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北之乱】(04)【作者:157695737】
【江北之乱】(04)【作者:157695737】
字数:6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白日纵情

  「啊」香儿凄厉的惨呼在夜空中传开。

  「杀人灭口。」林月柔心中一惊,身形电闪冲向马房。

  黑暗的马房中,一股霸道无伦的掌力突袭而来,林月柔去势极快,几乎是迎着掌风冲上。

  「中计了。」显然是诱敌深入之计,香儿以惨呼乱了林月柔的心神,黑暗中偷施暗袭的人内力极强,刚猛的掌风中夹杂着阴柔的后劲,宛如排山倒海。
  林月柔蝴蝶双刀猛然前劈,同时莲足轻点,纤腰微微一拧,自掌风侧面抢入马房。

  马房中瞬间一片寂静,黑暗中没有一丝亮光,一片漆黑中彼此都看不到对方,林月柔如狸猫一样无声的移动,她连自己的呼吸都屏息,纤手紧握双刀,她在等对方出手,只要对方出手,哪怕是有一丝的呼吸声响,林月柔就能听风辩位,再以绝顶的轻功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寂静的马房中除的马匹的的沉嘶,再无其它声响,马房似乎回到原本的模样。
  对方显然也是高手,在林月柔抢入马房的一瞬间移开原来的位置,同时屏住呼吸,避免暴露自己的位置。

  双方都在等,等对方先出错,在这窄小的马房中谁先发出声响,谁就可能一败涂地。

  时间慢慢流逝,死一般的宁静中,压力在一点点的显现,粗重的喘息声终于响起,林月柔却不敢妄动,这熟悉的喘息声显示出功力的不足,是香儿的声音。
  香儿「呀」的一声惊叫同时,林月柔的双刀迅雷般的劈出,一条黑影自马房窜出,双手伸展如蝙蝠一样在夜空中飞逃。

  「谁?」雷震天的结拜三弟袁硕矮胖的身形出现在黑影前方。

  黑影轻轻一纵自袁硕头顶飞过,继续飞逃,袁硕返身劈掌,黑影已经逃离数丈,袁硕扭身追出。

  「夫人……」香儿声音极为虚弱。

  林月柔本想追出,听到香儿的声音收住了脚步,她不担心袁硕,在江北这个地方袁硕的武功算不上顶尖,但一身横练的刀枪不入的功夫足以让他自保。
  火褶微微亮起,林月柔看到香儿躺在地上,颈边血流如注,林月柔一把堵上颈边的伤口。

  「夫人,我错了,我不该……」香儿极力的表达自己的歉意,她绝不会想到那个人为了脱身会向自己下手。

  温热的鲜血血从林月柔指间的缝隙流出,香儿了身体在轻微的颤抖,林月柔知道香儿的时间不多了。

  「是谁?」林月柔必须知道黑影的身份。

  香儿无奈的笑了,虽然在笑眼泪却一瞬间涌出:「夫人,能再亲一下香儿吗?」香儿笑的心酸,眼泪却是真诚的,看得出她的悔恨,林月柔把她轻轻抱住,轻轻的吻上红唇,感受着香儿樱唇的颤抖,她已经彻底的失去那个带给她兴奋,迷醉羞涩的唇舌。

  香儿双眼微闭,珠泪自眼角滴落,带着满足的笑容,香消玉损。

  天色放亮,青月山庄陷入死一样的沉寂,细作的混入,香儿的离世,就像一块无比庞大的巨石,把频危的青月山庄一步一步推入万劫不复。

  昨夜的宿醉尚未完全清醒,雷振天双眼血红,如发狂的雄狮,注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是谁?」雷振天的怒吼。

  对于江龙帮、流火帮的围城尚有山庄的天险、机关可守,但是内部出了细作,再里应外合,青月山庄可能瞬间毁于一旦,雷振天怎能不怒。

  看到雷振天的愤怒,青月山庄人人自危,林月柔站在丈夫的身边轻轻抚摸丈夫的肩头,示意丈夫冷静。

  看着战战兢兢的众人,雷振天空有怒火却无处可发,怒视众人却可无计可施。
  「大家都忙去吧,二弟、三弟到后厅来。」林月柔打发众人,然后拉起雷振天回到后厅。

  到了后厅,林月柔关上房门转身问袁硕:「三弟可曾追上?」「大嫂,那人轻功极高,距离被越拉越远,追到后院靠山的密林处就不见了。」袁硕有些惭愧的说。

  「追到哪里?」刚刚坐下的雷振天几乎一跃而起的问。

  「后院靠山的那一片树林。」袁硕重复的说。

  「怎么可能?」雷振天又呆呆的坐下。

  青月山庄倚山而建,靠山处由巨石,古木组成数百亩的树林,那里曾是青月山庄最薄弱的环节,数代之前青月山庄老庄主请能工巧匠在巨石古木之中凿石挖木,浸毒藏箭,布置无数机关,成为青月山庄最坚固的后盾,近百年来无数想要一窥青月山庄的高手埋骨树林,江湖人称之为鬼林。

  「怎么可以有人穿越鬼林?难道是他?」雷振天喃喃自语。

  「是谁?」林月柔抓住雷振天的手问。

  「你们可曾见过那人模样?」雷振天没有回答反问林月柔,袁硕两人。
  「不曾见到,只是隐约感觉个子不高,像是一个孩子。」林月柔想了想说。
  「不错,就是个孩子,可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轻功?」袁硕说。

  「卓临青」雷振天说出名字,人好像一下老了很多。

  「你是说鹤发花盗卓临青?」一直未开口的追风剑徐放问道。

  「侏儒、轻功高强、能够穿越机关天险,这样的人还能有谁?」雷振天反问道。

  「魔教长老卓临青,也只有齐集侏儒、妙绝天下的轻功和精通机关天险这三样的人才能通过鬼林。」徐放叹息。

  「如果江悍龙搭上魔教的话对我们可是大大的不利。」袁硕忧心的说。
  雷振天摇了摇说:「如果江悍龙真的搭上魔教的话,他就不会用了八天还没攻下我青月山庄。」寂静,可怕的寂静,四人无默默言。

  良久,雷振天终于开口:「都走吧,让弟子们都散了吧,能逃就逃吧。」「大哥你这是?」袁硕还想说什么。

  「就算只有一个卓临青,他们攻入青月山庄也只是时间问题。」雷振天无奈的说。

  没有人说话,卓临青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

  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我去通知弟子们,咱们一起杀出一条血路。」徐放打破沉默。

  「柔儿,你也一起去。」雷振天看着林月柔爱怜的说。

  「我们一起去。」林月柔伸手去搀雷振天。

  雷振天看着徐放和袁硕说:「二弟、三弟你们先要弟子们准备,咱们今天子时杀出去。」等到袁硕、徐放走出去,雷振天又坐回椅子上,轻轻的握着林月柔的手说:「柔儿,青月山庄是雷家数百年的基业,如果我还活着任由他们毁了山庄,我死后也无颜去见先祖。」林月柔娇躯一震:「相公不走,柔儿就陪着相公,相公在哪柔儿就跟到哪。」林月柔语调柔弱,态度异常坚决。

  看着娇妻坚决的态度,雷振天虎目泪光闪现:「虽无子女送终,黄泉路上有柔儿相伴,夫复何求!」「胜负未分,相公何必说此晦气的话。」林月柔纤手轻轻掩在雷振天的嘴上。

  「相公还在为没有儿女耿耿于怀,今天就为相公留个种。」林月柔娇嗔的骑在雷振天的腿上,双手环住丈夫的脖子,小女儿撒娇姿态。

  林月柔说出的话自己都觉得俏脸发烫,到了这个地步,每一步都可能是最后一步,林月柔索性放开自己,也为自己和丈夫的今生不留遗憾。

  看着原来娇柔端装的妻子展现妩媚撩人的姿态,每一笑,每一个动作都是在挑逗,说不出的诱惑,宿醉的酒力一涌而起,雷振天双手扯开林月柔的对襟,胸前沉甸甸的大奶如白兔般的跃了出来。

  「这对奶子老子能吃一个月」落花蝶麻瑞的下流声音犹在耳边,雷振天一阵莫名的兴奋,张口叼起一只奶头用力的吸了起来,粗糙的大手用力的抚弄别一只乳房。

  「嗯」林月柔闷哼了一声,身体后仰,把大奶高高挺起,方便雷振天吮吸,骑在雷振天双腿上的肥臀前后晃动,摩擦着雷振天胯间坚硬的凸起,口中发出诱人的娇吟。

  「把门关上。」林月柔抱紧胸前的头颅,轻轻在雷振天耳边说道。

  雷振天从椅子上站起来,林月柔修长的大腿夹住雷振天的腰间,双手环住脖子,挂在雷振天的身上,上身微微后抑,把大奶从雷振天的嘴里拽出,微微一拧,把另一只肥奶送入口中。

  雷振天把关上门,把挂在身上的妻子压到门上贪婪的大嘴在两颗硬挺的乳头轮流吮吸,娇妻在耳边酥醉的娇哼让他欲火更炽,左手伸入裙底,抚摸着光洁柔腻的大腿,再往上是丝制的亵裤,亵裤的底部已经湿润,由亵裤边缘滑入,粗糙的大手近乎粗暴的揉弄玉腿间柔嫩的玉户。

  「相公……我……要……快。」林月柔轻晃着肥臀,玉户间涌出爱液湿润着雷振天的大手。

  林月柔快速解开丈夫的衣衫,纤手握住怒挺的肉棒,掀起襦裙,牵引着肉棒探寻自己的蜜穴。

  火热的肉棒在挑起丝滑的亵裤,紧贴修长的大腿由亵裤边缘挺入,粗大的龟头压上光洁的玉门。

  相对于以前妻子的矜持,雷振天震惊于此刻妻子的大胆,放浪,也让他感受到无比的刺激,他吐出口中的嫩乳,双手钳住林月柔纤细的腰肢,虎背微微弓起,腰部快速前冲,猎豹扑食般的冲入娇嫩的蜜穴,快速抽插起来。

  「啊……」极速快感的冲击下林月柔失声娇呼,纤细的小手快速掩上樱唇,深恐叫声被门人弟子听到。

  雷振天猛兽般在妻子身上大力挞伐,怒挺的肉棒一次次裂开娇柔的嫩穴,换来林月柔低声的娇呼。

  成亲十几年,夫妻二人一直相敬如宾,面对娇艳绝色的妻子,雷振天一直细心呵护,就连交合也是温柔,体贴,从未有过这种泄欲般的狂野,林月柔经常欲求不满,却羞于启齿索要,十年的积欲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雷振天尽情的蹂躏着娇妻的诱人的肉体,怒涨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攻入紧窄的肉穴,激起林月柔迷醉的娇呼。

  粗暴的交合下,林月柔似乎又回到了林家堡那段尽情放纵的岁月,眼前丈夫的轮廓渐渐模糊,取而代之是大师兄路长河英俊健硕的身影,自己在路长河的胯下婉转娇啼,猛烈的快感让她如坐云端,继而一种负罪感让她拼命摇晃,想要把大师兄甩出脑海。

  看着略显苍老的丈夫,林月柔紧紧抱住雷振天轻声娇呼:「振天……爱我。」雷振天粗爆的把妻子按趴在桌子上,丰硕的大奶挤压在冰凉的桌面,庞大的肉团被压扁,嫩滑的乳肉从桌面与纤细的玉体间溢出,林月柔肥臀翘起,雷振天双手把住纤细的柳腰,怒挺的肉棒从圆翘的肥臀间穿过,挤入紧窄的蜜穴,大量的汁液被狞狰的肉棒挤出顺着修长的大腿流下。

  在雷振天火热的阳精注入林月柔娇嫩花穴的那一刻,林月柔拼命的摇晃着柔腻的肥臀,感受到雷振天肉棒的萎缩,绝美的俏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尽情的释放,让他们忘记了时间,放松了警惕,也忘记了身边的凶险,当雷振天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袁硕冲进来的时候,雷振天还趴在妻子光洁的裸背上,袁硕矮胖的身形如闪电般的袭击,手中混元锤闷雷般砸向雷振天。
  袁硕身形矮胖却有千钧之力,雷振天、林月柔武功纵然高过袁硕许多,却没有丝毫的防备,雷振天回身之时混元锤重重砸在他的胸口。

  「哇」雷振天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遭雷击,身形却没有丝毫的后退,因为他的身后是自己呵护的妻子。

  「老二,你……」看到袁硕,雷振天怒视对方。他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结拜兄弟会暗算于他。

  看着伤在自己锤下的大哥,袁硕却不搭话,手中混元锤再次落下,如果不趁现在雷振天受伤时杀了他,袁硕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杀了他。

  看着惊雷般的铁锤,雷振天运气于胸,默默闭上双眼,尽管受了重伤,他或许可以躲过袁硕这一锤,但是他要保护身后的妻子,他只希望这硬接这一锤给身后妻子足够的时间。

  白光闪过,混元锤砸空,林月柔抱着丈夫飞退,胸前硕大的乳房还在狂甩,蜜穴中的阳精顺着修长白嫩大腿流下。

  袁硕对眼前的美景视面不见,他赤红的眼中只有雷振天,手中一对混元锤狂风暴雨般的追击雷振天,林月柔抱着雷振天左右躲闪,躲避袁硕的攻击。

  「柔儿,放下我……杀了他。」雷振天身受重伤,指着袁硕的手指有些颤抖。
  林月柔也想快速解决战斗,袁硕却不会给她丝毫的机会,混元锤招招不离雷振天,倘若自己放手击杀袁硕,雷振天势必会毙命于袁硕的锤下,要保全雷振天只是仗着自己妙绝天下的轻功躲开袁硕的混元锤。

  若是在空旷的地方,尚有逃跑的余地,而在这大厅中,每一次躲闪都显得极其困难,尽管浑身赤裸,林月柔已经感到后背上的冷汗,重伤的雷振天已经昏迷,自己的体力一点一点的逝去,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林月柔猛然把雷振天抛向空中,曲肘猛击袁硕凸起的大肚。

  对于肥胖的人来说肚子永远是最容易被攻击的地方,一般江湖中的胖子也会将更多的功力用于守卫肚子,正常人以为袁硕一身横练的功夫,肚子修练的刀枪不入,只有袁硕的结拜兄弟雷振天和徐放知道袁硕横练功夫的唯一照门恰恰就在脐下一寸。

  林月柔这一招攻敌必救,却没有丝毫的收效,袁硕一跃而起,混元锤直冲雷振天,完全不顾及自己照门,混元锤去势如电,眼见就要击碎雷振天的头颅,林月柔却来不及回身。

  「咚」的一声,混元锤被一拳击偏,擦着雷振天头颅落下,张海肥胖的身形,双手接着落下的雷振下,双眼却贪婪的看着林月柔的裸体。

  袁硕被林月柔击中照门,仰天躺倒,没有丝毫生息。

  「夫人真是好兴致。」张海吸着唇边的口水扫视眼前绝美的肉体。

  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站在张海的眼前,林月柔脸色腾红,双手护住胸前巨乳怒斥:「出去。」张海将昏迷的雷振天放在桌子上,居然又找了椅子坐下,没有要走的意思。对于林月柔的怒斥视而不见:「我可是救了雷庄主一命,夫人不至于恩将仇报吧?」「你……」对于赖着不走的张海,林月柔却无计可施,若是对手林月柔早已不顾一切出手,只是这赖皮刚刚在袁硕锤下救了自己的相公,分明是友非敌,她没有任何出手的理由。

  张海坐在椅子上,肆无忌惮的扫视林月柔的裸体说:「夫人这身段简直是人间极品,张某若能一亲芳泽,纵然做鬼也在所不惜。」说话时张海摇晃着几乎已经歇顶的脑袋,由于坐着的原因肥胖的肚子更显凸起,满脸的麻子,暗红的酒槽鼻子看着让人一阵的反胃。

  林月柔被这恶心的人像评论物品一样评论自己的裸体,怒火更炽,却无从发作,她近乎哀求的说:「张海快去请徐二爷为庄主疗伤。」「好勒。」张海站起来,走向门口,路过林月柔身边时,肥胖的大手在她肥硕的屁股上重重一拍:「真圆,手感太好了。」张海飞速逃出房门,不给林月柔丝毫发怒的机会圆翘的肥臀被拍起一股肉浪,波涛汹涌。林月柔彻底被激怒,粉面寒霜,看着逃出的张海,她也无计可施,只得匆忙的穿戴整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