内流动的感觉,舒服的我每个毛孔仿佛都舒展开了。

  我并不惊讶,因为这就是那个梦中的女人,重点传授给我的吸精导气法。赛尔修炼的是一种龙族特有的秘法,它和人类社会中的斗气修炼法不同,只有在特定的情绪波动下精气才能增长。但是这种秘法有个缺陷。增长的精气需要消化后,才能留存在体内,要么就马上使用掉。而现在流入我体内的,就是他来不及消化的部分。这不会对赛尔造成任何伤害,最多只会让他疲倦乏力。我可以尽情的吸食他的精气。

  哦!对了。梦中的女人还教了我一套,可以强行抽取赛尔精气,甚至可以将赛尔精气抽干的吸精大法。她说,每当赛尔缠着她没完没了时,她就运行吸精大法来摆平赛尔。他会乐得不可开交,直到第二天都爬不起来,让赛尔又爱又怕。我当时还觉得这样不太好,谁知那个女人居然说:送上门的肥肉有吃白不吃,况且要是他不尽兴,第二天又不老实,还得缠着你做那事,还不如一次性解决了。
  现在正是使用吸精大法的好时机。不如我用用看。

  我全身用力像八爪鱼一样,牢牢地将赛尔抱住默运法门。我的外阴死死地关住,将赛尔的阴茎根部夹紧;阴道最底部的精液池也将他的大龟头抱死用力的快速蠕动;子宫口衔住他的马眼,透过赛尔的射精管,将吸力运行到他的睾丸上。可是说来也怪我的阴道中段,怎么也无法被激活,算了美中不足吧。我已经是第一个在人类中使用龙族秘法的女人了。

  「呃……!哈………………!妮雅………!哦……!太爽了…………!我射啦!喝…………!」

  我才刚开始运行吸精大法,赛尔就忍不住一声低吼,一泄如柱啦!正好应了那句:送上门的肥肉,有吃白不吃。呵呵……赛尔……我吃啦!

  赛尔正好在射精,被这吸精大法一下子吸得摊在我身上动弹不得,只能随着射精节奏舒服的直打哆嗦。他射精射的凶,我吸到的精气也多。暖烘烘的精气炜的我整个人都懒洋洋、晕乎乎的。这次射精足足射了一分钟才停止,虽然射到一半时已经射的不是精液了,但是精管的抽搐任然没有停止,射的都是高浓度的精气。

  似乎我吸的有些多了全身都酥酥麻麻的。赛尔则是枕在我的乳房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剧烈的喘息。又等了一会他的阴茎疲软后,滑出了我的玉门。但我知道不会这么快结束的,因为他的手还在把玩着我的乳房,嘴巴还在舔吸着我的乳头。
  「还不够吗?都射了这么多了,留着以后再来吧。」

  「今天…是新婚,明天…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们。这两天…我要…要个够。」
  「别要的这么多,小心被我吸干了。你看你现在,都虚了」

  「谁说的,我怎么能这么快不行。你看我……」

  呃……怎么这么一会,他又这么坚挺了。「啊……」我一声惊叫,他抱着我打了个滚。变成男下女上的骑乘体位。

  「啊,恢复的这么快!」

  「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摆平呢!」说罢就就将他的大龟头一头顶进了我的玉门里。由于先前的润滑,他毫无阻碍的进入了我的体内。

  由于是骑乘位他很容易的就顶到了我的子宫口,让我沉醉的酥麻感又一次袭来。他在我身下叼着我的乳头又舔又吸,双手托着我的臀部重重的起起落落。看样子是食髓知味意犹未尽了。阴经倒是坚挺、灼热如初,真是年轻鲜活的肉体。还真像梦中女人说的那样:要是赛尔不尽性,还是会缠着你做那是,还不如一次性解决了。好吧,还是那句话:送上门的肥肉有吃白不吃。

  乘着赛尔大起大落间,我又慢慢使出了吸精导气法。由于已经运用过一次吸精导气法和吸精大法的经验了,这次运用起来熟练多了。我在赛尔的大龟头上又夹又吸,将他的精气一点也不怜惜的狠狠地吸食。赛尔舒服的直嘟哝,也难为他了,连着遇到两个女人都是狠角色。不过这次赛尔坚持的久了些。我也与他同时高潮了。

  这一晚赛尔连续向我要了三次才罢休,一次比一次坚持的时间长。最后一次,又是我们同时迎来高潮。第二天赛尔固然是疲倦的睡到太阳升到老高。我也应为吸食了过多异种精气。全身酸软的爬不起来。看来赛尔的这种精气,如果女人吸食过多了,一样会对身体造成负担。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