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流欧阳克】(21)【作者:北斗星司】
【风流欧阳克】(21)【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90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1章、惜弱念慈,母女受辱

  当天晚上,王府内倒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是这些事情在发生的时候,都处在一种很神秘的状态下,以至于完颜洪烈和杨康此时守着包惜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先是三头蛟侯通海,沙通天,还有彭连虎,然后是参仙老怪梁子翁,最后是大手印灵智上人,本来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休息打坐,可是忽然被人袭击,而且袭击之人武功之高,实已经到了他们难以想象的地步了,结果连一招都未曾接住,便被他所制。

  而这人,自然就是欧阳克了,此时这五个家伙对欧阳克接下来的事情有一些影响,所以欧阳克决定要杀死他们,于是直接一个个制服,在施展出自己的得意神功,北冥神功,将这几人功力吸了个一干二净,接着在把他们,还有他们的手下弟子一起杀死,比如黄河四鬼。

  而当然的,欧阳克出手毫无声息,整个王府均是无一人知晓。

  而接着,欧阳克在行出手,解决王府的一干亲兵,这王府总共有数百亲兵,若要欧阳克一个个地杀死,也实在太也费力,所以欧阳克直接去将王府的亲兵队长叫来了。

  此时,欧阳克大展神威,将王妃救出的那些神妙武功早已经让此时的王府众人为之佩服,这亲兵队长自然是想要巴结欧阳克的,于是听到欧阳公子找他,立刻乐呵呵地前来。

  哪知道欧阳克见他一来,立刻给他用了迷心大法,把他控制了,接着欧阳克就让这家伙和自己的姬妾去吩咐厨房,给此时的亲兵送些酒水过去,而当然的,酒水里面是下了白驼山特制的迷药。

  亲兵队长派人给亲兵送酒,所有亲兵自然不以为意,毫不怀疑,结果喝了酒之后全部被迷倒,这迷药药性甚强,不睡上十二个时辰那是别想醒来的。

  而接下来的时候,欧阳克也就该行动了。

  此时,在完颜洪烈的寝宫内,此时的完颜洪烈正和杨康说话,而床上的包惜弱还在熟睡,而完颜洪烈这个时候自然是对杨康说以前的事情不要管,之后我们依然是一家人之类的话语了,而杨康对于这个喜当爹的便宜老爹,也是大有情义,所以此时自然是什么都听自己老爹的了,继续做汉奸!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一阵喧闹,似乎有人进入到了院子当中,此时的完颜洪烈和杨康都是一惊,因为此时完颜洪烈生怕自己和杨康的某些对话给人听到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个时候已经让这屋子里面的丫鬟仆役都已经出去了,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敢进来?

  而很快,他们已经得到了答案了,因为这个时候,房门已经一把被打开了,接着一个白衣男子,连同四名白衣女子一起走了进来,其中两名白衣女子,还一起扛着一个长长的锦被,里面似乎裹着一个什么东西。

  而这白衣男子,自然就是欧阳克了。

  「欧阳公子,你这是……」完颜洪烈和杨康此时看到眼前的一幕,均是一愣,不知道此时的欧阳克想要干什么?

  欧阳克看着此时的完颜洪烈和杨康,冷笑了一声,说道:「干什么?当然是干完颜洪烈你的王妃,完颜康你这小杂种的母亲了!」说到这里,欧阳克身形一闪,瞬间便出手点了此时的完颜洪烈和杨康的穴道,以他此时武功修为,便五绝高手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完颜洪烈和杨康,如何是他对手?转眼已经给他点倒在地。

  「欧阳克,你要干什么?!」此时忽然被欧阳克给点倒,此时的完颜洪烈和杨康均是惊怒交加,尤其是杨康,他这个小王爷这一天经历的那么多的事情,本来就内心郁闷,哪知道在这里居然又被欧阳克所乘,心里当真是愤怒无比,所以他首先叫骂了出来。

  而此时的完颜洪烈很明显要比杨康有教养的多,他赶紧说道:「欧阳公子,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如果小王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

  「嘿嘿嘿,好了,就别在这里多说这些不着边际的废话了,今日本公子让你们两个狗杂种大开眼界!」欧阳克此时可没心情对完颜洪烈和杨康这两个狗杂种多说什么废话,而是嘿嘿一笑,对着此时跟进来的四名姬妾挥了挥手,四名姬妾嫣然一笑,其中二名将房门关上,接着剩下二女将那锦被放在地上,此时杨康和完颜洪烈均是看到,那锦被当中露出万缕青丝,看起来是个女子,只是脸被锦被遮住,看不清相貌而已。

  而此时,那四名姬妾竟然在这人前毫无顾忌地宽衣解带,这一下可让被点倒的完颜洪烈和杨康吃惊不已,而接着,却见此时的欧阳克将床上的包惜弱抱了起来,搂在怀中,大手一把按在了她鼓鼓的熟女胸部上,轻轻抚摸起来。

  「啊!欧阳克,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娘,你大胆!」

  「大胆,你竟然敢亵渎王妃,住手!」

  此时的杨康和完颜洪烈,看到欧阳克居然如此胆大妄为,居然敢王妃下手,均是惊怒交加。

  欧阳克哈哈大笑,说道:「妈的,你们看起来很愤怒啊,妈的,小爷我就是轻薄你的王妃了,你能如何?」说完欧阳克便将包惜弱放在床上,接着就开始给她宽衣解带。

  「来人,快来人啊!快来人!有刺客,救王妃啊!」完颜洪烈此时气急败坏,立刻大吼大叫。

  「哈哈哈……完颜洪烈,别叫了,我们家公子师父,早将你的王府变成了空城……」此时哪几名姬妾已经脱光了衣裳,她们都是西域女子,均是白肤高挑,奶大臀肥,此时四具玉体站在一起,真是艳光动人,一名姬妾此时嘻嘻一笑,对完颜洪烈这么说。

  「哈哈哈……让他叫吧,叫破喉咙,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救他!」欧阳克在来之前,不光解决了王府所有的高手,亲兵,还顺便把这院子附近的那些丫鬟仆役,男的杀了,女的年轻貌美的点倒了交给自己的姬妾代为看管,而丑的老的直接杀了,因此此时的王府已成孤岛,完颜洪烈和杨康便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前来。
  而此时的欧阳克看着眼前的包惜弱,但见她虽然年近四十,可是因为常年在王府养尊处优,保养的便如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一般,而她貌美如花,艳若桃李,实在是世间少见的绝色美人儿,欧阳克所见美女,除小龙女,黄蓉,郭芙三女外,平生在没见过第四人有这般美貌,便郭襄,穆念慈这等绝色佳人,似乎也差了包惜弱一筹,不禁叹息道:「唉,如此美人儿,居然便宜了杨铁心和这狗贼完颜洪烈这许多年,也真是让人觉得无比遗憾了……」

  一边说着,欧阳克一边解开了包惜弱的宫装外衣,在将内里的中衣,中衣等物体一件件脱掉,而杨康和完颜洪烈苦叫半天,却没一人进来救他们,便知此时不妙,而见欧阳克慢条斯理地给包惜弱宽衣,此时的二人都是愤怒无比,不住叫骂,可是欧阳克压根儿就不理会,反而他们越骂,欧阳克越开心。

  转眼,将包惜弱的肚兜亵裤一起扯掉,眼前等时露出了一具雪白诱人的熟女胴体。

  「真美啊……嘿嘿嘿……这三十多岁的熟女,的确颇有风味儿……」此时的欧阳克扒光了包惜弱之后,但见这女子皮肤白皙,宛如一具白玉瓷雕,因生育过孩子,因此一对乳房丰满圆润,硕大傲挺,虽已年近四十,可是那两点迷人的小樱桃依然是粉嫩可人,她身材因在王府长期得高贵供养,因此略显肥胖,但是丝毫不影响其美观,反而多了几分丰满之情,下摆的阴户,稀疏的黑毛,簇拥着粉红的阴部,看起来这女子虽然三十多岁,可是一生行房次数不多,还是个粉木耳啊!

  此时的欧阳克脱光了包惜弱,先是伸手,在她胸部和下身的嫩屄上抚摸了两下,接着就站起身来自行宽衣,转眼脱了个精光,下身一根粗大的阳物早已经硬了起来,看的那四名姬妾是眼中放光,似乎恨不得立刻上前,和公子师父那根大肉棒好好亲热一下。

  欧阳克此时脱光了衣服,淫笑着一把将包惜弱抱下床,伸手便在包惜弱的身上点拍了几下,登时,此时的包惜弱,穴道被解开了之后,慢慢地醒转了过来。
  「啊!」刚一醒来,包惜弱便已经发现了不对,只见自己浑身赤裸,被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抱在怀中,而那男子此时双手正搓揉着自己那私密的乳房……

  「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此时的包惜弱羞愤不已,而她也一下子看清楚了,此时搂抱着她轻薄她的男子,正是刚才杀死了自己丈夫的欧阳克。
  「哈哈哈……惜弱姐姐,你可就不要挣扎了,你看看,你现在,你的丈夫还有你的儿子,都被我制服了,你还是从了我吧!」欧阳克眼见包惜弱醒来之后反应激烈,这些事情也早已经在他预料中,当下淫笑一声,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包惜弱娇嫩的丰乳,纤细的蛮腰,诱人的大腿,以及那下身的私密之处尽情抚摸,口唇更是不住狂吻着包惜弱的娇嫩身体。

  「啊啊……不要……康儿……救娘……啊……啊啊……不要……啊……啊……」此时的包惜弱吓得魂不附体,她是个贞洁的女子,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此时知道不能受辱,在这男子轻薄之下自是要奋力挣扎,可是她本就是个体弱女子,此时穴道被封不少时间,虽然解开,可是周身还是软麻麻的,此时又能有多大力气?不过抵抗了几下,她就力气全无,只能任由欧阳克摆布,她只得在流泪哭喊中向儿子求救。

  「欧阳克,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此时的完颜洪烈和杨康均是气愤无比,可是看着眼前的包惜弱受辱,他们却是毫无办法,只好在那里继续骂街,只不过对于此时的欧阳克来说,根本就可以无视。

  而此时的欧阳克,又对着那四名姬妾说道:「把那小妞也放出来,让她们母女团聚!」

  那四名姬妾答应了一声,接着将那锦被打开,里面乃是一个赤裸的妙龄女子,正是穆念慈,此时她脸上一阵惊恐,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是被点了穴道。

  那四名女子将穆念慈抱到了此时的欧阳克的身边,正轻薄着包惜弱的欧阳克随手在穆念慈身上点了几下,穆念慈登时就能动。

  「你这淫贼,放开我义母!」此时的穆念慈一得自由,立刻激动哭喊着要过来推开欧阳克,她受欧阳克侮辱,本已经绝望无比,哪知道却还要在这里看自己义母受辱,更让穆念慈惊怒交加,此时虽然武功被封,却也要上前和欧阳克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那四名姬人早已经有所准备,此时两名姬妾立刻上前架住穆念慈,另一名姬人笑着摸了一下穆念慈的乳房,笑道:「汉人姑娘的奶子就是比我们小,呵呵,不过这皮肤真不错的,真嫩,这一掐还不一汪水儿?」其余三女均是哈哈大笑,她们都是金发碧眼的洋妞,论身材自然是胜过汉人女子,但是这皮肤可大大不如汉女嫩滑了。

  「你们放开我,你们这帮淫贼,放开我……」穆念慈听得这西域妖女如此折辱自己,心里更怒,拼命挣扎,可是却绝无半分作用。

  而此时的欧阳克已经掰开了包惜弱洁白的大腿,露出这年近四十的老骚货的骚屄,欧阳克那根坚硬无比的大鸡巴此时也已经是蓄势待发,便要狠狠地奸淫包惜弱。

  说实在,若是别的那些女子,比如江湖上的女侠,也许欧阳克还要多费些功夫,以调情之法让她入了情道,放弃抵抗,在动屌奸淫,哪知道包惜弱这女子和她的名字一样,真的太弱了,她身子骨太也没力气,在被自己压着之后不过挣扎几下,竟然连动都无法动弹,只是哭喊着希望别人来救她,而这年近四十的女人却是艳如桃李,美貌如花,外加上她是大金国王妃,欧阳克自然已经抵受不住那样的刺激,所以立刻就要奸淫占有!

  「啊……不要!你不可以,不可以!你不可以!」感觉到对方的阳物似乎要在此时插入自己的肉体,包惜弱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这个男人所奸污了,吓得激动大叫,可是她的叫喊声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阻止欧阳克的侵犯,欧阳克的阳物在下一秒,势如破竹,对着这迷人熟妇的阴户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当那巨物破体而入的时候,此时的包惜弱发出了一声凄惨地叫声,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来,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今天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先是知道铁哥没有死,而接着又是逃亡,然后铁哥被这个恶魔给杀了,而自己现在居然被这个恶魔所奸污,还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此时的包惜弱脑中一片空白,全然无法挣扎,而一旁的完颜洪烈和杨康眼见包惜弱被欧阳克所奸污,均是心下悲愤,可是此时,他们连喊叫都喊不出来了,而与此同时,杨康看到自己的母亲白嫩的胴体,在这个男人的身下被奸淫,竟然也会有些生理反应,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正和别的男人做爱,并且是那么的美丽,白嫩……

  此时的欧阳克奸淫了包惜弱,巨大的肉棍在包惜弱的肉穴里,随着他淫笑着大力蠕动身体而冲刺着,才奸淫了几下,欧阳克就感觉包惜弱妙不可言,这女子虽然生育过孩子,而且年近四十,可是因为和杨铁心以及完颜洪烈均是行房不多,因此虽然年近四十,可是小穴依然紧凑无比,而且十分深邃,外加她肌肤滑嫩,一对奶子更没有因为年纪的原因有所下垂,所以越操越爽啊!

  包惜弱此时被欧阳克奸淫,本来是痛不欲生,可是她此时根本无力挣扎,只能在凌辱中默默承受,可是谁知道才被奸淫了一会儿,那大肉棒不过冲击了包惜弱十几下,她竟然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快感,而且是那种自己以前从未品尝过,杨铁心和完颜洪烈均不能给她的快感,此时随着欧阳克的亲摸抚弄,奸淫冲刺,难以想象的快感,让此时的包惜弱几乎是立刻品尝到了欲仙欲死的快感。

  「啊啊……啊啊……哎呀……啊啊……啊……哎呦……啊……啊啊啊……」很快的,包惜弱便已经无法在欧阳克的奸淫下有所支撑,无法控制地被欧阳克奸淫的呻吟出来,而且她本身就语音温柔,细细动人,此时外加是在极度舒爽中呻吟出来,更是诱人心扉啊!

  要知道,欧阳克此时身具魔种之力,在床上足以让任何女人欲仙欲死,包惜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从未修炼过任何内功,身子也是娇弱不已,胆子也小,这样的女人其实内心非常脆弱,尤其是这些年来,心里面一直背负着对前夫杨铁心的愧疚,所以心里一直都有郁结,而此时在这无边快感之下,包惜弱被情欲所迷,内心的郁结竟然一瞬间有了一个极大的释放之口,因此情欲却又比常人厉害了十倍。

  此时的完颜洪烈,杨康,还有穆念慈,听到包惜弱居然在欧阳克的奸淫下露出如此淫态,居然叫喊地这般……这般的淫荡,当真是各有所惊,其中完颜洪烈和杨康均是不敢相信,包惜弱居然会在床上,如此地放荡,而穆念慈却是想起了和这个淫贼之前的淫乱,那般快乐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尚且把持不住,如今义母如此,也是……也是……唉……冤孽啊……

  而那四名姬妾此时听的包惜弱叫喊的如此放荡,均是内心鄙视,心想什么大金王妃,在床上也还不是一样的风骚淫荡?

  欧阳克此时已经察觉到了包惜弱动情,而且情欲当真比常人激动,于是他一边笑着搓揉包惜弱的乳房,一边冲刺一边问道:「王妃娘娘,惜弱姐姐,你说,我奸淫得你爽快不爽快?!」说到这里,欧阳克将体内魔种之力的威力越法加强。
  包惜弱此时早已经意乱情迷,被奸淫的欲仙欲死,而多年的郁闷被极乐的快感一经减压,便让她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活,而此时被欧阳克魔种之力越发加强,包惜弱的肉体已经被欧阳克彻底操纵,此时下意识地就激情回应欧阳克道:「啊……啊啊……爽快……快活死了……啊……我要死了……爽死了……」
  「哈哈哈……这样就对了,还有更爽的呢!」欧阳克一边说,一边双手拉着包惜弱的双手,自己身子往后退去,二人性器官并未分离,可是接下来却变成了一个包惜弱挺着肥美的大白屁股,骑跨在了此时的欧阳克身上的观音坐莲的姿势。
  「哎呀……怎么……怎么这种姿势……啊啊……不行了……啊啊……我要……我要……」包惜弱被欧阳克一下摆弄成了男上女下,这姿势立刻让包惜弱无比羞耻,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可是谁知道不到一秒,她下身剧烈的生理需求就让她无法把持,因为欧阳克鸡巴不在摩擦,她的小穴竟然瘙痒无比,因为包惜弱并不是什么坚强女子,此时意乱情迷之下,为了减轻痛苦,继续得到强烈快感,她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抖动着大白屁股,主动伺候欧阳克。

  「惜弱……你……你怎能……这……这……」此时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居然如此放荡地摇晃着大白屁股,去伺候另一个男人,完颜洪烈都完全看傻了,怎么也不相信,包惜弱居然如此不要脸,而一旁的杨康却是看的情欲火热,此时竟然都不知道叫骂了,毕竟自己的母亲如此美貌,现在又表现的如此淫荡,杨康不能不心动啊……

  「哈哈哈……完颜洪烈,完颜康,怎么样,你老婆,你老妈多淫荡啊!被老子的大鸡巴奸淫的欲仙欲死吧!」此时的欧阳克一阵强烈的报复之心涌入心头,真是太爽了,妈的,完颜康你这龟儿子,前世傻了老子,这次要连本带利,不光肏你老妈,还要肏你老婆呢!

  「啊啊……好舒服……啊啊……好棒……啊啊……哎呀……啊……」此时的包惜弱骑跨在欧阳克身上,这年近四十的熟女刚才还没有力气,可是此时玩儿这观音坐莲,也不知道为何力气这般之大,此时虽然知道儿子在身边看着自己受辱,可是为了身子的那种蚀骨快活已经是不管一切,洁白的臀部晃动连连,一对奶子更被欧阳克不住把玩儿,而同时欧阳克还对着这个骚王妃的大白屁股不住拍打,「啪啪啪」激情当中,包惜弱越发淫乱不堪了。

  片刻之后,包惜弱终于不堪征伐,肉穴伴随着她坐莲的动作而一阵痉挛,而她在这爽快之中,终于达到了激烈的巅峰,整个人身子抖动,肥臀摇摆,无力地瘫软在欧阳克身上,而欧阳克也心满意足,对着这骚货的阴户大射精液。

  「哈哈哈……穆念慈,该你了,你妈的味道不错,现在我们在来玩儿……」刚刚把包惜弱操到高潮,欧阳克就迫不及待,一把推开了包惜弱,然后搂着赤裸的穆念慈。

  「你……你这恶贼,你休想!」此时被欧阳克一把抱住,穆念慈眼见这个男人刚刚奸淫了自己的母亲,又来奸淫自己,当真是惊怒交加,奋力抵抗,可是此时又怎强的过欧阳克啊?被欧阳克轻而易举压在身下,掰开大腿就强行插入。
  巨大的肉棒如此捅入,穆念慈发出了绝望而无助地尖叫,真恨不得把身上的男人千刀万剐才是:「你这个恶贼……我做鬼……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绝对不放过你……啊啊啊……王八蛋……」

  「哈哈哈……穆姑娘,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很快你就欲仙欲死了!」看到穆念慈如此破口大骂,欧阳克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加兴奋,他将穆念慈的身子凑到包惜弱身边,此时的包惜弱已经是周身连动都无法动一下了,浑身都是大汗,下身一片狼藉,看到自己的义女此时受辱,心下羞愤,可是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欧阳克所言一回生二回熟,果然是大有其事,穆念慈这小骚货因为嘴上硬气,身子挣扎,可是女人就是女人,如何抵挡得住那魔种之力?而且她之前已经被奸淫一次了,体内已有魔种之气,此时和欧阳克体内的魔种之气互相结合,立刻就生出巨大快感,片刻间穆念慈已经迷迷糊糊,情欲膨胀,无力反抗。

  「啊啊……我啊……麻死了……啊啊……哎呀……啊……啊啊啊……」穆念慈的呻吟不到片刻已经淫荡不堪,这个江湖女子,内心本来十分刚强,可是在欧阳克的淫辱下,已经被搞的如同妓女,她虽然心里不希望这个时候的欧阳克奸淫她,可是身子早就已经无法控制地投降了。

  「哈哈,你这女人,屁股可比胸部诱人,来,我们再来玩儿屁股!」欧阳克此时心里当真快慰,这样母女双奸,真是刺激,而穆念慈这小妞屁股很大,欧阳克很喜欢后入式,所以转眼间又把穆念慈摆弄成了后入式,可怜的雪白美女穆念慈,就在此时,自己的义母面前,像是一条母狗一样,跪在地上,翘着屁股任由欧阳克奸淫,可怜的穆念慈此时一盘大白屁股被欧阳克抚摸着冲刺,却又被干的欲仙欲死,淫乱不已。

  「你们四个,把这骚王妃扶起来,帮她摆成狗爬式,让这母女像是母狗一样的并排!」欧阳克搞穆念慈这骚货的大白屁股,真是爽快,而这个时候他更要极度刺激地让包惜弱这个母亲和她女儿一起并排翘着屁股被自己搞。

  四个姬妾嬉笑着答应了一声,走到了此时的包惜弱身边,将羞耻无力的包惜弱扶起来,摆成狗爬式,这大金国王妃,雪白的熟女,杨过的祖母,便如此翘着肥臀,和正被欧阳克奸淫的女儿一起了。

  「哈哈哈……念慈,你的屁股可比你妈小了一些,哈哈,包惜弱,想不到你身子骨这么弱,这屁股居然如此之大……」欧阳克此时兴奋地比对着这母女二人的大白屁股谁更完美,此时一只手扶着穆念慈的屁股肏她,一只手抚摸着她母亲包惜弱的屁股,可怜的包惜弱此时红着脸翘着大白屁股任由欧阳克玩弄,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和穆念慈一起默默流泪……

  而接下来,欧阳克玩儿够了穆念慈的屁股,又去奸淫包惜弱,从后抚摸她的屁股肏她,而包惜弱这小身子骨自然不是对手,被奸淫之下,也不由自主地被轻微扭摆屁股迎合,而欧阳克却是哈哈大笑,笑道:「哈哈哈……母女二人,共同双飞,真是刺激,待小爷将来将小龙女也一起搞来,你们杨家三代媳妇儿一起并排翘着屁股被小爷玩儿,那才刺激……哈哈哈……」

  包惜弱和穆念慈此时翘着大白屁股惨遭淫辱,也不知小龙女是什么人,怎么成了杨家媳妇儿,但将来,等到小龙女这大白羊和她们一起同床伺候欧阳克,到时候还有黄家的女人冯蘅,黄蓉,乃至郭家的两个女儿郭芙郭襄,顺带将古墓派的李莫愁,洪凌波,陆无双,桃花岛的程英,梅超风,还有郭靖的徒弟媳妇儿完颜萍、耶律燕均剥成大白羊在一起侍寝的时候,她们定然也就知道了……

  就这样,这罪恶的夜晚,包惜弱和穆念慈这对母女便在这里屈辱受辱,而那四个洋妞也在旁助兴,让欧阳克享尽艳福,无边快乐……

  而等到欧阳克奸淫的这两个女人如一团死狗一样,无力瘫软,而那四个姬妾也获得雨露均沾,快慰无比后,欧阳克直接毫不犹豫,对着此时已经无比愤怒的杨康和完颜洪烈各自一掌,送他们归西了,而穆念慈和包惜弱的感受,比如自己当着包惜弱的面杀死了他儿子的感受,欧阳克才不管呢,反正自己也已经杀了杨铁心了,在杀一个杨康算个毛?反正这个时候,这两个女人也没有自杀的能力了,也更不可能为他们报仇。

  「接下来,黄蓉,蓉妹妹,我也该让你见见,那害死你母亲的世界梅超风了吧?」此时,欧阳克享完母女双飞的艳福之后便这般想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