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浮华的背后】(04)【作者:文字欲】
【浮华的背后】(04)【作者:文字欲】
字数:667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家有美女初长成

  曾泽跑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银行。既然事情有了结论,那100W他拿起来也就心安理得了。都说痦子长在别人脸上不会让自己担心,钱还是放在自己兜里比较安心,至少被追杀的时候还能有点盘缠嘛。

  曾泽抚摸着自己的金黄色的银行卡,心里一阵欣喜。给妹妹买台苹果电脑这回她不会再说这个做哥哥的小气了吧!

  回到家,曾妈早在厨房里忙碌,见曾泽回来,忙出来打招呼。

  曾泽对这个倒贴的日本籍后妈向来没有什么好感,可能是因为日本AV看的太多,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和这些AV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有太多相近的地方。如果不是曾泽妈妈死后父亲伤心欲绝而这个女护士照顾有加,曾泽从感情上是很难接受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继母。

  「媛媛,你哥回来了。」曾妈唤道只听里屋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曾泽就见妹妹曾媛媛从卧室里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哥,想不想我?」
  「才没看见几天啊?」曾泽心里嘟囔着,嘴里却一副谄媚的说「想啊!想死了都……我看看,上大学果然不一样,都学会化妆了!真漂亮,嘿嘿,怎么样?在学校吃住习惯吗?」

  「嗯,寝室里的姐妹人都很好。」曾媛媛显然对曾泽的夸奖很受用。

  「我们系的女生很少,所以我们寝还有几个外系的女生,都很漂亮,哥给你介绍几个做女朋友哇?」

  「妹妹,哥果然没白疼你,还知道给我介绍几个女朋友?」曾泽故意把「几个」重读了一下。

  曾媛媛咯咯一笑「是啊,我哥这么优秀,当然要找几个了,到时候我来帮哥协理六宫,嘻嘻!」曾媛媛挑逗的勾了勾曾泽的下巴,曾泽顿时哑火了。

  曾泽从小就被这个调皮的妹妹吃的死死的,可能因为两个人太过亲密,曾泽反而更加珍惜这种难得的亲情。可毕竟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十年多,自从曾媛媛青春期以后,曾泽明显感觉到妹妹对自己的依恋越来越强烈起来。

  今天曾泽总觉得妹妹的火气有点旺盛,心虚的避开继母悦子掷来的古怪目光,心里竟然有点忐忑。

  两人说话间回到卧室。

  两人的卧室不大,因为空间有限,曾泽和妹妹睡的是上下铺。曾泽一直住在上面,妹妹在下面,虽然同样是上下的两层,但家中的床较寝室那种硬卧要显得格外温馨舒适。

  曾媛媛缓缓坐在床上,玉手拉住曾泽的裤腰带,把曾泽硬拉到床边,看那曾泽授首的样子,噗哧一笑,「你欺负别人的时候怎么那么厉害,却总在我面前装熊?」

  曾泽一阵尴尬,他不是装熊,妹妹自从上大学后,总会穿一些情趣的东西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她的小心思曾泽怎么能不知道,可曾泽总认为,感情这东西一旦沾染了那层关系就会变质,所以曾泽一直克制那种冲动。

  「哥……其实你平时在上面打飞机什么的,我都知道……憋的是不是很难受?」曾媛媛说着环腰抱住曾泽的身体,白皙的小脸却恰好压在曾泽正欲勃起的鸡巴上。
  「媛媛,你别这样,哥不想在你身上犯罪……」曾泽的意志瓦解了。

  「咯咯,那就犯罪吧……哥~ !你怎么对外面的女人那么好?对我这么冷淡呢?我哪里不好吗?身材不好,还是样子不够漂亮?」曾媛媛可怜兮兮的说「没……小傻瓜……在哥眼中全天下就你最漂亮,可是你是我妹妹,我不想……」曾泽的话被妹妹打断了「哥,可是我想了……」曾媛媛纤细的手指拉开曾泽的裤链。
  曾泽俯视着娇滴滴的妹妹,曾媛媛那喷火的眼神融化着他本就脆弱的心理防线。

  「砰」

  鸡巴从裤裆里跳了出来,曾媛媛伸手握住那根愤怒的金枪,然后融化在自己的口中。

  「喔……」曾泽仰头长叹!

  「媛媛,你跟谁学会的这个?」曾泽问道「跟你……」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

  曾媛媛无奈吐出正翻滚在舌尖的龟头,然后斜眼蔑视的对曾泽说「你电脑里『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文件夹里光种子就1个G,还问我谁教的??」说完继续起自己的伟大事业。

  曾泽老脸一红,却又感无比刺激,对着曾媛媛嘴猛戳了一下。

  「咳咳……哥,你要深喉告诉我一下,真是的,我还没玩够呢!」说着拍了拍曾泽的屁股。

  曾泽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口交技巧竟然这么厉害,灵舌上下翻滚,时吮时吸,弄的他浑身一阵酥麻。曾泽在意乱情迷之下竟也把自己和曾媛媛的衣服撕扯下来,这时才见媛媛竟然未穿内衣,曾泽揉搓着妹妹丰盈的乳房,两人倒在温床的中央……

  曾泽躺在下面,曾媛媛舔舐着鸡巴,屁股不断向曾泽头部靠近,曾泽知道妹妹想来六九式,于是拉过妹妹的大腿,让妹妹骑在自己的脸上,「唔……哥,好舒服……」

  曾泽探寻着曾媛媛的鲍唇,舌头也翻滚起来。曾媛媛娇喘着,阴唇中那股淡淡的香,让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那个让她既心动又心痛的女人。于是曾泽更加狂热。

  「唔……哥……就是那里,那里……喔……不要停,好舒服」曾媛媛受到刺激,吐出龟头,媚眼回望着。那肥臀也扭动着压在曾泽脸上,直压的曾泽一时喘不过气来。

  曾媛媛声音甜腻但是因为继母悦子在外面,两人都不敢太张扬,这种压抑之下更有偷情的刺激,而此刻曾泽的鸡巴在曾媛媛巧手中翻腾,这种亢奋之下,曾泽添的更卖力了。

  「哥……痒……痒死了……里面……」曾泽圈舌深入,那秘境却异常紧凑,曾媛媛这时扭过身来娇声道「哥,用鸡巴给妹妹解渴吧……」说完伸出灵舌,用力舔了一下曾泽的鸡巴。然后又用大眼睛盯着曾泽的眼睛,曾泽只扶了一下曾媛媛的腰,那灵动的纤细就坐在了他力挺的鸡巴上。

  「呀……等等……」曾泽刚要奋力,妹妹的疾呼让他来了个急刹车。

  只见一抹新红从曾泽两股间流淌下来,曾泽一愣问道「媛媛……你是??」
  「怎么……哥你不喜欢吗?我只想给你,早知道你不喜欢我就跟别人了,哼~ 」

  「怎么会呢!喜欢,可是……」

  曾媛媛趴在曾泽的胸口喜滋滋的说「喜欢就好,只要哥喜欢,怎么都好,就是别不要人家……」曾泽见状端起曾媛媛的脸,曾媛媛的脸色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绯红。

  「你是我的……哥」

  「嗯」曾泽陷入内疚之中……

  「操我……好吗?」

  「嗯」曾泽凌乱了……

  曾媛媛舞动着妙曼的腰肢,曾泽也配合着上下抚摸着曾媛媛的肥而不腻的乳房。

  也许如果是几天前,曾泽还不会欣然接受眼前的一切,可现在他的思想慢慢的改变了。

  「唔……好舒服……哥操我……大力的操……」

  「早知道……这么爽,早就把哥的鸡巴……鸡巴吃掉……嘻嘻,好爽,好舒服,」

  「媛媛,没想到……你第一次就这么疯」

  「因为你喜欢……你喜欢叫的大声的女人,你喜欢听我就叫给你听……」
  「小点声,别把日本鬼子招来……不过,嘿……还是妹妹了解我……」曾泽奸笑道「这样才刺激嘛……喔……哥你用力操,我喜欢……抓我奶子,用力揉我……咯咯……我的好哥哥……」

  曾泽卖力的蠕动着身子,看着曾媛媛像花轿里的新娘般摇曳着,翻身将曾媛媛压倒身下,捧着曾媛媛的脸说「既然你喜欢,哥哥就好好喂喂你这骚蹄子。」
  曾泽马力全开,用力冲刺,曾媛媛的阴道紧箍着冲刺的鸡巴,似要阻击那冲锋,却每每丢盔卸甲。一时间流水落花,两人也战的不亦乐乎。

  把曾媛媛压在自己身下,曾泽第一次欣赏妹妹的全身,才发现妹妹这些年变化真的很大。手中这对娇挺的硕乳衬托那身材的火辣,而白皙的脸上那抹樱口更让曾泽爱不释口,曾泽狠狠的亲吻着妹妹的嘴唇,那狂舌如金枪占领曾媛媛下体一般占领着曾媛媛细腻的心灵。

  「哥,我憋不住了……喔……唔……好过瘾,第一次发现女人……喔……好舒服……尿了……」

  「傻瓜,那是阴精,是高潮……」

  「唔……我高潮了……被哥操高潮了……噢……好饱……好暖……」

  曾泽拉出鸡巴对着曾媛媛的嘴坏坏的道「尝尝你尿的味道??一点都不骚……」

  曾媛媛躲着说「不要,上面有血……」

  曾泽恍然,才想起来自己身下的是自己的宝贝妹妹而不是方美娟于是慌忙起身。

  曾媛媛看着哥哥的样子又心疼起来,羞羞的说「哥,下次我都吃了好吗?」
  曾泽的鸡巴仿佛听懂了曾媛媛的鼓励,吐吐的跳了两下,又硬了,唉……
  门外,悦子透过微弱的缝隙向里偷望着,一只手不禁放在自己早已舒润的裆下……

  都说男人纹身是为了彰显霸气,女人纹身是为了彰显野性。

  相比那些纹身,曾媛媛的纹身却很另类。那是她10岁那年自己弄的,在手腕上用钢笔硬戳出一个歪歪扭扭的怀表样子。

  今天搂着熟睡的曾媛媛,那玉臂上狰狞的环表仍让曾泽感到触目惊心。
  此刻,曾泽抚摸着曾媛媛腕上的怀表纹身,既心疼又自责。

  自从曾泽亲生母亲死后,妹妹曾媛媛的身世就只有他和爸爸知道,这倒不是曾家有意隐瞒继母悦子,可能是因为怕悦子知道真相后对曾媛媛不如现在这样关心,所以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曾媛媛是捡来的。

  更确切的说曾媛媛其实是曾爸受警方的委托去她家开锁后带回来的……
  这话说来很长,当时曾爸的开锁公司刚成立不久,因为开锁公司是需要在警察局备案的,有时候也需要帮警察做一些事。

  记得那次曾爸被经常来自己家玩的一个警察叫去,说有一家人家很可疑,邻居报案让派出所派人看看,于是警察就找到曾爸同去。

  曾爸打开房门的时候,曾媛媛的妈妈和一个男人已经死在床上,而另一个据邻居们指认是曾媛媛爸爸的男人已经上吊自杀了。曾媛媛躲在床底下一直没有发现,曾爸找到她的时候,小孩已经傻了。警察询问两次发现这孩子已经神志不清,于是就商量送到孤儿院去。曾爸不忍将孩子遗弃,才留下家来收养。在曾妈的悉心照料下,曾媛媛才慢慢恢复了健康,但却再也记不起曾经的事情。

  曾泽觉得这样挺好,不知道过去的曾媛媛可以全心全意的成为这个家的一份子,而不用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

  小时候曾泽总和曾媛媛抢妈妈,那时曾妈总是偏心既可怜又漂亮的曾媛媛,直到曾妈死时还特意叮嘱曾泽照顾妹妹。

  曾泽的手爱抚着曾媛媛柔肤,他不禁想着,不知道这种照顾妈妈还会不会接受呢?

  第二天曾泽早早从家中出来,他要买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房子。

  金市现在已经有寸土寸金的趋势,所以曾泽买的原则就是房子要大。在曾泽这种不求最好但求最大的思想下,曾泽买了一处市郊的带院二层小楼,这房子原来是废品收购站,因为最近附近又新开了两处竞争比较激烈,老板一狠心把房子低价卖了回老家去了。

  这房子虽然是郊区不过贵在交通便利,所以曾泽甘之若饴的买下了。

  正在曾泽兴奋的时候,曾媛媛打来电话说晚上有同学请唱K要他也一起参加。
  「都谁啊?」曾泽问道。

  「我和两个室友」曾媛媛说「呦?!你们生物系还有女生呢?不会是史前恐龙吧?」曾泽打趣道。

  「哥,我们系就我一个女生,你不会说我吧?」

  曾媛媛见曾泽沉默了才嘻嘻一笑说「是两个国贸系的美女,我在人家寝室住啦,她俩有点事求你,可是不知道怎么说。」

  「我能做什么?给他们焊电脑主板吗?」曾泽嘟囔着「不是,因为你会开锁!很私密的锁。」曾媛媛不高兴地说。

  「媛媛,你知道的,咱家有规矩,坏事可不能干啊。」曾泽语重心长的说「没让你干坏事,是好事!嘻嘻,直接把俩校花弄到怀里的大好事!!」

  曾泽一听也来了精神,「不会是心锁吧?小丫头,哥不是心里医生,治不了病。」

  曾媛媛一听哥哥胡说忙道「真的是锁,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说。你来了就知道!哥,我可打包票了你一定要帮忙,她俩太可怜了。」

  「啥样的女人啊?还可怜??哥有你就够了,那么多女人怎么行?」

  「那可不行,我还准备帮你协理六宫呢,你要是肾虚回头妹妹给你弄点药补补??」曾媛媛一听哥哥没反对,忙搭腔着说。

  这玩意还有人承认自己不行的吗?去就去,我就不信了!曾泽狠狠的对自己说。

  得知晚上就自己一个男生后,曾泽叹了一口气,看来妹妹真的要给自己同时介绍两个女朋友啊。媛媛这妹妹太贴心了!!

  敦煌KTV在金市最繁华的路段,也是金市出名的红灯地带。曾泽走进包房的时候,三个女生已经开始唱了。一见曾泽来了,妹妹忙介绍道「这个恶魔天使叫陈含玉」曾泽打量着陈含玉,这女孩果然够恶魔的,鼻子上竟然穿了鼻环,眼角还有钉,耳朵上最少十几个洞上挂着一串串的饰品。女孩画着浓浓的烟熏妆,发型张扬。超短裙下,黑色的丝袜弄个破烂不堪,配上一双黑色小凉靴,曾泽怎么看都觉得这丫头是从欧美A片里跑出来的极品。

  「泽哥,给您添麻烦了。」陈含玉的优雅的打了一声招呼,妙曼的动作和平和谦卑的语言与她自身的装扮完全不协调,一时间弄得曾泽也不知如何答对,只微微点头,「见外了,媛媛的朋友都是自家人。」

  曾媛媛却一旁打趣到「可倒是一家人了」一句话弄的两个女生都脸色绯红。
  媛媛接着道「这个白衣美女叫邱贝贝,她可是我们金大的校花,无数帅哥争宠的对象,不过人家名花有『花』了。哥,你看她俩有没有夫妻相??」

  曾泽这时才被曾媛媛的话提醒,从邱贝贝的身上移开,只见陈含玉和邱贝贝两个人手拉着手站一起,不过显然陈含玉的手显然在邱贝贝手上婆娑着。

  拉拉???妹妹这是给自己介绍对象吗?口味咋这么另类呢?

  曾泽疑惑的望着妹妹「嗯,她俩都很漂亮啊!挺好的,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妹妹又望了望两个同学,说「你俩放心吧!我哥真的什么锁都能开,金市最大的开锁公司就是我们家开的。」接着又悠悠道「可惜我不会弄,贝贝那地方又太敏感了。」

  邱贝贝美女翻了曾媛媛一眼又耷拉下去。

  「哎呀你俩可真麻烦,就说了吧,我哥也不是外人,要是我哥哥走了,估计没有人能解开那个锁」

  「媛媛,什么锁啊,这么神秘」曾泽也来了兴趣。

  「是个穿戴蝴蝶和贞操带完美融合的艺术品……」

  陈含玉看曾媛媛越说越下道,忙喝到「媛媛!」邱贝贝也投来求饶的目光,看的曾泽都生出了怜爱之心,曾媛媛转道「得了,算我多事。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定吧!」

  陈含玉用力的攥了一下邱贝贝的手,才悠悠的讲出了陈含玉和邱贝贝的故事。
  陈含玉是大地集团总裁陈友年的独生女,陈友年一共有四个老婆,结果只有三老婆生了一个女孩,其他的几个女人用尽解数连半个瓜都没有产下。所以陈友年将陈含玉当男孩养到大,谁知这女生被养成了男儿脾气竟然会喜欢同班的女生邱贝贝。陈友年一世英名,怎么可能在儿女问题上栽跟头,陈含玉本来样貌也是极好的,为了和断绝父亲给自己找男友的念头,她不惜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幅摸样,让那些大公子们望媛生叹。可也有喜欢重口味的男人,有两个公子哥就疯追陈含玉不止,这让陈友年又看到了希望。于是下狠心将邱贝贝抓起来要挟一直做对的女儿。

  陈含玉拼死也不同意,陈友年一气之下,从日本找来妖锁狂人佐川龙一,在邱贝贝阴唇上穿了六个锁孔,又将自己打造的金蝴蝶锁在邱贝贝的阴户之上。陈友年的意思就是让邱贝贝永远受这种惩罚,作为勾引自己女儿的代价。打不开锁,邱贝贝永远都是废人一个,就算打开了这个锁,邱贝贝也会阴唇外翻,淫水如泻,被世人唾弃。

  陈友年想用这个方法让陈含玉放弃邱贝贝,可哪知道陈含玉却因此更加自责袒护邱贝贝。好在邱贝贝的这个贞操带不影响排泄功能,否则陈含玉一死的心都有了。

  曾泽听陈含玉讲完这些才恍然明白,原来「年老大」不姓年而姓陈。转而才想起这陈含玉岂不是方美娟的女儿?没想到她竟然会和自己妹妹认识还住在一个寝室里,早知道有这层关系,就不用去「大地集团」探险了。

  陈含玉望着地头不做声的邱贝贝,最后斩钉截铁的对曾泽说:「只要泽哥能打开贝贝的淫锁,我就嫁给你作为补偿!」

  「什么」三个人都被陈含玉的话惊呆了。

  「放心」陈含玉紧紧搂住邱贝贝的肩膀,「我们是假结婚。」

  然后才转身对曾泽道「我爸有钱,以后大地产业都是你的,怎么样?」
  曾泽没有说话,曾媛媛却忙到「含玉,我找哥哥帮你不是为了这个。只是这个东西不能让外人知道。」

  「所以我才要嫁给泽哥,我和贝贝都不会嫁人的,如果泽哥同意,我俩可以对外称是泽哥的女人……」

  「可是含玉,你知道的……」曾媛媛打断到。

  陈含玉咯咯一笑道「你俩的事我也不管啊。我们只是假结婚,她侩她的女人,我要我的贝贝,不冲突,行吗?老公?」

  陈含玉打蛇跟棒走,那喋喋的声音还真让曾泽动了心。可他刚逃出大地集团,本想就此辞职不干的,又让他回去,还得面对白茜雅和夏晓楠这些有染的女人,曾泽为难了。

  陈含玉见曾泽不做声,狠狠的白了曾泽一眼道:「算你便宜了,加上我的处女总行了吧!」

  这回三人又傻了。

  邱贝贝摇着陈含玉的手说「小玉,为了我你都这样了,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说的算」陈含玉仰着玉颈,怒瞪着曾泽。

  曾泽看着满脸不屑的陈含玉心说,就你这样的还处女呢??谁信啊!

  KTV里只剩背景音乐在喧嚣着,两方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曾媛媛见状暗叹一口气,打起圆场。「两位嫂子,我哥就这脾气,以后可要顺着他来啊。还没结婚呢,就想着吵架了,我这个做小的多为难啊,真是的……」
  完了!曾泽心中叫苦,妹妹你咋给哥哥卖了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