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4)【作者:asura10000】
【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4)【作者:asura10000】
字数:3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我与妈妈开始透过肉体表达表达对彼此的「爱意」 .妈妈用手撑在房间的栏桿上,对着窗外的夜空。我从背后拥抱着他,巨大的手掌握着妈妈的乳房,我青茎暴起的阳具从后方在妈妈肥嫩的小穴里抽插着。妈妈翘着屁股,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妈妈半闭着眼睛,由於些许的疼痛而用牙齿紧咬着下唇。

  「宝贝,温柔一点好吗。」

  「不,我做不到,我太喜欢你了。」我的右手在妈妈的小腹上抚摸着,左手则在左边和右边乳房上来回游走着,我用舌头舔着妈妈敏感的耳珠。「我很久没碰到象妈妈你这么出色的女人了!」

  妈妈喘息着,摇着屁股,我的阳具对於妈妈来说,确实是粗大了一些,但是妈妈的阴户具有超乎想像的包容性,粉红色的嫩肉包裹着黝黑的阳具,就象是个防水的橡皮圈似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液体从里面流出来。

  我发出了低吼,双手来回地仿佛揉麵团一般地旋转着妈妈的乳房,我的腹部刚刚刮过毛,刺激着妈妈屁股的皮肤,「舒服吗?」

  妈妈的身体颤抖着,扶着栏桿的姿势,当高潮的感觉渐渐临近的时候,妈妈的腿也开始颤抖起来。我突然停止了抽插,让自己的阳具停留在妈妈温暖的阴道里,用手扶着妈妈的腰,伸出舌头舔食着妈妈背部渗出来的,晶莹的汗水。
  快要高潮的妈妈被我弄得饥渴难耐,她小声的发出渴望的呻吟,一边扭着腰,用屁股向后拱着我的睾丸,我克制着腹部的冲动,继续挑逗着妈妈。我伸出手,抚摸妈妈汗水淋漓的腹部,我粗糙的手掌在有如凝固的奶油般的皮肤上划过的时候,妈妈的呻吟声渐渐变大。

  我的手没有在腹部停留多久,很快,来到了白滑的阴阜附近。他用手指在挺立的阴蒂上轻轻点了一下,如同打开了某个开关,妈妈的身体强烈颤抖了一下,她有些焦急地加紧扭动屁股。

  「快啊,亲爱的,快啊!」

  「宝贝,我要你好好享受这种感觉!」我又开始了活塞式的运动,只是不同的是,我的动作放慢了许多,我的手指一边在妈妈的阴蒂上轻轻的揉捏着,如同从水晶的盘子里拿起一颗易碎的糖果一般轻柔。一边轻抚着妈妈的乳头,这轻柔的感觉和刚才在乳房上狂风暴雨般的揉捏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游离在这两种感觉之间的妈妈仿佛是刚刚习惯了在海上颠簸的旅人又回到了安稳的陆地,她想大声的叫,可是从阴蒂和体内传来的暖暖的,让人麻醉的享受感让她仿佛失去了力气一样,她的身体软绵绵的,被我的另一手搂着,妈妈喃喃低语着:「求求你,宝贝,用力些好吗,求求你,宝贝……」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加快了节奏,腹部和臀肉之间发出了快速的「啪,啪,啪」的声音,他触摸阴蒂的手指也更加用力了。在这变化后,妈妈眉头紧缩,眼睛闭着,刚才还咬紧的嘴唇如今开放了,从内心深处发出了愉悦的叫喊声,身体也伴随着我的身体起伏着,动作逐渐加大,甚至打翻了放在一旁的小几上的,喝了一半的香槟酒。

  「哦,宝贝,就是这样,你就是我的蒸汽车头!」妈妈腾出一只手,拿起我还在她阴部骚扰的那只大手,用舌头舔着我的手掌上的粗糙的掌纹,粗大的手指,又把他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着,吻着上面的烟草味道。

  我也是大汗淋漓,两人的躯体撞击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有豆大的汗珠掉落在地上。

  终於,我感觉到阳具周围的肉壁突然收紧,汹涌而出的温暖的液体充盈着阴道,甚至在抽插的过程中,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而顺着妈妈的大腿流下来。
  我按奈已久的冲击波终於在妈妈的体内爆发出来,把滚烫的精液射在阴道内,混合着妈妈的爱液,更加急促地从妈妈的大腿上流下来,两人如同风中的树叶一般摇摆着,发出心满意足的呻吟。我抽出阳具,妈妈外紧内松的肉穴发出「波」的一声!

  「啊!」她讚歎着!可是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我堵了回去,我转过妈妈的身体,热烈的吻着妈妈,妈妈也努力垫起脚,吐出香喷喷的舌头,回吻着我。
  突然,她敏捷地一跳,用两条腿勾着我的腰,我用手托着妈妈的臀部,两只粗壮的胳膊上的肌肉高高鼓起,妈妈的手在我肌肉发达的背部摸着,还用指甲抓着。我就这么一边和妈妈吻着,之后我顺着妈妈的脖颈往下吻着,妈妈在我的身体下如同一条蛇一样的扭动着,她的腰弹性十足,一下一下地弓起来迎合我的进攻,我吻着她的额头,妈妈愉悦地呻吟着,当我吸吮的糖果一般的乳头时,妈妈故意放出乳汁,但是逐渐逼近的快感让我们俩都飘飘然,我放慢了抽插的频率,她则喘息着,拍着我的背让我不要放松。

  又一阵的热流冲击着我的龟头,我下身一阵抽搐,忍不住的快感一阵阵地沖击着大脑。我机械地抽插着,在妈妈的体内射了出去。

  妈妈的下腹也抽搐着,如同哭泣一般地在我耳边低语着:「胡安,我们终於结婚了。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完事后就在我想把这件试炼的「战利品」「带走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男孩们,游戏时间结束了。「
  刹那间,这间休息室里弥漫着冷酷的杀气。

  凯文走入房间对我说:「下一个试炼开始了,是反狙击手试炼」

  我穿上全副武装,妈妈身穿银底黑色连身衣突显人体美学的身体线条、银色胫甲、前臂、肩膀、胸部亦是银色护甲,衣着与电玩游戏Soulcalibur4角色TAKI有几分相似。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威武同时不失成熟韵味。我手持反狙击手武器我与妈妈互相掩护把狙击手从狙击区拖到了掩体后面,一颗子弹射擦身而过,那次很侥倖,对方,没有杀伤力强大的重型狙击枪。

  我拔出匕首,,有蚀刻的:不到胜利,决不还鞘。我把匕首插在皮带和裤子的中间。

  「数到三,我就扔手榴弹了。」

  「等一下,」我叫道。我从身边的地上捡起一块钢材扔了出去,就在钢材还没有着地的时候,我的人沖了出去。一个被我打中肩膀的傢夥正拿着手榴弹站在小巷的中间,一手拿着手榴弹,一手搭在反狙击手武器,我突然的出现,使得狙击手,他,我成了一条直线,这样狙击手无法射击。而他则条件反射的扔出手榴弹,然后朝墙边闪去。这个姿势,是很难射击的。

  我和妈妈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我用右手抓起地上的格洛克17,又朝对面的过道前扑了进去。手榴弹的爆炸冲击力把我准确的推进了过道。但是弹片也深深的紮进了小腿,大腿,还有背上和手腕。

  这里的通道是畅通的,我和妈妈着跑进了走廊,不远处,就是后门,那里出去就是这个区相对热闹一些的主干道。有车来车往,妈妈扶起我一边一瘸一拐的朝着后门撤退,一边回头射击。端着MP5SD3的傢夥刚从拐角一路面,就吃了一枪,我不能确定是否打中了他,但是他没有露面,而狙击手也是。

  我满身是血的沖到了路当中,一辆小汽车在我的面前急刹,我和妈妈二话不说的拉开车门坐在了后面,车门还没关上,我就用枪指着司机说道:「海滨大酒店。」发现原来司机是凯文凯文早已经习惯了当地枪林弹雨的火拼,凯文还没等说完就马上踩下油门,汽车轰鸣而出,在最近的一个拐角就拐了弯,他也害怕被尾随的人打成蜂窝。

  汽车开出很远,了,汽车彙入车流,把我带向这个倒楣鬼的住处。

  身上的伤口阵阵作痛,不过血已经基本止住了,我撕烂了这个倒楣鬼放在汽车里的几条毛巾。把伤口做了简单的包紮,但是背上的伤口似乎比较严重。因为我能感觉到弹片紮进了肉里很深的地方。

  由於失血,体温开始下降,体力也开始急速的流失。

  我比划了一下喝酒的样子,他马上从柜子里取出了几瓶伏特加,我用这些高纯度白酒对伤口做了简单的消毒,用匕首挑开小腿和手能够得着的地方的伤口,用镊子把弹片给取了出来。流出来的血已经把盖在沙发上的桌布都染红了。
  我能感觉到现在身上开始发冷,口渴,眼睛也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打这个电话。」

  我从口袋里掏出所有的美元,还有一些卢布全部摆在沙发前的小桌上。就是这么一弯腰放钱,却再也不能挺直了腰,我一再警告自己要抗拒强烈的睡意,但是意志的作用已经发挥到极限了,直到我听见他拨电话,并大声说着什么。管他是在给谁打电话,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我就这么握着匕首,一头栽倒在地板上,甚至都没能听见自己摔倒的声音。

  当我醒来的时候,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喉咙里乾渴得要命,我尝试想坐起来,可是一动就牵动了背上的伤口。

  「你醒了?」

  灯被打开了,凯文从外面探头进来沖我笑了笑。

  「你可真够运气的。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开始手脚冰冷了,你的妻子安吉拉奇奥用自己的圣水给你做了急救……」

  「这里是哪里?」

  「这是我的私人医院兼会客室。」你们两夫妻就好好休养吧!凯文只知道我胡安与安吉拉奇奥是夫妻,不知道我们其实是母子。

  我与妈妈亦明白要帮助凯文成为吸精鬼猎人的皇帝,必须与全部的吸精鬼猎人开战,日后的战斗会更凶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