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最后的合欢传人】(01)【作者:皇叔一号】
【最后的合欢传人】(01)【作者:皇叔一号】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美女师傅

  江山镇是一座朴实的小镇,这里有山又有江,真是个好地方。但刘壮实却不是一个朴实的人,15岁了,由于上初中时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知识没学到什么,体重却长了不少。其实说刘壮实胖也不算胖,身高175cm,体重180斤,只能说小胖吧。长的也一般般,只不过天天不干什么好事,一双咸猪手总是想占班上女生的便宜,也让他成功过几次,不过都由于当时没有别人看到,刘壮实又死不承认,告诉老师也没有用,女生大都是不了了之。有个别女生找了人,想在校外打刘壮实,不过都让他给躲了过去。女生气得直骂「操你妈,你这个猥琐的心机胖!」虽然刘壮实没有被打,但是他从此也老实了不少,但是也就是仅限于手上,他的眼光更加的猥琐了,整天想的就是什么时候可以破处,当然他也就只能想想而已。

  想着想着中考就来了,刘壮实当然没有考上高中,家里也没打算让他继续念下去。刘壮实他自己也没打算念下去,他听说城里可以找小姐,有钱就可以随意的玩弄她们的身体,所以他决定过几天就和镇里其他人一起进城打工赚钱。刘壮实幻想着到城里一定要好好的操一次,先定下个一小目标,操他妈的一百个女人。
  第二天早上,日出东方后,刘壮实吃过早饭。刘壮实他爹就让他去山上打点山泉来。面对他爹的吩咐刘壮实可不敢墨迹,刘壮实要是敢慢一慢,他爹可就要用棍子打他屁股。刘壮实也就敢在学校嘚瑟一点,在家可一直是个乖宝宝的形象。
  于是,刘壮实就提着两个水桶上山去了。走了大约三十分钟吧,便到了有山泉的水井旁,打满了水,下山往回走,还没走两步,刘壮实就感到累了。正好,山脚下有一座破庙,刘壮实就打算进去歇息一会。这一进去,刘壮实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看到了一个女人躺在庙里的破床上。只见,这个女人应该是一个天生媚骨的尤物。一头乌黑亮泽的长发,她皮肤又白又嫩,但却是脸上缺了点血色,鹅蛋形的脸加上小巧的鼻子和红唇,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肯定是受了什么伤。
  目测她个子挺高的,有着170cm的身高,应该比36D要大的胸。身段非常也是窈窕,但见她身穿超低胸的红玫瑰袍,根本兜不住她那对紫禁碧玉的葡萄,浑圆而结实的臀部,真想一头扎进去狂嗅一般,体验天堂般的感觉,白嫩的大腿光裸着,修长又匀称让人只想舔到天荒地老。浑身上下透露出少妇成熟的韵味和令人窒息的性感。

  这女人就是闵琴,今年刚刚三十岁,师傅死后,便当上合欢派的小掌门。虽说现在21世纪门派大都归隐山林了,但门派也是有几十口人的,还算是不少的了。当一个小掌门的权力也是不小的。比如全门派的人想干谁就干谁,小到十五六岁的正太,大到…太老的闵琴也就不想玩了。

  当然萝莉闵琴也是不会放过的,闵琴就喜欢萝莉和正太一起玩弄,用手指捅萝莉的小妹妹同时再用嘴吸小正太的小鸡鸡,再让小正太的小鸡鸡手插小萝莉的小妹妹,将小萝莉的阴精和小正太的阳液混在一起,闵琴再将它吸入口中,那真的是人间仙酿,同时再抓来一些男的炉鼎,用花心吸取他们的阳气,毕竟,修炼和享受得两不相误。

  本来是闵琴是过着夜夜笙歌的淫乱生活,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长久。「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全真教掌门的小儿子,偷偷从家里跑到出玩,被合欢派的弟子抓住送到了闵琴的房中。闵琴见这小孩身穿一件深紫色织锦缎上衣,腰间绑着一根佛头青荔枝纹银带,一头飘逸的发丝,有着一双忧郁的桃花眼,体型消瘦,长大后必是一个风迷万千少女的小鲜肉啊,不,现在就是一个仪表堂堂的美男子了。当天晚上淫乱的叫声都没有停过。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全真教就打上了山门。可合欢派哪里是全真教的对手啊,全真教的人,还没有出力,合欢派的弟子便全被拿下了,闵琴一见形势不妙,三十六记,走为上记。燃烧自己的精血,和全真教掌门对了一掌,全真教掌门因心系自己的小儿子,让闵琴给跑了。等到全真教掌门找到自己的小儿子时,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彻底的蔫了,本来这个小儿子就瘦,这下好了,直接就变成了个皮包骨的马猴了。全真教掌门当时就恏了,:「杀,全部杀光,我要这合欢派从次灭门!!!!啊……全力追杀贱人闵琴,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闵琴逃了一天一夜,是终于逃脱了全真教的追捕。闵琴躲在江山镇山上的破庙中,疗伤,体内的全真教掌门那一掌的内力没有及时清除,已经对经脉造成了不可恢复的伤害,能不能保下性命都说不定,闵琴想了很多,她想到了,师傅才刚把门派交到她的手中,不说把门派发扬光大吧,最起码不能让传承断在她的手中,就这样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体内的全真教掌门的内力又爆发了,闵琴醒了,闵琴内视一下体内的情况,知道自己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了。闵琴想「难道我合欢派就这样完了?我恨啊!」就在这时一个少年悄悄地走了进来。一直盯着闵琴看。

  闵琴心想「我合欢派从来都是传女不传男的,但今天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师傅,等我死了,到了下面,会向你赔罪的。」

  闵琴半座起来说:「少年朗,你过来一下,靠近点,让我看看你。」刘壮实整个人不受控制似得来到闵琴的身边,这过程眼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闵琴的身体。闵琴问:「少年朗,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啊」。

  「我叫刘壮实,今年15了」刘壮实回答到。

  「果然很壮实。对了我叫闵琴」闵琴笑着。

  「你还是处男吧?」闵琴看到刘壮实的裤子顶起了一顶小帐篷。

  「我……」刘壮实不知该怎么回答。

  闵琴笑着,突然有些妖娆地靠近刘壮实,在刘壮实的耳边说道:「你看我的身材还行么?」她把胸脯几乎要靠在刘壮实怀中。

  刘壮实从没有见过女人的温柔,顿时就晕头转向了,说话都口吃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世上……最……好的身材……」

  「你只要拜我为师,我就让你见识下为师的身材」闵琴说。

  刘壮实立马磕头拜师「师傅……师傅……」刘壮实不知所措,胡乱的磕头,额头,都磕出了个大包。

  闵琴见装,不禁笑了起来「,唉,真乖,起来吧,我的乖徒儿」。

  「你这徒儿,怎么见到个女人就像是被勾了魂似的,马上就让你见识一下女人的身材,这样可以让你降低对女人的敏感度,我合欢派的人,怎么能在女人面前投降呢?」闵琴说。

  「壮实,师傅现在要看看你的反应。现在,把裤子脱掉,要脱光光哦」。闵琴色色的说道。

  刘壮实平时虽然体格还算是不错,但在闵琴面前一点办法都没有,血流加速,心跳加快,呼吸都非常的急促。刘壮实一下把长裤脱了,但内裤却半天也没好意思脱下。

  闵琴见他半天没反应,不由说道「把内裤也脱了啊,师傅现在要看看你的鸡鸡是怎么样的?」

  刘壮实鼓起勇气,终于脱下了内裤。直径5cm的阴茎早已胀得发紫发麻,长约16cm已经翘到肚皮上,如同一座小钢炮一样,大龟头红彤彤的,像鸭蛋那么的大。

  闵琴目光看向刘壮实的下体的左右仔细的扫视着,露出惊讶的眼神,伸手抓住刘壮实的鸡巴,随意的撸了两下「还不错,这个大小的鸡巴相对于你的年龄算大的了,等你再修行了我合欢派的密术,还会更大的,到时肯定是会让女人为之疯狂的,就连为师我说不定也不能自拔的」。

  「现在到你看为师的动作了,要注意控制自己」随后,闵琴便缓缓的脱下了衣服,随手丢在床边,一具洁白无瑕的胴体出现在刘壮实的面前,闵琴摸了摸高耸的乳房,又摸了下奶头,让被束缚奶子放松一下。

  「师傅,你的奶子太好看了!」刘壮实真是大饱了眼福啊。刘壮实低吼了一声,终于看到女人的身体了,而且还是女人中的极品。心跳不由飚到了极点。鸡巴突然一正抽搐,一股处男的浓精喷射而出,直射到了闵琴的腿上。刘壮实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闵琴笑了笑,关切的说「壮实,看来你的耐力不行啊,要多和女人做爱才行啊。」

  「壮实,你先过来坐下吧」。闵琴指了身边的床。

  刘壮实听话地坐到了床上。

  闵琴拉住刘壮实:「了解女人的身体,可以降低你对于女人的敏感点」。
  闵琴打开双腿,让刘壮实把头伸过来:「壮实,你先看里这两边是大阴唇,它可以把阴部组织包覆起来,在大阴唇上面的就是阴蒂了,阴蒂上面有一层皮,它是用来包覆阴蒂的,如果,你像这样把它打开的话,可以看到,下面,有个像小球一样的突起,阴蒂有个很棒的作用,做爱的时候,按摩阴蒂会感到很爽,就像这样……」

  闵琴吐了一点口水在手上,轻轻地揉了起来。

  「嗯……啊……嗯……啊……」

  「再下面,就是女人尿尿的地方了,要注意哦,这里是不能插的!」

  「通常我们说的阴唇都是指的是这个地方,就是小阴唇,把小阴唇打开了,就是女人的阴道口了,壮实你往里看,是可以看到洞的,人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下面,师傅要和你做爱来测试你的性能力」闵琴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刘壮实的腿上,搂住刘壮实的脖子。

  刘壮实:「师傅…我…」,话还没说完,闵琴便把舌头伸进了刘壮实的嘴里了。闵琴动情的和刘壮实拥吻了起来。两人的舌头互相缠在了一起。

  刘壮实冲动了起来,突然用力的吮吸着闵琴的红唇,然后把也学着闵琴,把舌头用力的捅进了闵琴的口中。闵琴更是用舌头缠住了刘壮实的舌头,相互纠缠。
  刘壮实同时用手将闵琴紧抱在怀中。另一只手抚摸闵琴的身体。从腰摸到了屁股,从屁股又摸到了阴毛。继续向下摸,便摸到了阴道处了,刘壮实兴奋的无法呼吸。

  吻了好长时间,闵琴才和刘壮实分开,但两人嘴角还有晶莹的口水丝连着。
  闵琴立起了身子,倒骑在刘壮实的身上,和刘壮实形成了69的姿势,闵琴低下头,伸出玉手握住刘壮实的阴茎,又吐了些口水在上面,不停的上下玩弄起来。套弄一会后,闵琴慢慢伸出了舌头,舔了舔,接着把阴茎含进了嘴里,不停的吸吮着。

  「咻……咻……啵……」

  闵琴的舌尖在刘壮实的龟头上来回的游动,同时牙齿轻轻地咬着阴茎中部,然后又吐出一大口口水到龟头上,并用舌尖挑开龟头上的马眼,用力地顶着,将口水渗进刘壮实的阴茎里,闵琴好像要强奸刘壮实,而刘壮实则仿佛被中出一般。
  刘壮实几乎又要射了,身体都不由的轻轻抽蓄了。闵琴感觉到了,立马吐出刘壮实的阴茎,转过头娇喘着说:「壮实,不准射,要忍耐,懂吗?」

  「你也舔下师傅的下面吧,师傅的下面也是很香的哦!」

  闵琴彻底把屁股坐到了刘壮实的脸上,用力的张开双腿,闵琴早已兴奋了多时,粉嫩美丽的花心随着呼吸有节奏的张合,小嫩穴口处,流出甜美的花蜜。两瓣阴唇红的更是诱人。

  刘壮实用舌头用力的舔着,疯狂的吸着花心流出的淫水。小阴唇和阴道是那么的甜美,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嫩。

  刘壮实终于忍不住了,阴茎使劲的往上窜。不由又是一股浓精射到了闵琴的嘴里。

  闵琴早就料到刘壮实会射,但是直到射了时候还是被惊了一下。因为实在是射的太多了。闵琴的小嘴不由都鼓了起来。闵琴咽了好几口才把精液吞了下去,吞完又用力的吸了两下,真是一点都不浪费。然后,又继续舔弄了起来。

  刘壮实被吸得不要不要的,同时也用手向剥弄开阴户两边的小阴唇。卷起了舌头捅到了阴道里,阴道里的感觉是暖暖的。内部肉壁是软软的。闵琴的阴道里,不断的涌出爱液,屁股也不停的颤抖。

  「嗯……啊……嗯……啊……好……舒……服……啊……用力……用力……不行了……我……要……泄了啊……」闵琴不停的叫了起来。

  闵琴忍不住了,吐出了刘壮实的阴茎,转过身子说:「快,把你的阴茎插到师傅的阴道里。」闵琴玉手剥开阴唇,露出水蜜桃般的洞口。

  「快…乖徒儿……快……插进来……师傅……我要啊」。闵琴娇媚的浪叫道。
  刘壮实赶快握住大鸡巴,然后寻找闵琴的阴道口,就想插进去。闵琴虽然和很多的人做过爱,但闵琴的阴道却还是很紧很紧地,也许是因为闵琴双腿夹紧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刘壮实初次性交做爱,不得要领,挺着大龟头在闵琴的阴道品上磨来磨去,就是插不进去,有几次还捅到了闵琴的肛门旁边。

  「笨死了啊,壮实,你不要动,让师傅来帮你」。闵琴见刘壮实怎么也插不进来,让刘壮实两手推着她的双腿不要动,形成老汉推车的姿势。闵琴伸手抓住了刘壮实的鸡巴,另一只玉手用力的拨开了她的紧嫩的小穴,压着刘壮实的鸡巴用力的顶了进去。闵琴阴道里面也是粉嫩粉嫩的,像是江边小扇贝吐出的肉边儿。刘壮实的鸡巴终于在闵琴的引导下插进了闵琴的粉嫩的小嫩屄中。

  「啊……啊……终于……进来了……」闵琴像是松了一口气。

  闵琴的嫩屄又紧又热,刘壮实刚插进去感觉很是困难。刘壮实便压低了身子,开始用力将鸡巴全根插到了底,再慢慢的抽插了起来。闵琴的阴道内壁随着抽插也变得越来越滑,也越来越爽了。

  「啊……好爽……乖徒儿!……你好……利害啊!……啊……爽……啊!」
  大鸡巴开始用力的深抽深插,两人在床边的姿势也令鸡巴十分容易的就顶到花心,这样次次顶到底真是太刺激,让闵琴次次爽到了心田,一阵阵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流去,口中也是浪叫不断啊。

  「好舒……服……好美……唉哟啊……又到底了……啊……爽……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丢了……啊……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好徒……儿……」「刘壮实的双手突然又抓住了闵琴的两个大奶子,双手用力的揉着闵琴的奶子,是那么的柔软,是多么的美妙。低下头去,又盯着一个奶子啃了起来,同时下面大鸡巴也不停的抽插着。

  「啊……啊……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高潮了……啊真的会……泄死我……啊……高!……高!……高潮!……了……啊」闵琴哪里还能忍受得了,浑身发麻,阵阵颤抖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抱住了刘壮实的背,双腿则紧紧地,像八爪鱼一样缠住刘壮实的腰臀,小翘臀用力的猛向上的挺。
  刘壮实的肉棒在闵琴的肉洞里不停的捅,闵琴淫洞里也不停流出淫液,大鸡巴进出时「渍!渍!」的响。

  「真没想到啊,你的阴茎这么利害,要是再过两年,恐怕连我都受不了了」。闵琴说道。

  「啊……好徒儿!……好舒服啊!……啊……又要来了……美死了啊……快……射……啊……全都……射给……师傅…啊……」刘壮实抱住闵琴的柳腰,闵琴顺势双手撑在床上,刘壮实用尽全力的肉棒在肉屄中抽插。

  「啊……用力……啊……不行了啊……啊……」闵琴突然大声高亢的呻吟。伴随着一股从花心深处射出的热流,刘壮实人生中第一次体内射精就射到了闵琴的小嫩屄中了。刘壮实的身体抽搐是一阵一阵的。最后,刘壮实终于平静了下来。
  「你的精液真的好烫啊」两舒服到了极点。刘壮实也顺势伏在了闵琴的身上,温柔的搂抱着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闵琴主动与刘壮实舌吻着。两人细细领略刚刚的滋味,阴茎还留在阴道里,迟迟不肯拔出来。

  等了好半天,刘壮实的阴茎也变小了,便从闵琴的的阴道中滑出来了。闵琴的阴道里,还残留着阳液和阴精,闵琴伸出手指摸了摸,说「阴道里的阳液和阴精可用我合欢秘术炼成疗伤圣水,应该可以缓解一下为师的伤势,壮实你把它吸在口中,再喂我一下」。

  「是,师傅」刘壮实把嘴放在阴道口上,猛的吸了一大口,虽说有一些骚味,但是只要能治疗闵琴的伤势,刘壮实什么都能干。然后和闵琴嘴对着嘴,把这些液体喂给了闵琴,当然两人舌头也是一阵缠绵。最后这淫液一小半也进了刘壮实的肚里。刘壮实后来喝得很有味,也不觉得骚了,反而觉得有些甜美。

  闵琴也喝得很有味,同时运起了合欢秘术,不出半个小时,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

  「这疗伤圣水,果然有用,虽说不能彻底根除我的伤势,但也能暂时压制不让伤势恶化了,相信再有十份左右就可以恢复内力了」闵琴心想。

  「对了乖徒儿这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回家去,为师要疗伤,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曾见过我,等到中午给为师送点吃食过来。」闵琴吩咐道。

  「是,师傅,就是打死徒儿,我也不会说见过师傅的。」刘壮实说道。
  「乖,真是个好徒儿。行了,你先回去吧。」

  刘壮实辞别了闵琴,提上两桶水便往家里走去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