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7)【作者:asura10000】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7)【作者:asura10000】
字数:7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过了一个月我们每日努力训练迎接与赛姆斯公司的决战,就在等待的时间妈妈打听到我在赛姆斯公司的大哥独生女索菲亚被张魁绑架。我吃惊了张魁当年为了保护妈妈已经战死吗?妈妈说:「是狙魔人联盟把张魁复活变成不死族,张魁仍然希望成为赛姆斯公司的皇帝所以策划了绑架索菲亚」

  即是说赛姆斯公司与狙魔人联盟内讧妈妈?

  只是表面庄作团结,救出索菲亚好的影响是获得赛姆斯公司的特赦,即使忘恩负义的亦可以用索菲亚作护身符。

  凯文找到两名代号7号和9号的特种兵绑架索菲亚的影片:

  「来吧,小美人。跟我们去喝杯啤酒怎么样?」

  索非亚想大声叫,可是只能发出「啊,啊,」的嘶哑的声音。她挣紮着,9号不耐烦的用一块手帕捂住索非亚的嘴,麻醉药很快就开始挥发了。索非亚晕了过去。7号把她从车里拖出来,扛在肩上。9号则把保镖们的屍体从切诺基里拖出来,抛在一边。

  当听见枪声而往停车场赶来的巡警赶到时,停车场里只剩下蓝色的破烂野马和发动不了的宝马Z3。

  7号开着切诺基沿着高速公路离开了城市,车子来到了一个郊区的标准私人领地,围着铁丝网的农场里。

  「喂,该怎么处置这个中国妞?」

  「先玩玩呗。」9号语气轻松的说道。

  「那跟头怎么交代啊。」7号反对的说道。

  「她是个哑巴,她还能在头面前告状不成。落到我们手上也是她的运气了,如果是6号或者8号那些双数的人手上,嘿嘿,这会可能已经给泡在药水里变成艺术品了。」

  「说得也是,我一想起8号就有些反胃,6号就更别提了。」7号松了一口气,「来,我们把她弄进去。」

  「该死的,这乳房还真不小。」7号用手揉捏着索非亚的乳房,把鼻子凑上去闻着。「这女人要是会说话,那叫起来一定不错。」

  「你看看这。」9号扯下索非亚的牛仔裤,又扯掉蓝色的小内裤,少女柔嫩的阴唇暴露出来了,不多的阴毛泛着光泽,9号用手指拨拉着粉红色的小阴蒂,还把手指插进了索非亚的阴道转了一圈才拿出来,放在嘴里撮了一下说道:「妈的,这可是个极品啊。」

  昏迷不醒的索非亚被放在厨房的大餐桌上。手脚被绑在了桌腿上,身上被扒得精光,娇好的皮肤泛着柔和的光泽。

  7号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橙子果酱,用餐刀挑出一大块,均匀的抹在索非亚光滑的腹部,然后用舌头贪婪的舔着。冰凉的果酱刚一抹上索非亚光滑的腹部,腹部收缩了一下,索非亚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回复了沈睡。

  7号慢慢的舔食着抹在索非亚腹部的果酱,伸出舌头,摇晃着脑袋,一点一点,舍不得似的舔食着。左手放在索非亚的乳房上揉捏着,右手则在下身的蜜穴里挖抠着,还用手指拨拉着敏感的阴蒂。

  9号也加入了进来,他亲着索非亚柔软的两片嘴唇。掰开她的嘴,把舌头伸了进去,用自己的舌头挑着索非亚的舌头,手则抚摸着索非亚的头发。

  「她好象要醒了。」7号说道,「不过醒了更好玩,美丽的赛姆斯的大小姐在农场里被两个流浪汉给奸汙了,她那眼睛要是哭起来一定很好看。」

  9号没有回答,他正脱着衣服和裤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打开冰箱,从冷冻室里拿出一盒霜淇淋,舀出一勺,他把调羹和霜淇淋塞进索非亚如还未开放的鲜花的阴道里,冰冷刺激了索非亚的身体,她条件反射的扭动了一下,还试图并拢双腿,可是被绳索勒住的两腿根本就不听她的话。她的双眼紧闭,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

  「真是美味啊。」9号爬到桌子上,趴在索非亚的下身上,伸出舌头舔着,被体温融化了的霜淇淋流了出来,一滴不剩的被9号的舌头舔到了嘴里,他啧啧的讚歎着,「7号,你要不要也尝尝,比以前好吃多了。」

  7号却也在忙碌着,他在索非亚左边的乳头上抹上橙子果酱,右边则抹上花生酱,然后把乳房挤在一起,舔舔左边,然后是右边,橙子果酱混合着味道浓烈的花生酱,隐隐还混合着索非亚的体香,有着一种特别的芬芳。

  这时,药力已经渐渐褪去的索非亚慢慢的转醒,她发现了自己的情况以后不禁大吃一惊,她使劲扭动着身体和四肢,想从绳索的捆绑中挣脱出来。可是徒劳的反抗只能增加7号和9号的乐趣。9号的嘴上都是霜淇淋,他用手按住索非亚的骨盆,整个脸都挨在她的下身上,用鼻子拱着阴蒂,舌头象阳具一样刺探到了索非亚的身体内部,他忘乎所以的舔着。

  索非亚又惊又羞,除了自己所爱的人以外,从未被人染指的纯洁的身体,就这样被两个相貌猥琐的陌生男人玩弄着,她又叫不出声,泪水唰唰的滑落。
  9号似乎已经满足了,他直起身子,扶住自己的阳具,试图插进还沾着融化了的霜淇淋的索非亚的阴道,但是索非亚努力的挣紮,让他的阳具老是瞄不准,他暴躁地地把索非亚的阴蒂拔了一下,阴蒂所带来的疼痛让索非亚的身体都弓了起来,她「啊」的沙哑的叫了一声。这痛苦的声音使身体暂时没有扭动,9号兴奋地用手托着索非亚的腰,把跃跃欲试的阳具给插了进去。

  9号的尺寸比索非亚所知道的唯一大了许多,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冲击,让索非亚更是疼痛难忍,她只能擡起头,用后脑敲着桌面。让我死了也好过被这样侮辱。她在心里说道。

  「别心急啊,宝贝,这才刚刚开始呢。」7号淫笑着说道,两只大手在索非亚的乳房上放肆的揉捏着,「与其让你的男朋友操,不如让我们这些真正的男人教教你。」

  「是啊,你要是舒服,就大声的叫吧。反正没人会听见的。」9号附和着7号的话,他的阳具被紧紧的阴道内壁包裹着,由於索非亚少之又少的性生活,阴道不是非常的润滑,阳具进进出出不是很顺滑,可是这紧绷绷的感觉还是让9号感觉无比美妙,尤其是他知道这会正在玩弄的是敌对的赛姆斯公司老闆的掌上明珠。

  他得意的抽插着,丝毫不理会索非亚的疼痛,他的每一下抽插,索非亚都拼命的摇着脑袋,牙齿把嘴唇都咬破了,紧闭着的双眼和甩动着的头发有着一种被破坏的美感。

  9号已经是气喘籲籲的嘶哑的叫喊着,索非亚也是大汗淋漓,她的体力快要用尽了,挣紮得不是那么的剧烈了,泪水也快要流干。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胡安,我对不起你。」

  7号在一旁目睹着这一幕好戏,终於也忍不住了,他也很快的脱下了裤子,爬上桌子,两腿分在的跪在索非亚的腹部。

  他小心翼翼的在索非亚的身体上坐下,努力不让自己的体重把身下的这个小美人给压死。他把阳具放在索非亚的两乳中间,用手象托麵团一样的捧起索非亚的乳房,把变形了的乳房夹着自己的阳具搓起来。

  一对形状美好的乳房互相碰撞放出的声响让7号觉得舒服极了,他乾脆坐在了索非亚的腹部,沈重的重量让索非亚呼吸困难,她的脸涨成了红色,可是再没有力气去挣紮了,汗水在扭曲的脸蛋上划落,滴在了髒的地板上,她昏迷前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破了一个大洞的天花板。

  9号的动作逐渐加快,他突然抽出自己的阳具,用手托着,飞快的拿过装着霜淇淋的纸盒,把精液全都射了进去。

  9号刚从桌子上爬下来。7号马上顶替了他的位置。他趁被撑开的小穴还没有闭合的时候,「噗呲」的一下把自己的阳具给插了进去,他的手还放在索非亚的乳房上揉捏着,嘴里哼哼有声。

  9号用杯子装了一杯冷水,哗的一下泼在了昏迷的索非亚的脸上,被水泼醒的索非亚摇晃着脑袋,但是感觉下身的痛苦还是没有结束,只是身体上的重压消失了,她又拼命挣紮起来,可是扭动的腰肢只能给7号带来更大的快感。

  「你想喂她吃点东西,不是吗?」7号对9号说。

  「是啊,她一定饿了。」9号用勺子舀起一勺混合着自己精液的,融化得象牛奶的霜淇淋,把勺子伸到了索非亚嘴边。「来,叔叔给你喂点好吃的东西。」
  索非亚闭着嘴巴把脸偏开,9号不得不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腾出一手去捏她的脸蛋,费了好大的劲才让索非亚开了口。他把一整勺的霜淇淋倒了进去,出乎意料的是,不用他捏,索非亚自己合上了嘴。

  9号哈哈大笑,可是,还没让他开心多久,索非亚忽然努力的仰起身子,「呸」的一下把混合着9号的精液的霜淇淋全吐到了9号的身上,还有不少在脸上,连9号自己也尝到了冰凉的,甜甜的,还带着腥味的怪怪的味道。

  「狗娘养的。」9号抹了抹脸,破口大骂,这回,他用手捏开索非亚的嘴,把装着霜淇淋的盒子对着嘴倒着。

  索非亚一边要忍受着下体的痛苦,一边又要努力想把嘴闭上,不让髒的东西流到自己嘴里,可是很快,嘴里就塞满了霜淇淋,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咽下了一些,但是更多的,则吐到了9号的身上。

  9号终於把半盒霜淇淋给糟蹋乾净了,这才满意的停下手来,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厨房的冰箱上拿过一个塑胶袋,把它死死的按在了索非亚的口鼻之上。索非亚因为窒息的缘故,更加剧烈的挣紮着,扭动的腰肢,和在7号的手掌之下摆动的胸膛,这都让这两人兴奋到了极点。

  9号过了一会才把胶袋提起,索非亚脸蛋涨得红得发紫,她剧烈地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肺部还没有得到满足,7号又来了一次。7号在索非亚的挣紮中终於射精了,他也是把阳具抽出来,拿过刚才放霜淇淋的,空了的纸盒,把精液射在了里面,然后把精液倒在索非亚的脸上,用一块洗碗的毛巾涂抹着。
  强烈的噁心感让索非亚摇晃着脑袋,7号用两手摁住索非亚的头,9号则仔细的,像是害怕浪费了珍贵的涂料那样涂抹着,直到索非亚的脸上佈满了他的精液,他才心满意足的停了手,两人退后注视着被自己蹂躏的索非亚,像是完成了西斯廷拱顶油画的米开朗基罗那样满意。

  看完影片后妈妈凭画面与地图猜测索菲亚的位置、海妖计划逃走路线、为救出索菲亚准备、凯文当骇客控制了索菲亚所在位置的保安系统、麦克、血手、我潜入别墅

  雨开始越下越大了。

  我穿着夜站行装备在雨中,就这么站了快一个晚上,在我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不用望远镜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下的那个别墅。依稀还有女人的叫声,虽然我自己也知道那不过是我的幻觉。

  索非亚也在别墅里。

  「开始吧。」我做了一个手势,马上,血手、麦克,悄无声息地飞快沖下山坡,我咬咬牙,拉下面罩,加入了他们。

  别墅孤单地坐落在山脚下的一小片空旷地带,周围没有任何的掩体,在大雨的掩护下,训练有素的同志们很快就突破了一号地带,进入了别墅的内墙,在山顶以及半山腰上,都分佈着妈妈在观察、莉莉与安娜当狙击手,可以说这次行动是万无一失。

  别墅主楼周围是两栋南欧风格的瞭望塔似的建筑,一个队员徒手攀了上去,不一会,就看到视窗上他摆了摆手,用手在喉咙划了两下。

  「三号地带安全。」我们向主楼推进的时候,基本没有遇上什么抵抗,在这大雨的夜里,保镖们都放松了警惕,当我推开厚实的橡木大门的时候,金碧辉煌的大客厅里还在响着卫星电视所转播的欧洲足球联赛。可是刚才的观众7号和9号已经躺在了地上,虽然没有什么血,但是已经说明瞭什么。

  一个队员打手语告诉我,前进的道路已经畅通了,我挥挥手,带着几个人从楼梯来到二楼,主人房的门被一个人踹开了。

  张魁还没反应过来,他徒劳地扯着嗓子叫喊着保镖,一个血手沖上去,张魁从被窝里窜出来,试图反抗,他从床头的刀架上抽出西洋剑,慌乱中,剑还没有出鞘,他就这么连鞘挥舞着。

  张魁转眼已经被摁在了地上,喘着气 .我把对付不死族的武器刺向张魁,张魁肌肤龟裂、灼烧,最终化为一团火焰,灰飞烟灭 .终於救出索非亚

      海妖按时到来的直升机把我们带到了妈妈的别墅天台

  索菲亚步出直升机的一刻,整个天台的空气中漂浮着不知道什么花的香气。
  我寻找着他的身影,却意外的发现了别的。一条纤细的背影对着月亮,我的胸口像是被喜悦给堵满了一样,我又惊又喜。

  「索非亚!」我轻声呼唤道。

  索非亚转过身,她穿着蓝色的衬衫和白色的牛仔裤,头发在脑后紮成一个马尾辨,乾乾净净得如同一个大学生一样。

  「你来了,我很高兴!」她用手语比划着告诉我,「过来,到我身边来!」
  我快步走过去,一把她抱起来,转了几个圈才把她放下来。

  索非亚微笑着看着我,比划着说:「我很想你,爸爸说你回来,我就从美国来了,下午到的香港!」

  「我的女神!感谢你还没有忘记我这个叔叔,你最近好吗?」

  她的笑容不见了,她用手飞快的比划着:「我一点也不好。我害怕,我经常做梦你死了。我让爷爷把你调回总部,但是爷爷说是你自己不愿意!」

  「是啊!」我点点头。

  索非亚是大哥唯一的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在一次对大哥的刺杀行动中,她的母亲被炸死了。大哥重伤过后,就成了现在的模样,她则喉咙受伤,不能说话了。

  义父和大哥都非常疼爱她,让她在和公司无关的地方工作,她虽然是我的侄女,但是比我还大了两岁,一直没有出嫁。她在我的面前,一直乖得像个孩子一样。

  「求求你,不要在干下去了好吗?至少,至少为了我,到总部吧!」她一脸淒苦的比划道:「我知道你要报仇,可是你可以指挥其他人去行动……」

  「不可能的!」我拉过她的手,让她环抱着我的腰。

  「我的机会就在眼前。」

  我想吻她,但是她害羞的闪躲着。我就吻着她的头发,额头,眼皮,还有鼻子。

  「我爱你,索非亚。」

  她推开我,恼怒的比划着说道:「你骗我。你爱我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不爱我,你是可怜我,因为我不能说话!」她的眼圈红了,转过身去不理我。
  我把她转过来,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真的爱你,你父亲,我的兄长也默许了我和你的事情,等到我完成这次的任务,我就考虑到总部去的事情。好吗?」
  索非亚低头不语,我轻声说道:「你就这么迎接我吗?」

  她摇摇头,继续比划着说:「我爱你,我不要没有你。」

  我低下头去吻她,这一次,她不再闪躲,我先吻着她唇边的小痣,她闭上了眼睛仰起头。

  索非亚的嘴里有种甜甜的菊花的香气,我用舌头舔着她小小的牙齿,她伸出舌头迎合我,我品尝着她柔软甜蜜的舌头,把她的身体拉到我的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才分开,索非亚若有所思,忽然比划道:「带我去房间里面,快点!」

  「嗯,什么时候变得主动了?」

  她的脸红了,低下头比划道:「快点,要不我改变主意了。」

  在三楼的一件大卧室里,我们很快的脱下了衣服,索非亚一本正经的对我比划道:「现在,我来指挥!你不准说话!」

  我点点头。

  索非亚的骨架很小,但是很匀称,我很少看见她做运动,但是她的身体很结实,乳房不大,但是向上翘着,臀部也很饱满。

  我抚摸着索非亚光滑的皮肤,她让我躺下,突然用嘴把我已经挺立的阳具含在了嘴里,轻轻地用舌头舔食着,就像吃雪糕那样,把龟头吞吞吐吐的,两只小手也在我的蛋上摸来摸去。

  她从阴茎的末端开始舔起,一直到龟头,可能是气味有些难闻,索非亚皱了皱眉头,但是一口把龟头含了进去,在她温暖的嘴里,还有刚刚品尝过的香甜的小舌头反复地在龟头上舔着,她甚至把我的阴茎一直含了大半跟进去,我能感觉到,都快顶到喉咙了。

  她的乳房在我的膝盖上磨蹭着,我就这么被他伺候着,直到下身的快感一阵阵冲击着大脑皮层。一会儿,她又改变了方式,这次,她还淘气地用牙齿轻轻地咬着,舌头更是在龟头上反复舔着,我再也忍不住了。紧紧绷住的臀部肌肉一放松,我象痉挛一样一挺药,被释放的阳具就在索非亚的嘴里爆发了。

  她咕嘟咕嘟地把我的精液都吞了进去,还仔细地用舌头舔着,一滴都不剩的舔着。当我的阴茎从她的嘴里出来的时候,被她的唾沫洗的闪闪发光,她半开的嘴上还有象丝一样连着龟头的精液,她抹抹嘴沖我一笑。

  索非亚象一只敏捷的小鹿一样光着身子跳进厕所,一会又跳出来钻进被窝,她把头放在我的胸膛上,手却还握着我已经疲软的阳具,她伸过两条胳膊把我的头放在她的胸膛上,我的脸压着她的乳房,鼻尖蹭着小小的乳头,闻到好闻的,混合着少女的体香和草莓沐浴液的味道。

  她的皮肤如同崭新的绸缎一样光滑,但是有些不顺滑,那是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起了疙瘩的缘故。

  我疲软的阳具在索非亚芊芊玉手的摆弄下,很快又恢复了生命力,再一次勃起。这一次,索非亚慢慢地坐起,一手握着我的阳具,一手分开自己的蜜穴,找准了位置以后,往下一坐。

  「嗤!」的一下,我的龟头感到一阵温暖,被她的阴道所包围,那种湿润的体温通过敏感的龟头也传到了我的身上。如果说她的身体和技术让我无比兴奋,倒不如说是她那种为了我什么都可以做的付出。

  她扶着我的手,让它们放在自己的乳房上,我能感觉到索非亚的乳房此刻已经不再是柔软如同水分过多的麵团,而是充满了弹性的,女性的身体。我用手指夹着她小小的乳头,往外拔着。

  「嗯!」

  索非亚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她用手撑着我腹部的肌肉,自己扭动着屁股,一上一下地操控着我们两连接的部位。我的阴茎感觉被有皱褶的阴道内壁包围着,阵阵的快感在血管力喷腾着。

  她的阴道像是章鱼一样死死包围着我的的阳具,一松一紧地收缩着,仿佛会呼吸一样,还不停地分泌出润滑油一般的液体。

  她就这么坐在我的身体上舞蹈着,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哼声,手也在我的下腹按摩着。

  我用手指头拨拉着她阴道口的小豆,每触碰一下,索非亚就发出一声惊呼,加快了摆动的节奏,幅度也相应地变大。她的脸蛋羞红羞红的,细腻的皮肤渗出了汗水,可爱的乳房也上下跳动着。

  我能感到她的阴道内部的温度不断升高,压力也越来越大,我都怀疑如果这时候里面的不是我的阳具,而是木炭,一会就能变成钻石。

  我们两人的肉体碰撞发出啪啪声,小穴吮吸着我的阳具发出唧唧声,再加上索非亚自己嘴里不时地嘣出低沈的,含糊不清的爽快的声音。

  索非亚用牙齿咬着下唇,把两手放在后脑上,挺起胸膛,下身往前一送,我又象刚才一样,在她的体内爆发了出来,刚刚只是第一波的发射,我马上感觉到了索非亚身体的回应,龟头一热,像是插进了开水瓶一样。

  索非亚也克制不住地,压抑已久的小声的歎息变成了欢愉的声音。我们就这么一起颤抖着,她慢慢地站起来,当龟头离开她的蜜穴的时候,还发出了波的一声。

  看着我白色的精浆从她下体慢慢流出,索非亚的身体上沾满了晶莹的汗水,她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用毛巾擦拭乾净后,就无力地在我身边躺下。
  我们相拥着沈沈睡去,当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她却不知道去那里了,我从裤子里掏出香烟,边抽边穿衣服,这时,我看见梳粧台上有一张小纸条。
  「我回去了,但是请记住,我永远爱你。我要为你生个孩子,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里,我也能感受到你。」

  我笑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抽烟的时候常常能闻到被汽油烧焦的屍体的味道,即使偶尔安静下来,仿佛也能听见机关枪扫射,或是惨呼的声音。

  在索非亚面前,我常常有种罪恶感,这也许就是我们分开的日子里,我没有写信,也没有给她打电话的关系。

 希望救出索菲亚会带来特赦甚至赛姆斯公司暗中帮助我们对付狙魔人联盟
  「恐怕忘恩负义的机会更大,还是为决战作准备」妈妈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