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拈花圣手的回忆】(06)【作者:怜花圣手】
【拈花圣手的回忆】(06)【作者:怜花圣手】
字数:3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1

  好多朋友都说我是老司机,虽然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年轻,但岁月无情,也许真的是老了。

  其实回想这么多人,无论怎么绕,都绕不过初恋。

  初恋的名字很有意思,为了保护隐私,姑且叫作R吧。

  R是满清正黄旗后裔,应该算是个格格吧,父母都是高官,据说是通天的人物,当然,我没有亲见,就当是吹牛吧。

  R的身高不错,身材属於丰满型,咪咪稍小,但臀部很大,也很翘。皮肤白嫩,嘴唇微翘,脸稍方正,会好几门外语,一眼就是大家闺秀的派头。

  我和R最早是在网易泡泡上认识的,最早的时候还是用英语交流,因为我觉得这样可以把很多没文化的女性排除掉,但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我,也许我天生就有吸引富贵人家小姐的气质,因为我的很多前女友家境都很好,可能是我比较耐作吧。

  当时的我还在上海上学,她则在北京,网上多次交流,她居然要跑来上海看我了。这个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我在机场看到R的时候,心中还是蛮兴奋的,因为我们一直没有交换相片,这其实风险是很大的,但看到她长发披肩,温文尔雅地站在我面前时,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其实我虽自小对性学有研究,但一直都没机会实践,R算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次实践,之前也有实践,不过都算性游戏。

  当年苦逼的我自然没有所谓的香车豪宅,无非就是带着R逛逛校园开开房压压马路。

  记得第一天晚上,也是我的破处之夜,我发现我居然没找到地方,这也真是尴尬到了极点,幸好R有过经验,顺利帮我进入,她还告诉我,等下疼的可能是我,我瞬间懵逼,后来还真发现疼的是我。

  R的蜜穴真的是很紧。R爱好体育,经常锻炼,腿功极好,又能劈叉,一夹腿感觉蟒蛇缠身,动无可动,姑且就当自己是许仙吧。

  在床上多次之后,我发现我并不能满足R,因为R的前任是个老司机,技术高超,我不禁有点沮丧,以至於后来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提抢真战,因为一战就控制不住。

  可R却一点不以为意,她觉得她跟前任不过纯属肉体欢愉,她喜欢与我的灵肉结合。我变信心大增,把R壁咚在浴室里,让她靠墙单腿站立,并扶起她的另一条腿,使出天生的撩阴指法,让R欲仙欲死,娇喘生惊天动地,隔壁房居然都来敲门了。

  其实我当时的撩阴指太过入门,如今回想起来,简直连三脚猫都不如,也亏了R的身体好,皮肤韧性强,不然当时就凭我一味的快速抽插,就算我耐力再好,换普通女人早就疼了。

  女人一疼就乾,一乾情绪就歇菜。所以做爱其实是门艺术,容不得半点马虎。
  当然,如果一个女人特别爱你,你的很多缺点她都能包容,甚至视为优点,只要她的身体够好,她是不会干的,你怎么弄她怎么湿,这个就属於精神交合,很难了。

  很多朋友喜欢一插到底,或者学着岛国动作片快速抽动,其实这都是不对的。
  更多的女人喜欢的是带有压力感的缓慢动作,所以阴茎的粗度其实还是比较重要,因为它带来的充实感可以让女人精神上的满足,更关键的是它给阴道壁带来了压迫感,可以联动着刺激阴蒂。

  所以撩阴指的关键,一在於压,二才是撩,快速抽动很多时候其实是心理上的刺激,生理上的刺激远不如带压迫的缓慢抽送。

  跟R一夜激情之后,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她大笑着说她对我很满意,要追我。
  我瞬间奔溃,尼玛的难道昨天我们是野合吗?难道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吗?
  不过也没办法,毕竟远道而来,也许是富贵人家的玩笑话呢,我也就不再多说。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我们除了吃就是操,完了就是压马路,她特别喜欢走,有一天我们甚至从天黑走到天亮。

  6。2

  快乐的日子很快过去,7天之后,R登上了返京的飞机。

  R返京之后,我们一直都是电话联系,当时的网路并不发达,甚至视频都没有,这也使得异地恋的弊端突显,我们总是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吵架。
  而奇怪的是,只要我们在一起,那就是吃喝玩操,怎么也吵不起来。

  而至今让我回忆起来有点小甜蜜也有点小遗憾的是,当时我们在北京琉璃厂的一个碰屁约定:如果我们吵架,甚至分手,那就相约琉璃厂碰下屁股,冰释前嫌,重归於好。

  R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N恋,X恋,因为我们反反复複,分分合合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中间足足历时5年,而这五年之中,而最接近婚姻的那一次,却也是我们最终彻底分手的一次。

  当时我从东京直接飞北京去看她,她在机场看到我的时候,欢呼雀跃地像个小姑娘一般,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目光。

  之后还破天荒地让我去她家,这是我第一次去女友家,一路忐忑。

  其实她是独居的,父母专门给她买了一套房,我根本无需紧张,而到了门口了,她却不让我进去了,说是要收拾一下,於是乎,我空前绝后地在女友家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真的难以想像她要不收拾的话会是什么样,总之我进去的时候一切都稀疏平常,也不像大富大贵人家的富丽堂皇,反倒像是书香门第。当然对我而言,贫贱富贵并不重要,关键是灵肉合拍。

  她领着我去了南锣鼓巷,琉璃厂,王府井等,而故宫长城她好像并无多大兴趣,我倒是无所谓的,我不喜欢旅游,也不喜欢吃,赌毒之类更是无缘,我只喜欢女人,和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去哪吃什么,对我来说都差不多。

  愉快的日子又是很快过去,转眼我就要去上海看同学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在车站里缠绵拥抱,仿佛亲人一般。

  我忍不住说了句,要不你一起去上海吧?

  她马上点头说:好啊!然后又是一副欢呼雀跃地样子,能让一个女人这么毫无顾忌像孩子般开心,我觉得真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这也是我其它所有前女友做不到的。

  於是,我们加买了一张京沪火车票,从北京前往上海。

  当时的我每年都会去一趟上海,跟留守上海的同学聚会,谈上海的变化。而这一次,我对当时和同学们会面的情形毫无记忆了,只记得我的同学们都觉得我这个女友与众不同,非同常人。

  她是那么地天真无邪,又是那么地不通人情世故:她居然宣称她跟中央委员谈笑风生也是稀疏平常。

  而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喜欢的女人喜欢我,这就够了。

  我更有印象的是,在我返回南方的时候开玩笑地问她,你都追我到上海了,要不直接追我去我家吧?

  她仰头故作矜持地「哦?」了一声,便同意了,於是我们又一路南行来到了老家。我们甚至还在前往南方的列车上嘿咻了一番。

  回家之后,母亲很震惊,她觉得我太冒失了,什么都没准备就带女朋友回来,影响不好。

  而我并不以为意,母亲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甚至安排了一张大床给我们。
  当晚我们便在大床上大战,而晚上我更是带她到天台上看星星,并怂恿她叫我老公,她也非常乖巧的叫了。

  她叫的很娇气,很青涩,害羞中带着甜蜜,叫的我心都酥了:月朗星稀,晚风拂面,佳人在侧,夫複何求?我更加坚定了要娶她的决心。

  第二天,我更是带着她见过七大姑八大姨,准备正式要娶她了,而要命的转折却这个时候出现了:她发现了我从日本带回来的硬碟,而且想看。

  我心想,你都要嫁给我了,也无所谓看不看吧,但我也很心虚,怕里面有不好的东西,因为我喜欢怀旧,在硬碟里留了很多图片和文档。

  於是便说,看可以,但你得保证,看后要当没看过,不能用曾经的历史破坏现在,她也爽快的答应了。

  但事实证明女人是不讲道理的,女人的保证往往也是无力的,她又一次非同常人的把我硬碟里所有的文档照片都过了一遍,甚至连QQ、msn的聊天记录都没放过,你很难想像一个女人彻底爱上一个男人时候的潜力和爆发力。

  而问题偏偏就出在聊天记录上,因为当时我在东京还有一个要好的女性朋友Y(后叙)跟我的聊天记录很长,档很大,远远超过我与其它人的记录。於是在我回东京之后,狗血的剧情终於来了,她要求我必须与Y一刀两断,彻底决裂,有Y没她,有她没Y。

  老实说,我承认我对Y有觊觎之心,但那是回国确认娶她之前,如今我已经确认要娶她了,她却要干涉我普通的交友自由,我觉得是万不能接受,便没有同意。

  於是她就用分手威胁我,可我是吃软不吃硬的,威胁我更是门都没有,於是我们在电话里没日没夜地理论论,吵闹,有一次甚至从晚上打电话到天亮,以至於我错过了一个重要会面,我终於忍无可忍。我觉得自由是我的底线,越线还带来无止尽的纠缠,不如果断分手。

  於是在又一次无休止的电话之后,我挂掉了,我们彻底分手。

  其实当时的我完全可以哄哄她,骗骗她,说和Y已经决裂就OK了,可我不喜欢说谎,也没有这个习惯,更何况我不做贼不心虚,欺骗反而更是欲盖弥彰,所以我选择了坚持底线。

  其实也怪不得R,她爱我如斯,甚至不惜侵犯我的底线,两人异地数年,以前又是数次分手,心中不安,心里没底也是常情,只是当时的我不能考虑周全,也算是差了一点缘分吧。

  其实如今的我面对一些女友的作可以应付自如,也是多亏了R的反复锤炼。
  如今分手已近8年,至今我也没有联系她,而她也与往常不同,拉黑了我的QQ,MSN,并换了手机去欧洲。

  我们恐怕今生也不能再见了。只是她不知道,我还会偶尔通过她的豆瓣和空间遥遥地偶尔看她,希望她还是很好,琉璃厂碰屁之约,虽不能实现,却也是美好甜蜜的回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