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碧蓝航线-与舰娘们的夜战】(05)【作者:87336597】
【碧蓝航线-与舰娘们的夜战】(05)【作者:87336597】
字数:150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碧蓝航线-日间任性(欧根亲王 纯爱)

  晨光渐明。

  指挥官睡得一点都不安稳,甚至能够说很香艳刺激。

  胯下传来热的包覆感让男人忍不住地皱了皱眉,那在半梦半醒之际男人只觉得浑身舒畅起来,彷彿正被人舔弄着一般,完全抓住了每一寸的指挥官的身体。
  被这样服侍的男人迷迷糊糊地皱起了眉,却在一瞬间就清醒过来,像是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一般拉开了那原本盖住身体的厚重被子。

  晨曦洒落,原本与自己一同睡觉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起床了,那张平时看上去有些冷漠的脸庞此时却半闭着眼睛,手指抓着晨勃的阴茎,舌头同样缠绕在这上头。

  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促使猝不及防的男人微微抖了几下,少女看到这反应才稍微放开了这淫靡的举动,一如往常的玩味笑容就从那靠在阴茎旁的脸颊上绽放出来。

  「欧,欧根?」

  「GUTTEN TAG,指挥官。」

  「你不会……」

  「看不就知道了,对我亲爱的指挥官进行早安的礼仪。」

  「就算是这样也太……啊啊啊,那个地方别乱来啊。」

  「嗯?就算你这么说,对彼此身体都这么了解的我们来说,哪个地方最舒服不是瞭若指掌么?」

  正轻轻吸着指挥官睾丸不放的欧根张眼看向指挥官,手指却娴熟地上下套弄着阴茎,一根小指就这样在男人屁眼上轻抚摸着,感受到因为这刺激而瞬间挺立起来的阴茎,原本只是单纯生理反应的晨勃此时更加地催发出欲望来。

  失去先机的男人只能坚决地忍耐着,然而被那双滑滑的小手不断撸动的阴茎还有被含在欧根嘴里的睾丸蛋袋都让男人感觉到无穷的快感,只能勉强撑起身子。男人看着那像是依附在自己胯下上的少女,无比熟练地进攻着每一寸私处。
  而似乎感觉这样的攻击还不够强烈一样,趴附在那身体之下的少女短暂地放开了被自己吸的晶莹透亮的蛋袋,只是露出了充满挑衅意味的笑容看着不断喘息的男人,突然舌头开始舔弄起龟头,双手则轻轻按摩着那对睾丸,这突然间交换的攻击更让人措手不及。

  「指挥官,先让我吃点应该没问题吧?」

  「你啊……」

  看着那慢慢将阴茎吞进去的贪婪小嘴,指挥官有些紧绷地闭上眼睛,欧根的喉腔空间就像是最紧实的阴道一般包覆住整根阴茎,喉头按摩着敏感的龟头不说,双手还不断玩弄着自己的睾丸与后庭外侧,对於刚刚睡醒的自己来说简直是无力招架的攻势。

  舌头紧紧缠绕着阴茎,像是要配合着每一次的抽动一样不断地玩弄着男人的身体,这让指挥官更难逃离这股攻击,快感层层地叠加着,睡醒之际那股射精的冲动根本无法用平时的意志力来抗衡。

  「欧,欧根!」

  「呜呜!」

  在那阴茎完全被那薄薄嘴唇给含入时,剧烈跳动的龟头终於忍耐不住这诱惑的感觉,强烈的射精欲望促使男人粗鲁地用手将少女的头重重地压下,一股灼热的爆炸感顿时自下体处爆发而出。

  「─────────!」

  无声地呜咽着,只看着胯下的少女身体不自然地颤抖着,那对像是饱含水气一般的眸子半闭上,脸颊微微凹陷下去用力吮吸着男人射精的阴茎,直到那股势头彻底停止为止才高高扬起头吞嚥着。

  将那精液全数嚥入肚子里头,少女高高扬起的脸庞像是在吞嚥着什么食物一样用力地一口气食入腹中,随即又不断亲吻舔弄着龟头上的残精,只看着那喉头不断咕噜咕噜地吞嚥着,像是要将这些沉淀在睾丸中的精子全数压榨出来一样辛勤地吞吐着,直到那根阴茎终於暂时恢复疲软为止。

  丰满的乳房此时自下方看上去就像饱满的果实般沉甸甸地挂在少女身上,没吞下的口水与精液就这样挂在那白嫩的乳峰之上,微微晃动的乳房就这样随着阳光折射出一层薄薄的光晕,看上去无比的绚丽。

  少女就这样站着让依旧躺在床上的懒散男人,突然凑上前去在那脸庞上亲了一个,随即又站起身,指向一旁放在床头柜上的药丸与茶水说着。

  「为了今天的准备把药给吃了吧,记得多喝点水就是了。」调皮的笑容就这样毫无顾忌地绽放出来,面对着指挥官那错愕的表情显然对欧根十分受用:「我已经叫人把早餐送来,快点起床了。」

  在这里的海军编制之中,流传着一种绩效奖励的制度。

  只有面对战果优良的舰娘们才会开放的制度,那是将原本对她们拥有完全指挥权的指挥官身分放弃,让她们自身份的桎梏解放出来,短暂行使能够欺负指挥官权力的奖励。

  而很明显的是,对於某些舰娘来说,这项奖励的确拥有着极高的激励成分存在。

  距离基地与聚落不过两三百公尺远的小平台上,小小的别馆矗立在此,那是指挥官用来与少女们温存而设立的存在,这点倒是很像那种乡里之间的土豪劣绅。
  少女的要求就是在这里陪伴她度过一天。

  在那宽敞的客厅茶几之上,披萨、烤鸡、羊肉、烤肉还有各类高热量的食物,甚至就连甜点都无法放过一般堆满了桌子,活像是要过什么重要节日一般。
  满脸尴尬的男人就穿着一件短短的内裤走下楼,只看着少女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那裸体的身躯就这样慵懒地躺平了整张沙发,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一整桌的食物。

  啊。

  垂挂着乳酪丝的披萨就这样缓缓由上至下地被少女慢慢地咀嚼着,牵丝的食物配上那张不断蠕动的鲜红小嘴,配合那对诱惑人的慵懒眸子,像是浑身都透着性爱气息一样的少女就坐在自己眼前,像是随时等着指挥官一样。

  原本应该因为射精而疲软下去的阴茎此时还是一如往常地挺立着,男人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少女,不自觉地走过去对着那弹性十足的屁股拍了一拍。

  「呀,原来是指挥官啊。」

  「连衣服都不想穿么?」

  「你以为今天我会让你悠闲到有时间穿上衣服么?」

  「这就是一大早就喂我壮阳药的原因么?」

  「这可不是那种东西啊。」看着男人一脸尴尬的样子,又看了看那像是完全没办法消下去一般,不断肿大的阴茎,坐起身来的少女只是恶趣味地笑着:「从老闆娘那里买来的,超高速根性修复剂(男用)。」

  「那是什么奇怪的药物啊……不对,我要维持这种主炮发射的状态到什么时候啊?」

  「上面说了,一天的话基本上可以来个十来发吧,副作用当然是之后三、四天都会痿着就是了,不过是指挥官的话应该能好的快一点吧,顶多我好好照顾你一、两天吧。」手指轻轻抓着那略微肿胀的睾丸,像是在把玩什么一般,少女就像是找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笑了:「虽然是这么说,指挥官也不可能就这样忍着吧?」

  「你啊……平常那样不就能吃饱了?」

  「因为为了这次的大餐,我可是饿了好一阵子啊。」

  「真是……」

  指挥官看着手里还抓着罐鲜奶油的少女,看着那无比光滑的腋下就展现在自己面前,少女另一只手却抓起了鲜奶油,让那拉花用的妆饰甜点喷上了自己光滑腋下,一边却也还诱惑地说着。

  「要试试看么?」

  「腋下么……」

  「平时指挥官不是会偷看我的裸腋么?要不要试试看呢?」

  「你可还真会做些让人感到困扰的主意啊……」

  说规说,那饱满又富有弹性的腋下还刺被清理得一乾二净,丰满的腋肉被舌头舔弄着少女的身体也不断抖动,那双眸子看着指挥官舔着那平时就露出来的腋下,鲜奶油下那一层光滑的肌肤同样被舌头轻轻地刮过带起一阵因为骚动,那半闭上的眼睛微微跳动,嘴巴也发出甘甜的气息,似乎对於指挥官的行为感到异常的享受一般。

  左手挤着鲜奶油,纯白的轨迹一路自腋下滑过来到了饱满的胸上,被刺激着的触感也随着鲜奶油滑到了前胸上,在那深邃的乳峰之间淘气地挤了进去,那张带点戏谑气息的脸庞看着同样将脸埋入自己双峰之间专心舔弄着的指挥官,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揽着男人的后脑勺,那刺刺的短发在自己的双乳间带来一股搔痒感。
  手中的鲜奶油罐被男人拿了过来,在将那乳沟中的奶油被舔光后,轻轻地点缀在欧根那已经挺翘的挺立的乳头之上,随着指挥官的轻舔让少女的身体不住地抖动着,脸上的笑容也愈来愈满意。

  还是那样的轻柔但恰到好处的爱抚,伴随着鲜奶油一路向下,舔弄到那早就自嫩皮中突起的小阴蒂上时,更是让少女娇喘连连,甚至伸出手去抚摸着指挥官那有些刚硬的头发,就像在抚摸一头大狗一般。

  熟练又温柔,但是不可质疑地强势,这就是自己永远无法摆脱这男人的原因啊。

  伴随着阴蒂的舔弄,再一次的戳弄着,小小的高潮带着微鹹的淫液一同喷发出来,被还埋首於胯下的指挥官轻轻地吸住了,一点吮吸液体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空间中传来,让人听着更添淫秽之感。

  让少女先行高潮后,指挥官才看着那张潮红的脸庞,看着那刚刚被舔弄过的腋下,那还沾有少许白色的少女腋让男人感觉到下身无比的涨痛。

  看到指挥官那目光所在,欧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些,那身子从沙发上下来蹲在那柔软的小羊皮地毯上,乾净无暇的腋穴对着男人邀请着。

  「当作先让我高潮的报答也行,要试试看腋交么?」

  「难不成你来真的?」

  「当然了,不想用指挥官喜欢的我的腋下来,一,发,么?」

  咕噜。只是一口口水吞嚥的沉默时间,指挥官就立刻放弃了思考,双手握紧那细瘦的肩膀,鲜红挺立的龟头对准了那黑色一线的腋穴,用力地捅了进去。
  在这一瞬间,只感觉到微微被臂骨摩擦,但随即就是被少女特有的柔软脂肪与肌肤包裹住,那温暖又滑嫩的通道同样是紧实无比,而光是看着那阴茎自腋下中不断抽送着就令人无比兴奋。

  龟头被那包覆着鲜奶油的手指给抓着缓缓套弄起来,被夹在腋下处的阴茎透过这层润滑物的刺激抽动的更加激烈起来,完全没有乾涩的问题。

  粗大的鲜红龟头就这样在滑腻柔软的肌肤中不断地抖动着,少女用力夹紧的手臂带来大量的压力使指挥官感觉就像是在抽插真正的小穴一般,那原本直挺挺的腰也弯了下去,对着蹲坐在地上的少女钱身同样发动攻击。

  一手玩弄着那沉甸甸的乳房,另一手却更加地伸下去玩弄着早就湿漉漉的小穴,弯腰的男人也没忘记继续侵犯着那夹紧的腋下,不断用力地抽送着,摩擦那饱满的腋肉,让自己或的最多的快感。

  「稍,稍微有点痒啊……」

  「这可是你自找的啊。」

  每一次的进出,龟头都会抵到那丰满的乳房侧缘,将那滑腻的乳肉戳的凹陷进去不说,那抹上润滑剂的阴茎每每戳上去一次都让少女的身体跳动着,发出了娇喘声,这让指挥官也同样兴奋地继续挑逗着这身体,两手轻轻抚摸搓揉着那挺立的乳头与阴蒂,感受着那紧实的手臂与腋下牢牢咬住了阴茎,像是真正能让少女感受到快感一般不断地收紧着,发誓要彻底地榨出男人的精液一样。

  龟头与腋肉不断摩擦着,鲜奶油与汗与忍耐汁的气味混杂着,这让品尝这气味的少女满足地喘息着,身体不断摇晃着,像是要配合着指挥官抽送一样,让男人更快地陷入快感之中。

  这股抽送的动作愈来愈强烈,本来就被药物催引出强烈欲望的男人此时更是像野兽一样不断摧残着这腋穴,强烈的快感很快就积累着,就连想停也停不住!
  「欧根,要来了!」

  「等,等一下啊!」

  凶猛的精液就这样喷发而出,完全不像是今天第二发一样的气势洒在欧根的前身上头,那小小的手掌跟本档不住这凶狠的气势,不断有多余的精液喷发到那身体之上,不光是腋穴内部,连那手掌与胸乳之间都被白色的精液给填满了。
  「呜……」

  感受到腋下一阵温热的少女深深品尝着那股带点腥味的气息,颤抖着,兴奋着,彷彿这种大胆的游戏对她来说也很受待见一般,不断地发甘甜的呻吟声,下体初也传来一阵失控的快感,喷的指挥官满手都是色气的淫液。

  射精完的阴茎还是那样强而有力地挑动着,火热的棒状物直到肆虐完毕才肯乖乖离开那被射满精液的腋穴,男人看着自己那身起手看向自己被射的全是精液的腋下的少女,那凑上前去嗅嗅的动作更让他欲火难消。

  腋下的鲜奶油与精液被那纤细的手指慢慢刮着,纯白的混合物凝结在少女的指尖好大一坨,看着那白色之物,欧跟只是回眸一笑,鲜奶油与精液一同混合着,全数被那灵活的小舌头舔进肚子里头。

  看到这场景的男人也只能摸着鼻子苦笑,看样子少女是要全力来进行一场激烈的性爱了,自己估计还要继续舍命陪君子下去。

  果不其然,自那短暂的迷惘中醒过来的少女伸出手让指挥官拉她站了起来,一个激烈的吻随即就撞上了指挥官的嘴角,两人相互接列的拥吻着,手指也不断地探索彼此的下体,挑逗着。

  少女已经性奋,只有强烈的交合欲望而已。

  吻一结束,指挥官紧紧抱住了少女,指挥官原以为双方会用双手不断地爱抚,欧根却在吻结束时同时放手,然而那微微突起的耻丘却贴上了阴茎,结实富有弹性的小腹与乳头都摩擦着男人的身体,像是在渴望着更强烈的满足一样,让指挥官意味这其中肢体语言。

  「这么快要进正戏么?」

  「果然是完全能配合女人的大坏蛋呢,一点就通。」

  那样发情且充满色欲的恳求,要是还吞吞吐吐地反而失礼了。

  不再多说什么,指挥官只是用力地抱住身前的少女,在那双纤细的小手引导下让龟头对准了早就黏糊糊的小穴,随即用力一挺腰,阴茎撞入了那柔软狭窄的腔壁之中,那比男人矮上一个头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一股浅浅的湿润感瀰漫在阴道之中,居然是微微高潮了。

  知道这状况的指挥官也没有闲下来,只是用力地抓住了欧根那满的屁股,伴随着少女用力地一蹬,整个人就像是无尾熊一样牢牢地抓紧了指挥官强健的身板骨,阴茎也随着这股力道逐渐深入了阴道里的每一寸柔软处,撞击着那无比柔软的腔肉。

  像是对这体位与这力量异常喜爱一般,少女脸上的贪婪渴求也更多了些,有些不安分地自己摇晃着那有肉的小屁股,试图让那吃进身体里的阴茎更上一层楼地抚慰阴道的深处。

  「哈,哈啊啊,有一套啊,指挥官。」

  「可别忘记你在这体位上输了多少次了,欧根大小姐。」

  「那,那就期待你了,指挥官。」

  那狭窄的阴道就这样被男人的阴茎用力地攻击着,腔肉的突起不断包覆着那根跳动的阴茎,不断被研磨着之余,更是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畅。

  只是这样的出力似乎让少女有些不满意一样,那看上去游刃有余的表情再次出现在指挥官面前,有些不客气地质问着。

  「喔?好像有些乏力啊,指挥官。」

  「饶了我吧,欧根,我可还没吃早餐啊。」

  「啊,的确是这样呢。」听着这里由倒是让欧根露出了笑,这瞬间指挥官指觉得肩膀上的压力少了一边,却是少女伸手在餐桌上随意抓了点什么,一个肉桂卷就这样轻巧巧地咬在她嘴中,略带挑衅地问着指挥官:「要吃吗?指挥官。」
  这丫头,还是一样会玩。

  下身一边摆动着,少女却一边拿着指挥官拿来的肉桂卷咬在嘴中,强行喂着一边出力的男人,食物就在两人嘴中不断被吃了下去。

  当那食物好不容易吞进嘴里,只看着那带点戏谑表情的笑容还是挂在欧根的脸上,像是在挑衅一般问着。

  「指挥官,还想这样玩么?」

  「男人的胃不可能这样就满足吧,继续?」

  「还要么,小馋虫。」

  肚子饿了就直接拿起桌上的食物就吃就喝,浑身像是沉溺在这股食欲与性欲之中,完全不想去理睬其她一切,就这样糜烂地交尾着,沉溺於这放荡的行为中,像野人一样毫无廉耻地野蛮交欢着。

  这之后都是由像是无尾熊一般夹住男人身体的少女伸出手拿着食物,也不管这随手乱抓会拿到什么,一边亲吻着一边彼此啃咬那些美食外,食物的气息也染在彼此裸体的身体上,被各种酱汁滴在那饱满白皙的双乳之上,反而更增添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感,让指挥官满足地闻着那股调味料与少女体香的混合气息,更加忘情地摆动下身。

  跟鲜奶油的香甜不同,现在少女身上全是浓郁放荡的味道,是真正性爱的味道。

  那将女性整个抱起的腰间并不是蛮干着,反而是极为技巧地将少女的重心均衡地分散在身上,拖着屁股的双手灵巧地晃着,让那发情的身体每一次的抽送都会被顶到阴道的最深处,带出了一阵阵强烈的痉挛,几乎要将少女弄得意识中断似的。

  食物游戏在一次欧根弄掉麵包后就不再进行了,那逐渐加强的力量每一次都贯穿了少女的身体,阴道内部也不断地加强收缩着,原本还气定神闲的欧根此时也不由得露出少许疲态。

  「指,指挥官,这,这个真的不好了,感觉太刺激了一些。」

  「全部都是你自作自受啊……」

  被整个人靠在指挥官身上的,阴道不断地被那阴茎强力地贯入着,每一下都深深地直达花心之中,撞击着那狭小的子宫口,男人像是要将那紧闭的洞口给撞开一般用尽了力气,使尽力气地专注在每一次的撞击上,让那张脸庞不断地喘息着,身体也不住地颤抖着,渴求的表情就像头小野兽一般疯狂,也让两人更难把持彼此。

  「欧,欧根!」

  「指,指挥官,快一点来吧,将你的一切都射进来吧!」

  感受着快感将至,指挥官索性也闭上眼睛肆无忌惮地呻吟着,每一下都用力地注入其中,将少女送上更深层的快感中,伴随着一次强力的撞击,两人的身体同时颤抖,双双达到了彻底的高潮。

  跳动的龟头在达到最深处时毫无顾忌的射精,强力的精液喷发而出这让少女反射性地向后一仰,抓紧指挥官肩膀的手指几乎都要脱力一样,只看着男人赶紧用手扶住她的背脊将她拉了回来,同时缓缓地坐上了沙发椅,让少女跨坐在自己退上继续被射精着。

  没有过多的言语,用手揽住欧根的后脑勺拥吻着,丝毫不管这身体是如何痉挛颤抖,也不管那凶猛的射精,只是这样忘情地交织着。

  连拔都不想拔出来,只是不断地用勃起的阴茎顶着那痉挛的阴道,坐在男人身上的欧根那安产型的桃尻也不安分地晃动着,像是要将所有的精液都贮存在自己身体里头一般。

  坐在沙发上拥吻着的两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松开嘴唇,只是抬头看向时钟时,才发现那早晨时光竟然被消磨殆尽,如今的他们早已来到午间时刻。
  又拿起一片披萨喂着指挥官,欧根的态度像是有些不乐意於要这样放弃这场欢愉一般,然而身上沾黏的酱汁也开始乾涸起来,只能不甘心地抱着男人的颈子呢喃着。

  「就这样把我抱着带去澡堂吧。」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慵懒又色气,彷彿浑身都在诱惑着男人一样:「稍微该去洗个澡吧……当然,就连那段时间也不能放松喔。」

  别馆的浴室至少能够容纳下四五个人,而在那蒸气瀰漫的浴室之中,淫秽的举动却从不停止。

  莲蓬头的热水洒下洗去身上的各种食物调料,半跪在男人面前的少女轻轻托起了那对丰满的乳房,少量的沐浴乳抹在乳沟之中,手指责熟练地套弄着那根坚硬的阴茎,那双眼睛看着指挥官一脸无奈的表情。

  「连在这里也不放过我么?」

  「我要求的奖励是只要让我高潮或是让我高兴就好,这样的要求难不成指挥官做不到么?」

  「不,只是……」

  「那样就好,其余的我不想问了,没错,不要问了……」

  喃喃自语着,勃起的阴茎被那双小手温柔地搓揉着,少女温柔祥和地盯着此时已经勃起难耐的肿大龟头,温顺地伸出了舌头,晶亮的唾液自鲜红的舌尖慢慢流出变成一条晶亮的小河,慢慢地包覆住正不断跳动的龟头,直到整个龟头变的晶莹透亮为止。

  也许是先高潮过的原因,欧根的动作带着一股满足的慵懒感,柔软的双手放开了阴茎,托起了自己那丰满的胸部向前一夹,瞬间就将整根阴茎包覆在那深深的乳沟中,只剩下一截龟头留在外头。

  「嘿咻!」

  「唔────!」

  当阴茎被包覆住的那一刻指挥官忍不住地呻吟了一声,不只是因为那股沉重的乳压压上阴茎带来的快感,更是因为眼前的欧根的模样实在是太过於色情的样子,看着那露出来的半截阴茎几乎就要直接抵着少女的下巴,视觉上的冲击令男人感到更加地刺激。

  只看着少女用双手推压着自己的胸部两侧,犹如麻糬一般又软又弹性的乳房就这样一上一下地不断交互摩擦着阴茎,沉甸甸地压力自两旁不断冲击过来,让指挥官忍不住地咬紧了牙关避免自己的声音发了出来。

  看着那咬牙苦撑的样子,少女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继续欺负着指挥官,低下头看着那小半节露在外头的阴茎,突然伸出舌头去抚弄那龟头。

  「────────────!」

  被这样偷袭的指挥官浑身一抖,差点就在这一下轻柔的舔弄中缴械出去,然而紧接着那裸露在外的部分就被那张鲜红的小嘴包覆住,彻彻底底地玩弄着,鲜红的小舌头就那样不断挑逗着马眼处的神经,让男人不断地体会到生不如死的快感。

  雪白的乳球就这样上下搓弄着那根挺立的阴茎,配合着少女的舌技让男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感觉到无比的舒畅,光是看着那雪白的乳峰中包覆着自己的下体这点,就足够令人醉心。

  被这样不断地搓弄着几乎要把持不住,男人也支撑不住这股强烈的欲望,忍不住喊着身下的少女。

  「欧,欧根!」

  「来吧,让我将一切都接下来也可以喔。」

  听着那甜腻的声音,强烈的射精欲望在那绵密的乳沟中爆发开来,被随着那股射精的力量全数都被少女低下去的小嘴接个正着,只听到那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断传来,不断啜饮精液的小嘴开心地将那一切全数吃入腹中,还有一部分露出来的沾黏在胸部上头闪着晶莹的光泽。

  那贪婪的吮吸过了一小段时间才停止,少女满足地看着眼前那喘着大气的男人,满意地笑出声来。

  没有用手夹住的胸部微微外扩,在那之间的精液被拉开形成一到桥梁般的状态,看着眼前那长长的精液吊桥,少女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似乎对这一切非常乐意一样。

  「早上就来了四发……果然是不错的药呢。」

  「我这是被当成实验品吗?」

  「话别这么说,今天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日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一整天你陪着我度过呢。」淋浴间里,柔软的胸部不断磨蹭着男人的胸口,欧根一边轻轻舔着男人的乳头一边继续着她的诱惑:「能满足这样需求的,我可只能想到指挥官喔。」

  「我猜是又想来真的对吧?」

  「前面那边是暂时装不下了没错……不过不是还有地方能么?」

  「你啊……今天也玩太凶了吧?」

  「别,在,意,这种小事都不能抛开的话可不是我的指挥官喔。」

  依旧是那淋浴间之中,在少女的牵引下指挥官对准了那鲜少使用过的菊蕾,今天已经无数次品尝过少女身体的阴茎仍然是那样坚硬无比,随时都准备出击的感觉。

  看着那比平时都还要卖力的少女,指挥官像是猜到什么一般叹了口气不说话,那身体却依旧配合着少女的动作,腰部微微一蓄力,阴茎伴随着强烈的撞击一口气突入!

  「呜──────────────!」

  在被插入的瞬间身体冷冽地颤抖着,被强力的巨大异物贯入直肠之中,一股难以呼吸的痛苦瞬间洋溢在胸口,欧根的脸庞突然痛苦地扭曲了一下,

  在那浴室灯光下,少女的身体随着这一下突刺如触电一般重重地颤抖了一下,像是积郁在心头的性欲瞬间获得解放一样,身体无力地向前直到因为被拉住的双手的关系才停下,呢喃着。

  「呀啊啊……进来了,指挥官的进来了……」

  像是竭力在克制着自己的动作般,欧根的嘴角死死地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因为插入而几乎要高潮的事实透漏给指挥官知道,只感觉着身体下的菊蕾正不由自主地包裹住指挥官健硕的阴茎,用力地吸住了男人的每一寸身体,只想要等待那紧接下来的疯狂。

  然而就连等待的时间都没有,指挥官下一下撞击立刻就把所有心里防备都给击溃了,那股不适应的感觉与因为身体敏感而带来的快感交杂在一起,在每一下的抽送间都同时涌现出来,只是每一下都让那不适应感消退一点,增添了更多的快感。

  真,真是没想这边居然会这么刺激。被捅得说不出话的少女只能这样想着,菊蕾之中那根阴茎依旧卖力地撞击着她的身体,击碎每一寸的思考能力,像是要将她埋葬在这无边无际的快感之中。

  意是开始天旋地转起来,被抓住的双手是他唯一还能站立的原因,男人的每一下强烈撞击都在改造着她的身体,将每一寸的肌肤都烙印上身为雄性的痕迹,那刚猛的力量在在都向是说明了指挥官此时正用何等的力量侵犯着这身躯。
  没错,更加地用力吧,将所有一切通通都带进这毋须烦恼的空间里,只需要品尝欢愉即可。

  就在少女还苦苦适应这股感受的时候,指挥官的声音却又从耳边传了过来,那像是在蛊惑着一般,伴随着一声声身体的拍打感传递过来。

  「如何呢?这种你所期待的性爱?」

  「等,等一下指挥官,这个,这个真的会出事的,菊花里头的热度,这些快感……」

  「不要,不是说了让你快乐就好,现在的表情看上去的确很快乐啊。」
  「狡猾的傢……呀啊,还,还不要,不要那么里面啊……」

  男人根本就没有理会少女的求饶,只是死命地深入那幽暗狭窄的菊径之中,龟头就像攻城锤一般猛烈地撞击着少女的身体,像是要将她一切的防禦全数击溃一般蛮横又充满侵略性,猛力地挖掘着这性感的身驱。

  嘴唇再一次地缠绕上去,像是知晓男人就要来到顶点而开始加大马力撞击一样,欧根只是无声地呜咽着,被快感给沖散神智的双眼中找不到真实的焦距,雌性的一切都变成被雄性疯狂索取的弱势状态,伴随着每一次强而有力的撞击都逐渐地用快感洗涤着那身体。

  那双眼睛已经彻底地丧失神采,脸上像是堕入无间快乐中一般的崭露出笑容,小舌头无力地在空气中胡乱甩动着,但是下身却愈收愈紧,彷彿在准备接受那强力播种一样,只听着少女胡乱地喊着。

  「糟,糟糕,要去了,要被指挥官用菊花搞到高潮了───────!」
  精液灌入了收缩剧烈的直肠之中,强烈的洗刷着这不断高潮的身躯,因为这股而痉挛抖动着,那像是触电反射一般强力的动作令人感觉到了少女此时身处於何等的快感之中,完全无暇顾及身外之事。

  强烈的射精持续了好一阵子,直到暂时止精后才终於短暂能冷静下来,指挥官看着眼前没有被自己抱住就会彻底瘫软下来的少女,阴茎还是插在那收紧的菊门之中,只能无奈地拔出来后将她温柔地抱着,缓缓走进一旁的大浴池之中。
  雾气缭绕的浴室之中,已经彻底失神的少女无力地伸出舌头喘息着,无论是阴道还是后庭处都汩汩地流出大量的精液漂浮在水池里,那瘫软的身躯被男人用力地抱住,用那夹紧的双腿摩擦着还是无法停止的阴茎……

  昼间像是要结束了,两人短暂地休憩着,像是在积蓄夜间继续的动力。
  夕阳逐渐落下,日间的一切像是要结束般。

  到最后的确如欧根所说的一般,自己连穿上裤子的时间没有,累了就休息,饿了就吃饭,兴致一来就互相索取着,将整个别馆都给搞得乱七八糟,充满了性器接合的味道。

  做了十一次,洗了三次澡,现在的男人已经做好了明天起床后一整个星期进入佛系指挥状态的准备了。

  「你在这里么,指挥官?」

  慵懒的声音自背后走过来,那身上还冒着水气的娇艳躯体此时正包裹在一套浴袍子中,那绯红的脸颊与白雪般的肌肤彼此衬托着,柔软无力的身子微微有些摇晃着,到有些像是喝醉一般。

  从热水澡中走出来的少女慵懒地倒在阳台的躺椅上,男人也放弃继续盯着晚霞的样子,看着那半掩盖在浴袍之下的身子,在夕阳余晖中闪着柔和的光晕,显得无比柔软。

  「刚好有点事情要拜託你了,可以吗?」

  「什么?」

  看着那一整天下来与自己不断交合的少女,指挥官也像是没了脾气一样,看着眼前的少女将那浴袍的带子解开,抱过无数次的身躯此时就在自己眼前展现出来。

  银白的毛发就这样长在那羞耻的阴阜之上,随着夜风微微飘动着,被男人看见私处的少女还是忍不处一阵兴奋的抖动,似乎光是被这样看着就能引起欲望一样。

  「刚刚做的时候,有点介意这毛的成长呢。」

  「你……」

  「呐,指挥官。」慵懒的声音还是那又又柔又甜地,将双腿张开的少女那般瞇起来的眼睛上饱含着情欲,手指却不住地抚摸着那阴阜外侧的短毛说着:「为了晚上的狂欢,稍微帮忙把这些麻烦的东西弄乾净吧………」

  「是是,我娇贵的欧根小姐。」

  在那柔和的夕阳之下,少量的耻毛就这样被暴露在男人面前,单吸跪下的男人轻揉地抚弄着这一层的

  剃毛刀微微地扫过那如豆腐般白皙滑嫩的下身,伴随着轻柔的手法让浑身柔软的少女忍不住发出甘甜的低吟,被男人这样触碰着私密的下体,光想着都让人身体兴奋起来。

  在那俐落的刀法下,几许微硬的毛发全数被剃下,指挥官放下剃刀的瞬间看着这白净无瑕的阴阜,忍不住调皮地用嘴亲了上去,一瞬间又让少女颤抖了一下。
  「呜啊……真是坏心眼啊。」

  「今天我可是陪你玩了个遍啊,稍微让我欺负一下不会如何吧?」

  「不要,今天可是我要继续让你满足我的……话说回来还有一个地方我们还没玩吧?」

  「打这主意么……」

  品尝着那刚清洗过的白嫩脚掌,指挥官的动作还是那样无微不至,将每一点点的肌肤都舔过,感受着那柔软的足掌之余,脸颊稍稍蹭了两下,随即站起身子看着离少女躺椅半步之遥的栏杆上,同样裸体的男人展示着他的阴茎,像是在等待少女自己去取悦他一般。

  像是对男人的态度感到一股无可奈何的有趣一般,少女自己伸出了那常常的美腿,脚拇指却用力地分开,夹住了男人的下体,另一只脚则缓缓地抚弄着那蛋袋,熟练且有默契地取悦着男人。

  脚掌温柔地搓弄着那身雄赳赳气昂昂的阴茎,不时地也按摩着那对睾丸,像是在不断挑逗着男人一样,对於这个举动自然让原本就很快活的男人更加地满足起来。

  脚趾飞快的上下套弄着,虽然动作不如手指一般灵活却夹的更紧一些,柔软但强硬地包覆住男人的阴茎,熟练地榨取着每一发浓浊的精液。

  「一如往常地熟练啊……」

  「这种技术可是很耗体力的……呐,能请你快一点么?」

  「这样有点伤人啊……」

  指挥官话是这样说,但这种动作还是很快地令男人的快感增温,那靠在阳台上的身体满足地看着眼前少女伸出脚替自己足交的画面,或许在这两人之间,性爱早就已经是那样甜蜜但又稀松平常的娱乐了。

  完全不打算要忍耐,在那脚趾飞快的套弄之间,男人很快地伴随一身呻吟声来到了高潮,那怕已经是今天的第十二发依旧是凶猛无比,龟头在那脚趾的带领下昂扬着,对着少女的身体射精!

  「呀!」

  喷射而出的精液染满了少女的身体,才刚刚洗的香喷喷的身体此时又染上那股雄性的气息,然而少女却像是甘之如饴一般闭上眼睛沐浴在其中,身体上像是随时要发情般露出了娇艳的红色。

  等她再次张开眼睛时,男人已经欺近她的身体旁边,那高大的影子就这样撑着躺椅的扶手,将她整个人罩住一般。

  「呼呜……欺负人的坏蛋。」

  「你倒是敢指责我……想出这种机会的不是你么?」

  「呵呵呵,稍微替女人担负点责任啊。」

  看着那摀嘴偷笑的脸庞,指挥官也忍不住地莞尔。

  裸体的少女还是保持着慵懒的座姿让指挥官观赏着,微微凸起的阴阜与耻丘像是在展现少女身体的美妙一般裸露在指挥官面前,而在这更深处却全都是被那子宫收纳进去的精液,光是想到这点就令人兴奋。

  阴茎依旧昂扬着,但是指挥官却感觉光是这样平静欣赏着,看着那柔软却毫无赘肉包覆的完美身躯,光那样坐着令人赏玩就能令自己持续着性欲冲动。
  吸着少女身上淡淡的香气,佈满伤痕的强健身体撑在躺椅的两侧,亲吻着欧根的嘴唇,少女也甘之如饴地接受了这举动,手指仍然抚摸着那在药物与自己身体诱惑下勃起的阴茎。

  爱抚交缠着,放开的嘴唇厚的凝视中,指挥官像是看到一张有些无奈的脸庞,正对着自己涩声说着。

  「真是麻烦你陪我这样胡闹了……」

  「毕竟对你而言今天也是蛮伤心的日子不是么?」

  听到这句话的少女身体微微颤抖,随即又将身子缩了起来,因为被指挥官给抱住而看不见脸庞看不见表情,只听到那略显苦涩的声音自身体下传来。

  「你知道这个日子啊……」

  「12月22日,这是你沉没的日子啊……」

  「笨蛋,这不是记得一清二楚么。」躺在男人胸口上的少女像是被戳破自己一整天的行为一样,看着那不断挑逗自己身体的男人,一边呻吟着说:「知道的话就不要让我想起那种痛苦啊,继续地抚摸我,侵犯我啊……已经被你彻底佔据的身体没办法被你之外的东西满足了,可要负起责任啊。」

  「我可不敢把这样色情的孩子交给别人啊……」

  男人那双手继续玩弄着滑腻饱满的乳房,温热的身体被动地交给了男人去掌控,被这样爱抚着的欧根只是看着男人那跟昂扬挺立的下身与自己湿漉漉的阴阜,双手拨开了那刚刚被刮乾净的白皙小穴,鲜红多汁的腔肉伴随着手指的拉力缓缓地展现在男人面前,看上去温热可口的样子。

  还不满足,即使已经牢牢抓住了男人的身体也想要继续索求,那股贪婪的来源不只是肉欲而已,还有这人才能给予的安心感。

  灯光之下,那今天品尝过不知多少次的身体就在指挥官面前展现出来,饱含水分的滑嫩肌肤此时已经完全涨红,那模样似乎正热烈地欢迎着男人继续一样。
  「那么,继续用性爱来占据我的思考吧,亲爱的指挥官……」

  没有过多的言语,男人只是亲上了那张小嘴,整个人用力地抱住了身下的少女,阴茎毫无阻挠地再一次突入早已准备好的阴道中,那狭窄的空间再一次被充实起来,挠着那敏感但是贪婪的身体。

  都已经不知道品尝过多少次的身体还是尽责地收紧了阴道,欧根那敏感的身体继续随着这阵抽插继续颤抖痉挛着,不断高潮过的身体此时就像要彻底地坏掉般不断流出了大量的水分之余,也不断迎合着男人的每一次动作去收紧自己的身体,迎来了一次次温柔的快感。

  不是什么言语或鲜花大餐,只是这样一个人用力抱紧着自己,不断让那令人伤心的记忆远离自己,这样就很足够了。

  感受着那温热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少女也乖乖就范一般投入进这场没有终点的性爱之中,慢慢渴求着彼此的身体之余,也开始慰藉着心灵。

  毫无顾忌地在阳台上做着,忘我的两人时间还很长,直到这房子里每一寸都沾染上这淫荡但令人安心的气味之前,还远远不会结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