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宋末情侣江湖路】(13)【作者:天谴淫人】
【宋末情侣江湖路】(13)【作者:天谴淫人】
字数:8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金陵德王府中一间明显是女子的闺房中,一个芳龄二八的绝色少女正站在镜子前摆着各种造型,时而抬手前伸划下身侧,时而转身水绿色的裙摆扬起如荷叶般一样飞舞,少女肌肤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雪白细嫩,似凝脂美玉一般,不过眼中时不时地闪过狡黠灵动的光芒,就知道这少女是一个调皮可爱的人间精灵!
  少女背着双手对着镜子吐了下小巧香舌做了个鬼脸:「哇,这镜子这么清晰,也不知道是雪儿姐姐的夫君是如何发明出来的真是巧夺天工呢,说来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雪儿姐姐了,我明天过去找她玩去去见识下他有多神秘。」

  这个少女就是德王府小郡主赵婉燕武林十大美女之一,她与慕容雪也被金陵城的好事公子哥称为金陵双仙女,是众多王公贵子心目中的都想梦寐以求娶为妻子的梦中情人。

  因为血屠天王的原因慕容家世代都与赵家交好,德王年轻时更与慕容启父亲一起结伴闯荡江湖游历天下,所以到了下一代他们子女关系也是颇为亲密。
  江帆因为与慕容雪定情,禀明她父母后订在正月初三举行婚礼后。所以原本一些保留的技术也不在藏着掖着了现有条件能做到的就挑出来在金陵建厂生产,他算是正式加入慕容家了。

  这不刚生产出来的镜子,慕容雪就装订好几个几个大小不同的先给自己的好姐妹赵婉燕送了几个。

  在慕容雪的香闺中江帆刚与她一番交合激战后,两人搂着正在说着甜绵情话商量着婚事安排慕容雪猛然想到了江帆在天台已有妻子只不过还没举行婚礼:「相公,不如回去把馨瑶妹妹也接过来,到时我们可以一同娥皇女英共同举行婚礼」

  江帆神色一愣这段时间一直在与慕容雪腻在一起有些想当然古代三妻四妾的想法了,在提及婚礼的时候才猛然想起叶馨瑶作为一个受过现代一夫一妻教育的人能不能接受二女共侍一夫的古代理念!

  慕容雪注意到江帆脸色不对:「相公,怎么了?」江帆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在我们家乡,女子地位都比较高通常都是一夫一妻,哪怕是有小妾都是偷偷养在外面不能带回家里的,我是担心瑶瑶接受不了二女共侍一夫」

  慕容雪把头靠近江帆怀里温柔的道:「相公可以把妹妹先接过来,我们姐妹先培养下感情,相信妹妹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

  江帆心下一阵恍然,自己却是多虑了以那小丫头的性格到时候肯定会耍耍小性子,不过最后还是会听自己话的!想到这心情大好:「却是我多虑了,瑶瑶很好相处的是个很乖巧的丫头,相信你们姐妹一定会一见如故的」

  从楼高两层的香闺望出去,满眼俱是傲寒梅花,江帆起身穿戴整齐,腰间系以犀角玉带,又唤伺候慕容雪的丫鬟花朵儿为他盘髻簪发,俨然是一名英姿飒烈的青年武人。

  慕容雪却披上细罗晨褛,裸着一双玉足,自顾自的对着玻璃镜梳头。

  从镜里望去,江帆身量修长,剑眉星目,神态略显轻浮,凭栏远眺。

  慕容雪扶着胸前那一把长曳至绣墩下的如瀑青丝,握梳的手白得与象牙梳子无分轩轾,透过微暗的罗帐望去,润泽里带着奶一样的疏胧黄晕,分外玲珑。
  慕容雪袅娜起身,弃了梳子,腰肢款摆的踱到琴架之后,盘着裸足斜倚绣座,随手拨动琴弦。

  「叮叮咚咚!」  筝声悠悠地从二楼传开,筝音由细不可闻,忽地爆响,充盈夜空,刹那间,已使人分不清筝音由哪里传来。  江帆不由自主被筝音吸引了过去,条忽间小花溪楼里楼外,所有人声乐声全部消失,只剩下叮咚的清音。
  「咚叮叮咚咚……」  一串筝音流水之不断,节奏渐急渐繁,忽快忽慢,但每个音定位都那么准确,每一个音有意犹未尽的馀韵,教人全心全意去期待,去品尝。

  「咚!」  筝音忽断,筝音再响,江帆脑中升起惊涛裂岸,浪起百丈的情景,潮水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人事却不断迁变,天地亦不断变色。

  一股浓烈得化不开的筝情,以无与伦比的魔力由筝音达开来,震撼着江帆的心神,跟着他的心境随缘变化。

  纤长白色的手像一对美丽的白蝴蝶般在筝弦上飘舞,一阵阵强可裂人胸臆、柔则能化铁石心为绕指柔的筝音,在小花溪上的楼里楼外激汤着。

  慕容雪美目凄迷,全情投入,天地像忽而净化起来,只剩下音乐的世界。
  慕容雪想起江帆为之动情,心中掠过一阵欢喜,筝音忽转,宛如天神庆喜,缠绵悱恻,一时间连天空也染上了颜色。

  慕容雪的琴,江帆懂得,他眼中神色渐转温柔,接着轻轻闭上眼睛,已全受筝音迷醉征服。

  不知何时,叶馨瑶被男人的鼾声从晕眩中拉了回来,她的意识回来了,她的思绪也回来了,整个人从虚幻的快感中回到了现实!她有着窒息的感觉,伸了下脖子,却动弹不得,她缓缓张开美眸,发现自己被一个男人紧紧的把自己搂在怀里共同钻在一个被子里!

  而且感觉此刻被子下两人都身无寸缕且自己赤身裸体肌肤相亲被这个男人抱在怀中,看着他胸前浓黑旺盛的胸毛,以及那搅着自己双腿的大粗腿,那粗壮的体型怎么看感觉都像是李大牛!她努力的挣扎着抬起还酥软的手臂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去,那粗大的头颅肥厚的冬瓜脸上特有的朝天鼻,宽阔大口上浓厚的嘴唇还带着笑意睡容可不正是大牛吗?

  吃力地转动一下颈部,渐渐地,她回忆起不久前的一切,难道!!不是在做梦吧,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想到这她心中一惊急忙努力挣扎着,想要挣脱大牛怀抱,慌乱中却没注意大牛那阳具还插在她体内,猛然起身一霎拉,下
  身一阵刺痛,身体一软又倒在大牛身上!原来由于大牛抱的太紧干枯的淫液像胶液一样把两人下身皮肤粘合在一起!她向下一看,自己的白皙嫩滑与大牛暗黄粗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娇嫩的阴户还紧含着一根和小儿臂膀粗细一样的黝黑肉棒,上面筷子粗细的青黑色血管还露着狰狞的面目,犹如一条条蚯蚓一样盘旋在坚挺肉柱上伸进自己体内,仿佛是一锁链一样,把俩人紧紧的连在一起。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昨晚真不是在做梦!」羞耻和恐惧马上包围了她。

  此时的她知道,自己失身了,被不属于未婚夫的男人插入,内射,彻彻底底失身给了这丑如猪猡的莽汉!

  不过随之而来就是一阵迷茫无助感,这要是让江帆知道了可怎么办,江家做为一个豪门世家可是不容一个背德失贞的女人进门的!而且在这个陌生的异世,要是失去了江帆,自己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她心中的恐惧就无限放大了,此时的叶馨瑶已经没有了心情挣扎,她喘息着,眼泪顺着眼睛里流出来,顺着脸颊不断的淌下滴在大牛身上

  不由得悲伤心头嘤嘤哭了起来!可能是她半天的挣扎动作也惊醒了大牛,早上李大牛在馨瑶身上一直插到足足泄了10多次,到最后直到他腰眼发酸坚挺的阳具再也喷不出东西,才侧身搂着怀中温软娇躯疲惫的睡着了!

  睡了一天的李大牛感觉空虚的身体好像又充实了许多,看到馨瑶趴在自己身上痛哭,心下也是慌张了?不由急忙坐起来,他怜惜地抱住了叶馨瑶,抓住她的胳膊和双手放在她小腹前:「馨瑶妹妹,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叶馨瑶凑不及防被大牛摆成坐姿搂在李大牛怀中,本来她下身以拔出一半的肉棒又随着身体重压猛

  然全部挤进了花穴!她只觉得下体火热粗硬长驱直入时几乎将她一击即中贯穿,失神片刻后听到大牛的话

  后,不禁怒上心头,双臂在李大牛轻握中挣脱开来,转身抬起两个粉拳不断的锤在大牛胸前:「都怪你,都怪你,我这样以后怎么去见江帆,你让我变成了坏女人」

  她本身就已酸软无力,两只拳头不断的锤在大牛胸口倒像是撒娇一样,大牛感觉不到任何力度,反倒觉得十分舒服把少女娇躯向着自己胸腹搂着贴紧了下:「是我不好,俺也知道自己太丑配不上你仙子一般女子。这次能和馨瑶妹妹一番交欢俺已经是莫大惊喜了,哪感奢望与馨瑶妹妹长相厮守,但是俺会比江帆兄弟对你好千万倍的」

  叶馨瑶被大牛搂抱的动作牵动下体肉棒不由向里压迫只觉得深入体内的那根肉棒在花蕊处一阵研磨,顿时一股说不出的奇痒和舒畅同时袭来,让她一下浑身酸软无力挣扎靠在李大牛那满身肥膘的怀中。

  叶馨瑶扭动着身躯要站起来但是挣脱不了大牛怀抱双臂:「你先放开我,我们不能这样了,让江帆知道他会不要我的」

  大牛只觉得怀中滑嫩的娇躯扭来扭去带动肿胀阳物在哪娇嫩包裹十分舒服,原本干涩的下体,此时也在碾磨下满满分泌出了光滑的蜜汁,让两人的交合处,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于是忍不住加快顶撞了下急不可耐的道:「江帆兄弟现在又看不到,咱们只要不说,他永远不可能知道」说完开始了缓慢抽插!

  叶馨瑶猛然被下身快感冲击才意识到现在自己还与大牛身体相连结合在一起,自己竟然羞耻的坐在他怀中!

  说到底她毕竟还是个没有经历过风雨才17岁的少女,在绝望无助难以挣脱的情况下,被大牛一番话语引动也被迫的安慰自己:是的,只要自己不让江帆知道自己被大牛沾污了就行了,温柔的交合,缓慢的抚摸,让两人的体温不断上升。
  于是娇喘着到:「那以后你要记得,千万不要让江帆知道,不然不然,不然我就恨死你了,以后再也不理你的」想了想她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大牛的,就随口说出来这样的话!

  大牛这时候正沉侵在欲望当中,只觉得怀中玉人无处不嫩滑可人,好像一口把她吞进自己身体每一处细胞里,看到叶馨瑶不在哭泣挣扎也道:「馨瑶妹妹放心,俺打死也不会告诉江帆兄弟的,俺还想以后经常能与弟妹这样呢」说着翻身让她平躺,压在她身上开始大力抽插!

  听到大牛的保证她忐忑的心略微安慰下来,此时随着大牛频频进出的动作,叶馨瑶的呻吟也越发高吭起来,什么羞耻之心全然的抛在脑后,全心全意的在享受激情的快乐冲击!

  意乱情迷的伸出一双玉手摸着自己的脸颊,呻吟娇喘连连,媚态尽显,
  私密处交媾的撞击每一次都是大起大落,还有水啧噗嗞噗嗞的作响。

  大牛轻声呢喃:「原来女人的滋味是那么的美妙,那种温暖湿热包裹的感觉真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快感」。

  「喔……嗯……啊……喔……是……是不是……很……很舒服」,叶馨瑶忘情之时询问着身上的莽汉!

  「嘶,爽,好爽呀」,大牛边挺动边说道,这种无阻隔的亲密交媾,那温热湿润包裹的感觉就是令人相当的舒服。

  他狠狠地顶撞,然后蛮横地吻上了她的唇……

  她瞪大了眼睛,拍打了他两下,他没有放开……她的眼中出现了无奈,然后,认命般闭上了眼睛,放开了自己的娇舌……,,

  任由李大牛的那张大嘴包裹住自己檀口宽大肥厚的舌头卷住自己香舌吸吮在她的嘴里搅动,搞得口水到处飞溅。他像猪一样喘着粗气,舌头疯狂刮弄着叶馨瑶充满香气的小嘴内部,把香甜的口水津液都吸咽吞进了自己肚子里。

  叶馨瑶的双手轻轻推了推大牛的下巴,大牛此时很听她的话,识趣的把嘴唇离开了叶馨瑶的嘴唇。嘴唇分开的那一刻,俩人的嘴唇中间连接着一

  根由俩人唾液组成的晶莹丝线。大牛下意思的砸吧了一下嘴唇,他的口臭无比,叶馨瑶香气满口的唾液当然让他无比的享受

  此时的叶馨瑶灵魂被欲望所支配,饱经征伐的叶馨瑶看似娇弱,此时却展现出惊人的耐力,她依然高撅着小屁股不断前挺,摇动着柳腰,努力迎合着男人的凶狠顶插!经过一天一夜的征伐开拓,叶馨瑶紧窄的阴道已经完全适应了大牛粗大的鸡巴了已经可以让李大牛像现代打桩机一样狂暴快速的在她身体里肆意冲刺了!虽然她在睡梦已经隐约记得李大牛肉棒插她的感觉但此刻在神志清醒状态下她才深刻体会到身体中的火热坚硬竟然那么粗壮次次直达花心的撞击,让她身心酥麻解痒。

  那是一种江帆从没达到过的深度那羞红如火的丽靥瞬时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诱人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

  「啊……唔……嗯……唔……喔唔……嗯嗯……」

  随着一声凄艳哀婉的销魂娇啼,少女窄小的子宫口紧紧箍夹住滚烫硕大的浑圆龟头,芳心立是一

  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叶馨瑶又一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她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更是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下身阴道膣壁中的粘膜嫩肉

  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肉棒上,一阵不能自制火热地收缩、紧夹。

  如此的密合,使李大牛大力挺动大肉棒抽插少女紧密湿滑的阴道时,最幼最嫩的肉体也被他牵引、带动、排挤,彷佛是依附在他的身上,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会带动馨瑶的柔软纤腰随着大牛的腰杆上下摆动。

  大牛用粗壮的大腿内侧加住那娇小的屁股挺动腰肢挥舞着大肉棒正展开最狂野地冲刺、抽插着一阵阵痉挛收缩的阴道,龟头次次随着猛烈插入的大肉棒的惯性冲入了紧小的子宫口紧密的阴道像小嘴一样吸住大牛的大肉棒,叶馨瑶缠在大牛腰间的美腿像抽筋般不停的抖着李大牛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肉棒往她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阴道最深处狂猛地一插。

  「啊……啊……」

  馨瑶一声娇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滴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媚眸中夺眶而出,这是一种喜悦和满足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这时,大牛的龟头深深顶入她紧狭的阴道深处,巨大的龟头紧紧顶在那娇嫩子宫口,将一股浓浓滚滚的精液直射入雪馨的子宫深处,而且在这火热的喷射中,大牛硕大滚烫的龟头顶在那娇嫩可爱的羞赧花蕊上一阵死命地揉动挤压,终于硕大无比的龟头顶入了馨瑶的子宫口。

  两个忘形抵死缠绵交合着的肉体一阵疯狂般的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滚烫的精液淋淋漓漓地射入天仙般少女那娇嫩的子宫内。而极度狂乱中的叶馨瑶只觉子宫口紧紧箍住一个巨大的龟头,那火热硬大的龟头在痉挛似地喷射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烫得子宫内壁一阵酥麻,并将痉挛也传递给她的子宫玉壁,再由子宫玉壁的一阵极度抽搐、收缩颤动迅速传遍她整个娇美玲珑的胴体,她感觉到子宫深处的小腹下在极度的痉挛中也电颤般地娇射出一股温热的狂流,只觉玉体芳心如沐甘露,舒畅甜美至极。

  李大牛见到身下的少女娇喘细细、香汗淋漓,丽靥晕红如火,雪白娇软的玉体在一阵轻抖、颤动中瘫软下来。那还不知道她也达到了高潮李大牛的大肉棒射完后仍深埋在少女粉嫩嫣红、娇小湿漉漉的花穴里顶住花心不肯出来。他愉快地品味着大肉棒在仙女似的叶馨瑶紧窄的阴道中那种难以言喻的火热的「肉箍着肉」的感觉。

  射过精後的阴茎虽然有所软化,但是还是有着吓人的尺寸,叶馨瑶小穴里能清晰地感觉到它的脉动。

  「喔……好……好多……好……好热」,叶馨瑶的沟壑穴口深处受到大牛的精华喷发,娇躯频频的颤抖,沟壑穴口紧紧收缩将这些进入体内的精华全数接收。
  好一会,大牛才伏趴在这绝色美人的身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少倾才搂住她侧身躺下后只觉得如果昨晚的交合是比他一个人自渎舒爽万分,那今天这次有着叶馨瑶的配合回应就是亿万份舒爽了!这才叫神仙享受呀,他暗自想到!

  高潮余韵消散的叶馨瑶摊软在大牛的怀里面,秀发都有些湿了,手指游划着大牛的胸膛娇喘问道:「大牛你会保密的吧?千万别把这事说给江帆!

  看着怀中少女俏脸酡红,双眼迷离样子,大牛恨不得就这样永远和少女这样黏合在一起不分开!大牛的声音带着满足的慵懒音:「馨瑶妹妹放心吧,江帆兄弟的性格我也知道,大牛才不会发傻去得罪的」

  叶馨瑶举起粉拳在大牛胸口轻捶了下:「那你昨晚还敢对人家这样冒犯」
  李大牛尴尬的说道「那不是酒后失态嘛,都怪馨瑶妹妹太漂亮了才让俺把持不住的」

  现代有句话叫直通女人心灵的地方就是阴道,可能是享受到了从没领略过的性爱高潮叶馨瑶此时看待大牛也没那么厌恶了。听到他夸自己漂亮心里也有点沾沾暗喜:「那以后咱们可不能再这样了,今天的事你千万不能出去乱说,只有你知我知,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我就没法做人了,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馨瑶妹妹您放心,就是打死大牛也不会说的。」

  「真的吗?要是你以后表现好的话,你……你以后想要的话,我……我还可以给你」,叶馨瑶羞怯的

  接着说道,说完话又将自己的小脑袋瓜埋起来,埋在大牛的怀里不敢看着面前的莽汉。

  「真的吗,馨瑶妹妹你对大牛太好了,俺以后一定听你的话」李大牛像个小孩一样兴奋的说道紧紧地搂着叶馨瑶!

  「啊,你个傻子,要把我憋死吗,抱得我都喘不过气了」叶馨瑶娇嗔的责怪大牛

  「馨瑶妹妹是我太莽撞了,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李大牛慌忙放松了一点双臂力道

  「原谅你了,你把你那东西从我身体里抽出去,我要小解下」馨瑶感觉到小腹一股鼓胀感想到可能是要撒尿,羞怯的对大牛说道李大牛满脸不情愿的表情「馨儿妹妹,这样在一起真舒服,我想永远这样和你连在一起不分开」

  叶馨瑶又好气又好笑的对李大牛的智商实在是无语了只得威胁他娇嗔到:「现在就不听我的话了,还说以后会对我好」

  李大牛闷闷的:「我不是舍不得吗,又不是不听话」说完他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屁股,胯部的浓黑阴毛离开了馨瑶的阴部,随之而来的是他胯部中间连接的那根已经重新在少女阴道里勃起的阴茎。这个时候叶馨瑶她才看清楚插在自己身体里的那根丑陋无比的脏东西的状态。

  只见那根阴茎上面青筋环绕,仿佛无数根蚯蚓盘绕在茎身上。阴茎的茎身显得十分的暗红黝黑,还微微有一丝上翘的弧度。阴茎一寸一寸的从自己的阴道中抽出,随之被带出一滴滴白色的精液。

  不得不说,大牛的精液真的很浓,沾染着阴茎,让他的阴茎显得黑白相见。叶馨瑶看着她地阴唇随着阴茎的不断抽出而外翻着,精液流出后,流淌到她的尿道口,之后顺着屁股往下流淌粘到褥子上。

  她随着李大牛不断抽出阴茎,她不断轻轻咬着银牙,双手扶住地板攥着拳头,全身极力控制着,正在微微的颤抖,仿佛从她体内抽出的不是一根肉棒,而是一把带血的刀子。

  当大牛把阴茎抽出到只剩龟头的时候,叶馨瑶的阴道口挣到了最大,「啊……」阴道口不断被撑大!

  当李大牛将肉棒慢慢抽离出来后,还发出了开汽水瓶盖子的「啵」的声音,叶馨瑶的阴唇微微合起,只留下龟头上一条白浊的丝线和阴部连在一起,证明着刚才两人的性爱有多激烈。

  她感觉到自己阴道内虽然空虚了很多,但是貌似还有一个大大的椭圆形东西,她不由得抬头看一眼李大牛。现在的她从高潮的余韵中解脱出来,才好好的观察这根坏了自己清白的东西她目测来看,不算龟头的话,大牛的阴茎就已经超过15公分了,而且光阴茎的茎身都比她的小臂粗壮「天啊,自己身体竟然能容纳下这么粗长的东西」叶馨瑶都有些不可置信她身材纤细,原本小腹很扁平,现在有了已经有了一定的凸起,小腹已经微微地隆起了,她想起梦中无数次的洪流冲击如果不是做梦的话,那就是大牛喷射在她身体中的精液了!

  叶馨瑶虽然怀疑但还是忍不住轻嗔道:「大牛,我睡着时候你在我身体里射了几次」

  李大牛一下愣住了「什么射了几次」

  叶馨瑶才想到大牛古代人听不懂现代词语于是害羞的娇嗔道:「就是你那大家伙在我体内喷了多少次精华」

  李大牛嘿嘿一笑:「不记得了,好像不下15次」

  叶馨瑶轻捂檀口惊讶的:「我的天,你可真厉害!」

  大牛见到少女夸奖他得意的胸膛一挺:「那算什么,俺现在还能再来几次的」
  叶馨瑶看着大牛胯下杀气腾腾的肉棒轻嗔一口:「你不怕脱阳而亡,我还怕自己承受不住呢你要休息几天才能再做,要不然身体会坏掉的!」

  叶馨瑶现在对李大牛是一种本能的关心吧。不说以前为了救她被砍过几刀,毕竟李大牛刚才占有了她,阴道让他的阴茎插过,所以感觉身体上就是他的人了,心里就对他上心,不是喜欢。她不想除了老公之外心里有其他人。就算再遇到喜欢的,也不会出轨的,这是她的原则!

  大牛憨憨的傻笑着:「馨瑶妹妹你对俺真好,大牛听你的」

  叶馨瑶看到大牛听自己话心里一阵开心嘟着嘴撒娇道:「你下去给我烧点热水,我要洗澡,看你把人家都弄的臭烘烘的」

  李大牛看着叶馨瑶对自己撒娇的那种娇媚样整个心都酥了,他闻着房间里全是自己的身上酸臭汗味和精液的腥臭味道,都盖过了她身上的幽幽体香了。
  不好意思的唯唯诺诺道「我这就去,这就去」说完下床穿上自己衣物就下楼去烧水了!

  叶馨瑶躺在满是精液味道的床上心里五味俱杂的想着许多事,心情迷茫的看着窗外,她没想到自己生活一夜之间竟然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想自己在现代社会高中,有许多不乏长得比江帆都要英俊的男生追求自己,自己都没有理睬。但是在这古代社会自己的身体竟然被一个鄙陋肥胖的丑汉给进入了。而且这个丑汉还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叶馨瑶的一只手伸到被子里面,抚摸自己的下体,那里温暖而敏感,连自己的手抚过都会引起全身一阵轻轻的颤动,何况是那根粗大坚硬的肉棒。那一根肉棒进出时是多么的美妙,那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像潮水一般淹没了她的全身,让她不由自主地去迎合他。想到这里,叶馨瑶的脸一阵火烧似的,尽管是在自己的房间,而且是在没人看见,她也禁不住羞意,拉起丝被盖住自己发烫的小脸。
  为什么会这样,叶馨瑶迷茫。李大牛他恨吗?好像没有!她只知道自己对李大牛特别生气,感觉就像是被自己的亲人给出卖了一样。

  可是这些都好像不是问题,她现在最烦的就是以后要如何去面对那李大牛,难道以后他需要自己就满足他吗?

  一次两次还可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时间长了总会被下人们发现的,要是传到江帆耳中!

  叶馨瑶一阵恐惧,她不敢想象要是在这异世如果失去江帆自己还有什么动力活着!

  要是拒绝大牛的话那还可以,可李大牛会不会放弃呢?「不管了,走着看吧,要是摆脱不了李大牛就去找江帆去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与李大牛生活在一起的」叶馨瑶心中暗暗思定。

  叶馨瑶思考中发现房间里温度渐渐暖和了,想来是李大牛把下面的暖炉生了起来。

  她的胯间阴户中还在不时渗出淡淡清液,她伸手沾了点一看粘稠透明的有股淡淡的馨香还有男子精液的腥臭味道。

  「这是李大牛和自己体液的混合液体流了出来,呀··真羞人」叶馨瑶轻嗔一声,赶忙在床单上把手抹干净。在杂乱的被褥中间她找到自己亵裤与肚兜发现亵裤还好在床脚挽成一团,但是肚兜却因为在床铺中间被两人的汗水和体液浸湿透了。

  「算了,只穿个裤子吧,反正自己身体被他抱也抱过摸也摸过了,再看一次也没什么的」

  叶馨瑶叹息一声,把亵裤穿上了。阴道里面的粘液没有李大牛大鸡巴堵塞就一直往外流出,在她下床刚穿好浴袍的时候整个裤裆就被排出的体液浸湿了。她摸了下像是怀胎三月的小腹,看着床上杂乱的床褥上那大片的爱痕整个房间充满了淫靡的气息中还充斥着李大牛身上那特殊的酸臭味

  「这要是与江帆弄得就好了,省的一会还得毁灭证据」叶馨瑶头大的想到,这些被褥都得要重新拆洗一边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