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青春虐恋】(03)【作者:黄石321】
【青春虐恋】(03)【作者:黄石321】
字数:77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尤物

  生活总会夹杂一段段的插曲,人生还得继续。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二个多月,我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我还是那个小医生,每天忙东忙西。自从和王欢发生了那种事后,我对那件事发生了极大兴趣,只可惜我是个单身狗没有什么机会实践。只有在网上找一些日本动作片来观摩。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了这门学问的博大。

  有时候偶尔会和单位的几个男同事去小酌几杯,男人之间的话题很快就会跑到女人身上。我发现平时这几个家伙一个个道貌岸然的高级知识分子样子,其实骨子里比谁都骚,聊起女人那个头头是道。你说这个小护士漂亮,我说那科室新来的女医生不错。

  我们科室岁数最大的一个大夫,今年已经五十出去了,大家都叫他老陈。
  有一次他信誓旦旦的说周沁是个尤物,别看她平时穿的很保守,但是里面的含量可绝对了不得。

  我们哈哈笑着,你怎么知道,你看过啊。

  他神神叨叨的说这是他阅女无数后的心得。

  我吓唬他:「这话要是让周主任知道,你可就惨了。」

  他抓抓没有几根头发的脑袋说:「我这不是在咱们几人闲聊时随便说说嘛。」
  之后又赶紧补了一句:「你们可别在外边瞎说啊。」

  一年一次的反腐倡廉活动又开始了,医院进入了紧张时期。当然这事和我这小医生一点关系没有。我们又没什么油水可捞。最多最多收患者两个红包。能收个三头五百的就算被抓也不过是内部警告。不过听说器械科长上周被双规起来了。医院又开始作秀,在墙上贴上不许收受患者红包,医药代表不得入内之类的标语。
  今天和往常一样,下班后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刚出门周沁在身后喊我。
  我回头问:「什么事主任。」

  她脸色不太好,不过最近她脸色一直都不太好。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点事找你。

  进了办公室周沁在里面把门划上。

  我心里想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关好门她面带笑容的问我:」小徐你最近工作上怎么样。「」挺好的。「」家里有什么困难吗?「」没有。「」哦,那你父母现在退休了吗?

  「没有。」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试探着问:「主任,您今天让我来?」

  她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家有个亲戚是市反贪局局长。」
  「是有个亲属,不过关系有点远。」

  她踌躇了一会继续说:「前一阵器械科的王科长被反贪局叫走了这事估计你们都知道了,候院长昨天晚上也被叫去协助调查。我怀疑是王科长编造了什么对侯院长不利的东西,我希望你能找你的亲属帮忙沟通下。」

  哦,是这么回事。侯院长就是本院的一把手,也就是周沁的老公。如果这能帮上忙我倒也愿意帮忙,毕竟能让院长和科室主任摊上我这么大个人情,以后我在医院就好混多了。

  「主任,那个亲戚是我老叔的连襟。我去找找我老叔尽量想办法吧。」
  她感激的看着我:「谢谢你了小徐,如果这事能办成。我和候院长一定会感激你的。」

  我回家把这事跟我爸说了,果不其然他坚决反对干这种违反原则的事。
  这都什么年代了,我只能自己去找我老叔了,老叔听了这事满口答应,让我回家等消息。

  第二天老叔来电话跟我说事已经跟那边说了,又给我了个电话叫我和周沁自己约人出来谈。

  我把这件事和周沁说了,她高兴的不得了不住的说谢谢。我当着她的面给反贪局白局长打了电话,他说了个地方约好下班后在那见面。

  周沁特意让我陪她回家换了衣服,等她换好衣服我终于相信老陈说的话了,她确实是「真有料」。刚才她应该打扮了一番,长发在脑后轻轻盘起露出欣长的脖颈。身上穿一件合体的黑色连衣裙勾勒出身体美好的线条,那胸那臀看了让人忍不住流口水,嘴上淡淡的擦了一点口红,胳膊上还挎着一个黑色的挎包。
  见她已经收拾完了我殷勤的过去帮她拿过挎包:「走吧主任。」

  我们俩先到了约定好的饭店,定了包间在里面等白局长。

  半个小时以后白局长到了,这白局长四十几岁,长的干瘦干瘦的,将近一米八的个子我估计也就一百斤。三人先是互相介绍。他见到周沁眼光明显有些不一样,抓住周沁的手很热情的上下摇晃,但是我总感觉握的时间有点长。

  周沁把事和他说了以后他沉吟了一阵,然后对我们说:「这事不太好办,你家老侯的事我听下面汇报过,好像有点麻烦。虽说我是一把手,但是各个案件都有专管的处长,我没法直接下令放人,那样会让人以为我和你们有什么猫腻。这事先别急咱们慢慢来。」

  周沁忙说:「您说的是,您只要肯费心我就感激不尽了,怎么办一切都听您的。」

  白局长点头:「都是一家人别说这客气话,这样咱们边吃边聊。」说完喊来服务员上菜。

  席间白局长频频象我们敬酒,眼神不时从周沁的脸上和胸上扫过。我喝酒就是纯粹的一个废柴,二瓶啤酒就能把我放倒。周沁看来也不怎么样,几杯下去脸上也是泛起了红晕。白局长这个老家伙却是脸色如常跟没喝过一样。我们有事求他,敬过来的酒不好不喝,不久周沁就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我也是头皮发麻感觉脑袋有两个大。

  我对白局长说:「白局,我们主任醉了,今天就到这吧。」

  白局长笑了笑:「好吧,那就下次有机会再继续。」

  我连说好,喊了服务员过来结账。

  我搀着周沁走到酒店门口一辆宝马X5停在我们面前。车窗摇了下来白局长探出头:「我送你们回去吧。」

  我连忙说:「不用了,局长你喝了酒能行吗?」

  他大大咧咧的说:「这点小酒算什么,你们赶紧上车。」

  我当时没想太多,扶着周沁上了车。

  周沁这时已经烂醉如泥了,趴在我肩膀上呼呼大睡,偶尔还呢喃两声。我也是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强忍着不吐在车上。

  白局长问我:「小徐你家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

  我心想你又不认识周沁的家你怎么送她回去,就接话说:「不用了白局长,先送我们主任回家,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没想到他坚决的向我问周沁家地址一定要先送我。我和他互相推辞了几次他竟然急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我说先送你,你听我的就完了。」

  这什么意思啊,我当时警觉了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单独送周沁。犟到最后最后没办法他只能把我们送到周沁家门口自己开车走了。

  下车被风一打我再也挺不住了,迎着风就喷出去了。被风一吹刮的我和周沁身上全是。我强忍着眩晕架着周沁送她上楼,她半边身体完全倚在我身上,我甚至能感觉出贴在我胳膊上的柔软胸部。我摇摇晃晃取出包里的钥匙把她送进屋平放在床上。她已经人事不醒,我也是一口气强挺着。

  周沁躺在床上胸口一起一伏的,黑色的连衣裙上全是我的呕吐物。这时我已经醉的不行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感觉这样太脏了应该把衣服换掉。我晃晃荡荡的把周沁的衣服脱下来扔在地上,她现在身上只有一个黑色的BRA和一条蕾丝内裤。丰满成熟的女性肉体就展现在我眼前,一身雪白的肌肤晃的眼睛发直。我本来是想找一件衣服给他穿上,结果我最后的感觉就是倒在了一团柔软温热的东西上面。

  阳光很刺眼,这是几点了?我迷迷糊糊的就要醒过来。脸上枕着什么这么柔软这么舒服,手上也抓着同样柔软的东西,我禁不住又揉捏了几下。突然传出一声呻吟。

  女人?

  我马上清醒过来。我睁开眼一看正瞧见周沁也张开眼望向我。我的头正枕在她一侧的胸上,一只手正抓着她另一团柔软。最过分的是我的手竟伸进了胸罩里面。

  我慌了,连忙跳到地上语无伦次的解释。她明显也吃了一惊,但很快镇静了下来,听我胡言乱语讲了一会后打断我。

  「我知道昨天我们都喝多了。你不小心在这睡着了。」

  接着又看看自己身上:「我的衣服哪去了?」

  我满脸通红的说:「昨天弄脏了我帮你脱了。」

  真尴尬,看来这酒以后可真不能乱喝。头疼的要死,这一天工作也是无精打采的。

  之后几天白局长倒是频频找周沁去商量事,基本上都不带着我,本来不关我什么事,我倒也是落得清闲。

  周五本来我是下夜班,结果当天连续来了两个不好处理的患者,我一起帮着忙活到下午。这一个连轴转让我疲惫不堪,回到家连饭都没吃就倒在床上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惊醒了,我拿电话一看又是周沁。医院又有事了吗?我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徐涛,我在保利达宾馆713号房间,快点来,快点。」接着电话就传出嘟嘟的忙音。

  现在是半夜九点多,这个时候叫我去宾馆是什么意思?

  别他妈胡思乱想了,她电话说的这么急肯定是有急事,我蹦起来穿好衣服冲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我到了地方,713房间的门把手上挂着勿扰的牌子,但是房门却没关严留了一条缝,里面传出来周沁和另外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我推开门进去正见到白局长拉着周沁的手臂不让她出去,周沁从脸上到脖子都发出异样的红。
  白局长见我进来很吃惊:「你怎么来了。」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状况只能实话实说:「我们主任找我过来商量点事。」
  周沁见我来了赶紧挣脱开白局长的手,她脸上的表情很难受对白局长说:「白局长,我和徐涛有点工作上的事要谈,请你离开好吗。」

  白局长盯了我几秒钟重重的哼了一声出去了。

  白局长出去后周沁嘤咛一声靠着墙蹲在了地上,我连忙把她扶到了床上坐好。作为一个医生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很不对劲。

  「主任,我去给你接杯水吧。」

  她没有回话却一把抱住了我。

  这是怎么了,我轻声的说:「主任你怎么了?」

  周沁用都要快哭出来的声音在我耳边说:「我被下药了。」

  这个老畜生居然干这种事,周沁抱着我的手越来越紧了,这样不行我连忙对她说:「主任我们赶紧去医院。」

  她不说话只是紧紧抱住我,贴着我耳朵的脸越来越热。我搂着她的腰把她抱起来,她整个身体已经滩在我身上。我本想低下腰抱她起来却没控制好平衡被她扑倒在床上。

  我和她脸对脸的压在一起,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嘴里吐出的热气喷在我脸上,我感觉心里有点发慌。

  我用发颤的声音说出:「主任……」她突然用嘴唇封住我的口,舌头猛烈的伸进来。她的嘴里微微有点甜味,女人身体特有的香味,传进了我的鼻腔。我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应该快点去医院,这时她的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运动裤里面抓住我逐渐勃起的肉棒。

  什么理智不理智去他妈的,我努力伸出舌头回应着她,双手狠狠抓住她丰满的臀部用力揉动。很快我把她翻过来用力压在她上面,她平躺在床上眼中满是欲望,我抓住她衬衫的两襟用力撕开,被黑色bra包裹的两团白肉映入眼中,虽然被胸罩紧紧包裹,还是有很大一部分顽强的挣脱了出来。真大啊,我隔着胸罩紧紧抓住了一只。

  啊~~~周沁喉间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声音刚从口中出来就被我用舌头堵了回去。我的舌头在她口中搅拌,接着紧紧含住她的香舌好像要把它夺过来变成自己的一部分。手指推开胸罩,切切实实的把这整块软肉捏在掌心。

  太丰盈了,一只手完全握不住。跟王欢胸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王欢的胸部只是盈盈一握,抓在手里感觉小小的软软的。而周沁的乳房爆炸性的在你手里弹开,手掌的每一处都被软肉包围,雪白的乳肉争先恐后的从手掌边缘指缝之间挤出,轻轻揉动能感觉出里面乳波荡漾,坚挺的乳头轻轻的顶着掌心。

  我的嘴唇移动到她耳朵上再到脖子,停留在胸上。她的胸罩已经被我完全推到了上面,两只雪白的乳房一只被我抓在手中尽情的揉动,另一只被我含在口中,我尽量把嘴张大想把它整个吃进去,结果只是咬住了上面很小的一部分。最后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只含住她葡萄般的乳头吮吸,这感觉就想是被哺乳的孩子。
  是啊周沁,快用你丰满的身体喂饱我吧。

  阴茎已经涨得发痛了,我隔着裤子顶在她两腿之间轻轻耸动。几下之后她狠狠的叫了一声,把我的T恤从头上脱了下来,我很配合的把衣服脱光,又把她也扒个精光。

  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身体柔美的象一幅画。我看着这个美妙的尤物口干舌燥,猴急的趴在她身体上用硬的似铁的肉棒慌乱的在下体寻找入口,连续在阴唇和大腿根上反复顶了几次之后,周沁轻轻的抬起屁股,肉棒终于陷进了一处潮湿泥泞的沼泽中。小弟弟被柔软温热的包裹起来,肉棒很容易的顶到了底被一片柔软的肉壁吸住。入口处很紧牢牢的夹住肉棒根部,最深处却像是真空一样充满吸力,刚一抽出就微微的收紧好像在召唤着肉棒回来。

  我用力压在周沁身体上,双手紧紧抓住她丰满的乳房,下体大力的抽插。周沁一头长发凌乱的散落在床上,头侧向一边一张小脸异样的艳红,伴随我每一次抽动大声呻吟。她的叫声大的有点夸张,从门外走过的人都会猜到屋里发生着怎样香艳的事。

  周沁沉醉的样子让我把开始的矜持和不适完全丢在了一边,我现在只想尽情享受这美妙的肉体。

  肉棒在奋力耸动,两个肉体不断的接触发出啪啪的声音。周沁的叫声也越来越甜腻急促,突然她用双腿夹住我的腰,屁股也轻轻扭动迎合我,我感到她本来夹的很紧凑的阴道有点放松了。察觉到她的变化我加快了速度,这个速度持续了几分钟后,周沁双手猛地抓住我的后背,两腿夹紧双脚扭在一起,身体和小穴都在不停抽搐。我整个人都被她裹在中间,肥大的奶子软软的挤在我胸口,肉棒被一下一下的挤压。

  我在小穴连续不断的挤压下再也控制不住,精液喷涌而出,直到榨干了最后一滴,小穴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激情过后我俩浑身是汗的躺在一起,过了一会周沁的呼吸渐渐平稳了,药效应该已经过了。她推开我,拿起被我脱掉的胸罩带上,又爬向床尾去拿扔在脚底的内裤。她向床尾爬的时候屁股正对向我,两块丰满的肉瓣轻轻的扭动着,诱人的沟渠和菊花若隐若现。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我的小弟弟又不争气的立了起来,我咽了一下口水随后追了上去,双手揽住臀肉把肉棒从后面插了进去。

  周沁这时已经清醒了,刚才做的那一切本来已经让她很羞耻了,现在又以这种姿势被年轻的下属插入。

  她回过头用手推我的胸口:「你别……」

  现在我箭都已经射出去了你还别什么别啊,我快速的扭腰,小腹一下下的撞击她的臀部。嘴里喊着:「主任,好舒服。」

  周沁往前倒想脱离我的肉棒,我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顺势伏在她背上,紧紧压住她让她无法动弹,屁股继续蠕动。我的小腹紧贴在周沁丰满的臀部上扭动,臀肉软软的摩擦我的肚子,我能通过她的臀沟分辨出两瓣不一样的肉丘。
  周沁虽然很想摆脱身上年轻的躯体疯狂的发泄,但是刚刚高潮过后的余韵让她全身酥麻没有力气,身上的年轻人又压的很紧。她只能把头埋在被里不要发出声音,同时希望徐涛快点结束。

  我现在已经完全痴迷在这肉体中了,下体的柔软不停的吸引我继续深入。我用嘴亲吻着周沁平滑的后背,一只手从她的腋下伸入抓住她的乳房,屁股使劲的摆动,下体每一次接触到她雪白丰满的臀部时都会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在啪啪啪的美妙旋律中我终于又一次一泄如注了。

  太爽了,好想再来一次。

  还没等我更深入的好好体会高潮过后的感觉,周沁用力把我掀了下来。她恶狠狠的看着我:「徐涛!你太过分,你趁人之危。」

  我装出很无辜的样子:「主任,刚才你那么摸我,谁也忍不住啊。」

  「第二次呢?」

  我有点语塞了喃喃的说:「刚才……刚才你的身体那么迷人,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控制不了……」

  周沁是个女人,听到一个比她年轻十多岁的男人夸赞她的身体,气多少也平息了一些,而且这事确实不能完全怪徐涛。

  只不过莫名其妙被占了这么大便宜心里还是窝火:「早知道这样就不喊你来了,结果白白让你占了便宜,还得罪姓白的那个畜生,这下老侯恐怕是出不来了。」
  说完这话周沁眼圈开始泛红。

  我听完了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主任,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周沁恨恨的说:「那个姓白的,几次找我出去都向我暗示,陪他一次就想办法放老侯出来。我有事求他又不敢得罪他,只能装听不懂,同时表示我愿意出钱。今天他说事有眉目了找我到这谈,喝了他给的咖啡没多久我就感觉不对劲。剩下的你来了就都看到了。」

  说完她又狠狠剜了我一眼:「你家的这都是什么亲戚,跟你一样都不是好人。」
  ……

  不过这事确实和我有点关系,我又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我觉得我有义务帮点忙。

  我诚恳的对周沁说:「主任,我明天就去找姓白的,这件事他要是不办明白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侯院长肯定会平安无事你放心吧。」

  周沁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